• 第六十一章 我的底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103字

    江榕天静静的站在病房前,听着里面女人的哭声由轻到响,神情是无法言喻的痛。

    在他的记忆中,这女人极少掉眼泪,像这样失声痛哭,更是绝无仅有,更多的时候只是将眼泪含在眼眶,然后一个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是什么让她这样伤心?

    江榕天下意识的想要推门进去,手臂却硬生生的僵在半空中,片刻后,他大步离去。

    江榕天离开住院部,走到楼下小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点了一支烟,把这两天的事重新理了一遍后,熄灭了烟蒂,上了早就等候在一旁的车子。

    “去夏家。”

    赵虎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一句话不敢多说,打了方向,径直往夏家开去。

    江榕天掏出电话,想了想拨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下,晨光集团的事,是谁在程晓小面前泄露的。”

    ……

    “小天,来怎么来了?”

    夏语一看到江榕天,唇边的笑意高高扬起,

    “是不是不放心念念?”

    江榕天看着夏语向他飞扑过来,目光落在了她的衣服上。

    如果没记错,这件衣服晓小也有。她的身材小巧玲珑,那几个品牌的小码,穿在她身上,就像是为她量身订做的。

    江榕天轻轻一闪,夏语想要挽过去的手落空。

    江榕天淡淡说:“陪我去散散步。”

    夏语脸上有短暂的失落,但听到散步二字,心情又高兴起来。

    “小天,你等我,我去穿个外套。”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江榕天忽然转身。

    “念念的烫伤,你确定看清楚是程晓小故意的?”

    夏语微微摇头:“小天,我后来想了想,也许是我对念念太在乎了,所以……可能只是个误会罢了。”

    江榕天皱眉。

    昨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那几句话,可不像是误会,连他听了,都觉得晓小一定是做了什么。更何况夏、朱两家人。

    “以后没影的事,不要乱说。”

    为了一个程晓小,他竟然责怪她,夏语脸上有些不快。

    “你昨天晚上给晓小打电话了?”

    不等她说话,男人低沉的声音又起,带着一丝不悦。

    夏语心中一慌,却笑着点点头:“是的。昨天在爷爷家,我情急之下说的话太伤人了,我想给她陪礼道歉。”

    “仅此而已?”

    夏语垂下了脸叹了口气:“我还能跟她说什么呢?”

    江榕天的目光有些沉:“夏语,有些事情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你和念念的后半生,我会负责,但这不表示,你有资格去打扰晓小的生活,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小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夏语猛的抬起头,漂亮的脸蛋暗藏一抹心虚。

    江榕天看着她,目光深邃,“如果不是你,她怎么会知道所有的衣服,你一件,她一件。”

    “我没有!”

    夏语极力否认,“小天,我和她的衣服几乎一模一样,她看到了,自然会往那方面想。

    江榕天淡淡一笑,带着嘲讽。程晓小连他的事,都及少过问,又怎会去打听这些事情。

    他和晓小结婚后,就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几件当季的衣服他还真没看在眼里。

    有一回夏语看到他在翻看时装杂志,也说喜欢那几个牌子,他想都没有多想,就说下回帮晓小订的时候,给你也订几套。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个习惯。

    “她想的还真是多。既然如此,你的衣服我不会再负担。”

    “小天?”夏语一脸惊讶。

    江榕天双眸闪过清冷,“我每个月会另给你打一笔钱,除了那几个品牌不能买外,其它的,你自己作主。”

    夏语心中一惊,咬咬牙说:“凭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江榕天转过眼凝视她许久。这张脸蛋很美,美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得到,当年他就是因为这张脸,才疯狂迷恋上了。而现在……他忽然觉得有些假。

    当年他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只恨不能连心都掏出来给她。两人什么都做过,就差最后一道防线。结果她一句轻飘飘的爱上了别人,就给这份感情画上了句号。

    她跟金浩一起出了国,两人双宿双飞,过起了同居的日子,她甚至为了金浩放弃了自己钢琴的梦想,可见爱得极深。

    谁知好景不长,金浩和她在一起厌倦了以后,结交了新的女朋友。她一气之下,又回过头去找他。

    他看着她哭得楚楚可怜,决定原谅她这一次。可笑的是,仅仅是三天,三天后她留下一张纸条,悄无声息的又飞回了美国。只因为金浩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从此,夏语在他心里,只是个过客。从此,女人在他眼里,都是物件,只是价格不同而已。直到遇到了程晓小,他才结束了这一切的荒唐。

    夏语受不了他的逼视,慌忙偏过脸,委屈地说:“小天,我和你从小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的情份,难道还不比上一个程晓小。”

    江榕天目光微凉,答非所问:“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年的情份,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你瞒下了。夏语,我的底线,你最好清楚。有些事情,我不会纵容。”

    夏语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她认识十几年,一向对她温柔似水,言听计从,为什么如今对她冷冰冰,没有一丝怜惜。

    “小天。”

    夏语一把挽住男人的手,眼眶含泪,试图用回忆唤回男人的怜惜。

    “当年我们两个在一起的美好的日子……”

    “夏语,过去的事不要再提。关于你的记忆,我认为是场僵梦,不值得再提。你和念念仅仅是我的责任。”

    江榕天冷冷打断,并挣脱开她的手,往后倒退了半路,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夏语原本温柔的眼神忽然变冷。

    “榕天,你有点良心好不好。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也不会有念念。我应该是个钢琴家,受人属目的钢琴家。”

    江榕天面色冷峻严肃:“夏语,我不否认你现在的不幸,是因为金浩对我的报复。但你别忘了,没有你的移情别恋,金浩的报复跟本施展不起来。”

    “不是的,不是的。”

    夏语连连摇头,矢口否认:“是他故意引诱我的,他故意的,我逃不开的,没有人能逃开。”

    “夏语,如果你的定力足够,谁能引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