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血口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114字

    朱泽宇愁眉苦脸。

    “一点眉目都没有啊。”

    “为什么?”江榕天简单直接。

    “老大,晨光集团和江天的合作,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陈伟那边,只有三五个高层知道这事。人家跟你老婆八竿子不相干,怎么通风报讯。你这头的人,你最清楚,都是跟了你多少年的,谁会这么没眼色。除非这人不想混了。”

    江榕天两条俊眉拧作一团:“到底是谁在晓小面前说三道四?”

    朱泽宇随口接话说:“我哪知道?”

    江榕天挂了电话,面色有些凝重。

    晨光集团的事,他不是不想跟晓小解释,只因为他和陈伟的合作,牵扯到两个家族,这事就说来话长。

    罢了,既然晓小介意,那就等回去了,再把事情说清楚。

    ……

    这一夜程晓小失眠了,她爬起来喝了两杯红酒,才勉强睡着。第二天醒来,眼袋有些大。

    她简单的喝了杯牛奶,吃了个煮鸡蛋,正要走出小区打的,却见赵虎已守在门口。

    “江夫人,江总让我送您去学校。”

    程晓小牵强的扯出个笑:“赵虎,你弄错了吧。”

    结婚两年,她从来都是自己上班,自己下班,就算是刮风下雨,也都是一个人。

    “夫人,没有弄错。江总说您的驾照被扣六个月,每天打的上下班太不方便,让我接送你。”

    程晓小正要说话,手机响。

    “晓小,我今天要赶飞机到Z市,估计还有两天能回来。先不跟你说,有电话进来。想你,”

    程晓小捏着电话发愣,赵虎已麻利的打开了车门。

    “夫人,上车吧。”

    程晓小犹豫了一下:“赵虎,今天就算了,不要这么麻烦。而且被学校的师生看到,不太好。”

    赵虎恭敬的说:“夫人,江总是这样交待的。早上让我务必送您,晚上怕您还有其它活动,让我等您电话。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过来。”

    安排的如此细心妥当,竟找不出一丝反驳的理由。

    程晓小只能点点头,表情却有点僵硬。

    她实在不明白江榕天到底是什么意思?

    结婚两年,她可从来没有享受过专车接送的待遇。这样的待遇,只是夏语的权利。

    不过是和她演场戏夫妻恩爱的戏而已,需要这么逼真吗?难道晨光集团的合作,真的这么重要?

    程晓小眼中闪过迷茫。

    ……

    程晓小教初一语文,一天四节课站下来,腰酸背疼,喉咙冒烟。一下班,她早早的收拾好东西回家。

    中学的放学时间,恰巧是上下班的高峰期,程晓小站在马路边,等了十几分钟,一辆的士也没有。

    她无可奈何的笑笑。看来明天开始,还真要麻烦赵虎来接一下。

    这时,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

    “晓小。”

    李朝峰,怎么会是他?程晓小点点头,算作回应。

    “你去哪里,我送你吧。”李朝峰下车,走到晓小面前,目光有些灼热。

    程晓小心中泛起厌恶,客套地说:“不必了。”

    李朝峰面色一哀,抬了抬打了石膏的右手,“晓小,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连看我一眼都嫌多余。我这只手……”

    “李朝峰。”

    程晓小冷冷打断:“如果你不出现在我面前,我不觉得讨厌。你的手好好保重,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良好的教养,让她到底讲不出伤人的话。

    他们曾经是高中同学,又一同考入了师大,就算这男人劈腿,她对他也恨不起来。

    没有爱,哪来的恨。既然彼此早已放手,何不相忘于江湖。没有牵扯,是最好的祈福。

    李朝峰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情真意切地说:“晓小,我知道你还恨着我,当年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这些年我最爱的人,还是你。”

    程晓小心中泛起恶心。据她所知,金妮娅虽然有些大小姐脾气,对他还是好的。他能有现在的金钱,地位,房子,车子,全凭金妮娅对他的喜欢。

    “过去的事情,请你不要再说。借过!”

    程晓小冷了脸,打算绕道而走。不曾想胳膊被人握住。

    “晓小,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当初……”

    “李朝峰,我不想听你当初,现在,请你放手。”程晓小很不客气地说。

    “晓小,你怎么这么狠心,我是真心真意的爱你,我……”

    “程晓小,李朝峰,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跟你们拼了。”

    程晓小一听这声音,直觉不好。她奋力甩开缠在胳膊上的手,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转身离去。

    金妮娅一身华贵的衣裳,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子,气急败坏的追上程晓小,一把拦住,怒目相对。

    “程晓小,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敢勾引我男人。”

    程晓小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充血,她气怒地说:“金妮娅,请你不要血口喷人。”

    “你还抵赖,两个人都抱在一起了,你居然还有脸抵赖。快来看呢,堂堂人民教师做小三,道德败坏,大家快来看看啊,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为人师表。”

    程晓小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路口离她的学校不过短短几十米,现在又是放学时间,来来往往的全是学生、家长。金妮娅这样不管不顾的闹,让她以后在学校怎么抬头做人。

    “你简直不可理喻。”

    程晓小不再客气,用力推开眼前的女人,想要逃离是非之地。

    金妮娅岂肯让她轻易离开,她一把抓住程晓小的长发,用力一拉。

    程晓小头皮一紧,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脸色变得惨白。

    两人之间的撕扯,引起了来往路人的注意,有好事的人停下脚步看热闹,其中还乏穿着校服的学生。

    程晓小又恨又急,又羞又怒,颤动的睫毛微微湿润,满心的委屈。

    她厉声喝道:“金妮娅,你这个疯女人,你闹够了没有。”

    “你敢骂我疯女人?”

    金妮娅气得脸色大变,高跟鞋用力踩上程晓小的。

    “啊!”程晓小惨叫一声,疼得蹲了下去。

    金妮娅犹不解恨,抬起手就要朝程晓小苍白的小脸打下去。

    程晓小躲闪不得,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只大手稳稳的抓住了金妮娅的。

    预想的疼痛没有落下,程晓小抬头,惊讶的看着来人,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