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打一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87字

    陈斌笑说:“经过这一回后,她懂事多了,知道体量大人的用心良苦了。也算是因祸得福。”

    程晓小眼底闪过喜悦:“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陈斌看了眼她,有些犹豫说:“快开学了,程老师也要保重身体。”

    意有所指的一句话,让程晓小脸色有些尴尬。“下次会小心的。”

    陈斌何等眼色,一看到她脸上的不自然,脑中灵光一闪,哈哈一笑说:“欣怡在家天天念叨着程老师,我想孩子们一定很盼望和程老师朝夕相处。要是让他们知道了程老师住进了医院,只怕这病房里没有清静了。”

    程晓小想起自己的学生,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话渐渐多了起来。

    陈斌坐了五分钟后就借故要走,临了他看了看沙思雨,说:“小沙,你送我下,有个案件我交待你几句。”

    沙思雨正抱着苹果在啃,朝程晓小眨了眨眼睛后,跟着陈斌出去了。

    程晓小躺在床上无所是事,看见陈队送的花歪在桌上,掀了被子起来,拿起鲜花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谁送的花?”江榕天一脸怒意的站在病房门口。

    程晓小理都不理她,自顾自的把花插进了瓶里。

    江榕天只觉得血气上冲,呼吸不畅。他迅速走到花瓶前,把花拿出来,扔到了垃圾篓子里。

    程晓小冷冷看了他一眼,慢慢走到垃圾篓子旁,把花捡起来。

    “不许捡,扔掉。”江榕天气的要吐血。

    程晓小跟本不看他,又慢慢的把花插进去。插完了,她故意把花瓶拿到了床头柜。

    江榕天觉得此时此刻,恨不得连花带瓶砸个稀巴烂。

    偏偏此时朱泽宇推门进来,对着程晓小吹了个口哨。

    “哟,好漂亮的花啊!”

    江榕天顿时脸黑。

    朱泽宇心底狠狠的抖了下。老大,我不过是随口夸了夸花而已,不至于脸黑成炭吧。

    程晓小对着朱泽宇挤出一丝笑意,“你怎么来了?”

    朱泽宇斜眼看了看黑脸男子,嬉皮笑脸说:“过来慰问下病人。表嫂,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只管开口,别跟表弟我客气。这花谁送的?”

    朱泽宇看似不经意的补了一句。

    程晓小坐回床上:“是刑警队的陈队长。”

    朱泽宇故意拉长了调子:“是这小子啊。”

    原来是他送的。江榕天暗暗松了口气,黑了的脸一点点转白,正要说话,门又被推开。

    “晓小妹妹,我回来了,这货终于被我送走了。”

    沙思雨大大咧咧走进来,愣了愣,撇嘴说:“真热闹啊。”

    朱泽宇朝她勾勾嘴角:“你来了,就更热闹了。”

    “为什么?”沙思雨不解。

    “女人是鸭子,你一来抵上十七八个,你说热闹不热闹。”朱泽宇故意歪着脑袋说。

    沙思雨气得眼睛一翻,冷笑说:“这世道,可不光女人是鸭子,男人有时候也会变成这种动物。朱少,你说是不是啊?”

    朱泽宇一看这女人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人生中第一次被个女人喝趴下,这简直是他朱泽宇的耻辱。

    仅仅只是喝酒这一项就算了,更令他生气的是,他连沙思雨都打不过,这已经不单单是耻辱,简直是羞辱。

    朱泽宇皮头一炸,口不择言道:“是啊,女人变成另外一种动物的也不少。”

    沙思雨挺了挺胸,伸出拳头在朱泽宇面前比划了下,淡淡说:“有人,真是欠揍。”

    朱泽宇瞬间炸毛,“沙思雨,你这个臭三八,有本事咱们再比一回,老子要再输给你,老子就把你娶回去。”

    沙思雨鼻孔里呼出冷气:“你想比就比,你想娶就娶了,老娘我就不跟你比,气死你个鬼孙子。”

    “哇啊啊!”

    朱泽宇用手指着沙思雨,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沙思雨朝他白了一眼,得意的挑挑眉:“晓小,快看,又一只快要被我气死的鸭子。”

    程晓小正端了茶杯喝水,一听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没笑两声,又猛的咳嗽起来。

    这一咳嗽,牵动的是胸口,程晓小脸色有些痛苦。

    江榕天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女人扶到自己怀里,替她轻轻抚着后背。

    沙思雨一看自己闯了祸,忙不迭的说:“晓小,你怎么样,我不是故意的。”

    朱泽宇阴恻恻的扬起坏笑:“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沙思雨本来就看不得晓小受苦,结果朱泽宇来了这么一句,清秀的脸立马变了颜色。

    “信不信老娘我立马废了你。”

    朱泽宇人称B市小霸王,长这么大,除了家里头那几个,外人有谁敢跟他这样讲话,头发顿时根根坚起。

    “信不信,老子早晚一天上了你。”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不肯让步,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

    江榕天冷不丁的开口,语气是一惯的清冷。

    “何不到下面打一架,分个胜负再上来。”

    “小天,好主意!”

    朱泽宇眼前一亮:“沙婆娘,你敢不敢?”

    沙思雨正愁找不到替晓小出气的借口,反正这两人是表兄,打哪个都解气。

    沙思雨短发轻轻一甩,红唇微微上翘,眉目间带着一抹难掩的媚态,眯了眯眼睛说:“谁不敢,谁就是小狗。”

    程晓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人消失在门口,气得把男人往外一推。

    “都是你的馊主意!”

    江榕天不怒反笑。她终于肯和他说话了,虽然带着怒意,却总比视而不见的好。

    他站起来,把药递到程晓小眼前,说:“吃药。”

    男人的话,简单而凉薄,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程晓小垂下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水杯已递到她面前。

    程晓小这辈子最恨的一件事,绝对是吃药。她宁肯挨针,打点滴,都不肯吞药片。

    江榕天看着她小脸挤作一团,笑着揽住她,唇边扬起一抹邪魅,“是要我喂你吗?”

    程晓小心中涌上怒气。这怒气是因为他,更多的却是自己。气自己面对他,总是那么的不争气。

    明明知道他对她的好,带着算计,带着目的,可为什么看到他的人,听到他的声音,总想沉溺在他编织的柔情假象里,舍不得离去。她明明就应该狠狠心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