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哪来的恶心玩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85字

    江榕天被女人的反抗惊住。

    程晓小迫不及待的逃离了沙发,冲到卫生间,对着水池一阵干呕。

    江榕天跌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

    ……

    一只大手抚在程晓小腰上。

    程晓小一惊,尖声喊道:“别碰我。”

    江榕天心头脑怒,用力扳过女人的身体,咬牙切齿的问:“程晓小,为什么不要碰你,为什么……你给我个理由。”

    凌乱的头发遮住了晓小的半张脸,她眼神坚定的看向男人,带着深深的厌恶。

    “江榕天,你可以欺骗我,也可以找其它女人,但请你给我最起码的自尊。”

    江榕天被女人眼中的厌恶震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扶着她的腰。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我什么时候没有给你自尊,我什么时候找过其它的女人?说——”

    程晓小被男人巨大的吼声惊住了。她忽然觉得所有的伪装都是自欺欺人。

    不要再退了,程晓小,不能再退了,再退,你就无路可退了。

    她用力推开男人捏在她下巴的手,泪突然流了出来。

    “江榕天,这个篓子里,有你和其它女人残留下的东西,是在沙发上找到的。我觉得恶心。”

    东西,什么东西?

    江榕天眉头紧皱,顾不得脏,把篓子翻了又翻,最后在找到那东西的一瞬间,江榕天暴怒的脸上忽然平静了。

    话已说开了口,就再也无所顾忌,人压抑到了极点,总有一天要爆发。程晓小狠擦一把眼泪,昂起头,目光清澈明亮。

    “江榕天,我不介意你有夏语,我不介意你有私生子,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摆设和挡箭牌,我甚至不介意你和其它男人,我只请求你,不要用爱来欺骗我。”

    尽管反复告诉自己,这是个各取其所的婚姻,为什么还会在意。眼泪越擦越多,怎么也擦不完,程晓小唾弃自己的无能和软弱。

    结婚两年,江榕天见过程晓小无数的表情,有悲伤的,有难过的,有清冷的,有压抑的,却从没见过盛怒之下这副豁出去的表情,更没见过眼泪像决堤的洪水。

    两年了,她就像一条在水里游的鱼,偶尔浮出水面吸一口气,更多的时间,则沉在了水底,完全屏蔽了水面上的一切。

    她隐忍,内敛,沉稳,凡事宁可咬牙忍着,也从不向他诉苦。这样的性格他心疼,却不能认可。

    而今天,一个避孕套就让她卸掉了所有的伪装,那是不是可以证明,这个女人在感情上是有洁癖的,又或者说,他深深的在意着他。

    江榕天眸中光芒一闪,心中豁然开朗。他抱着胸,忍住心中的窃喜,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程晓小,我怎么欺骗你了?”

    疼痛在胸腔中肆无忌惮的蔓延着,冰凉的泪珠不受控制的划落脸颊,带着无尽的绝望,程晓小咬牙。

    “江榕天,你明明最爱的人是夏语,却为了和晨光集团的合作,违心说爱我;你明明还喜欢男人,却为了江家的脸面,勉强和我维持婚姻。江榕天,你要怎样都没关系,可请你不要玷污‘爱’这个字。”

    说完,程晓小用力一推,人已经跑了出去。

    江榕天没有去追,他在思索程晓小说出来的每一句话。

    喜欢男人,应该是过年前鬼子那挡子事;为了晨光集团的合作违心说爱她,这是什么逻辑?是不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三道四了?

    江榕天直觉不对。看来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人隐藏在背后,比如这莫名其妙的恶心玩艺从哪来,为什么会在沙发上,目的是什么?

    江榕天剑眉一挑,眼中寒光四起。

    ……

    卧室里,程晓小穿着米色毛衣,蜷缩在床边,把头埋在膝盖上。

    自己这是怎么了,咬咬牙,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为什么会反抗,为什么会崩溃,为什么会任由情绪发泄……以前两人关系到达冰点的时候,自己不好好的。

    以前……

    程晓小猛的抬起头,忽然觉得嘴里泛起苦涩。

    原来爱情真的是鸦片,尝过的人会上瘾。从前江榕天对她不闻不问,不理不睬的时候,她不知道滋味,没有了期待,也就无所谓伤心。

    而现在……

    程晓小又把头埋进了双膝,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江榕天,你把爱情当作了游戏,我却认了真。我活该输得一败涂地。

    ……

    江榕天站在门边看着女人以婴儿的姿势,把自己团作一团,心里咯噔一下。这种姿势是受伤后,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伸手搂住她,怀里的女人明显一颤。

    “晓小……”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江榕天听了几秒挂断了。

    “晓小,美国来人,已经在机场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见一面。有些事情,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那个套套,不是我的。”

    程晓小猛的抬起头,眼泪婆娑看着他。长发披散在腰际,显得一张小脸越发的苍白憔悴。

    “我江榕天再混蛋,也不会把人带到家里,你相信我。”

    江榕天轻轻替她擦了擦泪,重重的吻上了女人的唇,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大步离开,片刻后,门重重被关上。

    程晓小不由自主跑到阳台,看到黑色的车子绝尘而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

    寒风一吹,程晓小抖了个激灵,瞬间冷静下来。她回到房间披了件毛毯,又走出来。

    刚刚事出突然,自己吐得一塌糊涂,没有来得极细想男人就回来了。江榕天临走前的那句话,提醒了她。

    程晓小拿起手机,拨通了钟点工许阿姨的电话,细细问了问家里的情况。

    许阿姨今年五十岁,是江一的老乡,为人老实本份,手脚勤快。两年来从来没有出差任何差错,晓小很放心她。

    许阿姨这两天家里没有来过人,那么……

    ……

    与此同时,正往机场赶的江榕天也电话不断。一通事情安排好,车已经上了机场高速。

    他半阖着眼睛,雕刻一样的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在B市,有很多房子,和晓小现在住的这套,不是最大的,也不是地段最好的,却是他花了最多心思的。

    许阿姨已经绝育,绝不可能用这个。那么这段时间有机会进入这幢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