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游戏开始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43字

    “堂姐,金家什么时候出了个泼妇。你这副鬼样子要是被人拍到,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浩子,你走开,这贱女人勾引我老公,我要……”

    “啊……疼……疼……”金妮娅俏脸扭作一团,一脸痛苦的表情。

    金浩俊朗的脸庞带着一抹冷酷,狭长的凤眸眯起,眼中凶光尽露。

    “嘴巴放干净些,这是我大嫂,你要敢再说一个贱字,我保证你这只手会跟你老公一样。”

    “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快放手,快放手。”李朝峰上前护着自己的女人。

    金浩冷冷看着他,暴喝一声:“都给我滚!”

    ……

    程晓小眼中含着泪,看着眼前修长的手,犹豫几秒钟后,伸出了手。那手的主人一用力,她借势站了起来。

    “谢谢你,金浩。”程晓小由衷的松了口气。

    金浩俊眸一眯,嘴角扶上笑意:“大嫂,举手之劳而已。你试试看,能不能走路。”

    程晓小试着走了两步,虽然有些疼痛,到底没有伤着筋骨,她自嘲一笑说:“看来以后,我也得穿高跟鞋上班,关键时候能防身。”

    金浩不笑反忧,“大嫂,你的车呢,怎么不开车上班,也省得被那种人缠上。”

    程晓小羞愧的低下了头,“我年前酒驾,驾照被扣了。”

    “大嫂,我送你回去吧。”

    程晓小想着江榕天的交待,要离他远一些,忙摆摆手,说:“不用了,你去忙吧,我打个的很方便的。”

    金浩漂亮的凤眸中,闪过一抹痛色。

    “大嫂,我和大哥虽然不是一个姓,到底是亲兄弟,你这样防着我,做兄弟的……”

    “不是,不是。”

    程晓小轻轻叹了一声,“好吧,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

    金妮娅透过车窗,看着程晓小上了金浩的车,鼻孔里呼出一股冷气。

    李朝峰凑上来,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宝贝,成了没有?”

    金妮娅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酸酸地说:“怎么,演戏演上瘾了,心疼了?”

    李朝峰忙用好的那只手,抚上女人的肩膀,哄慰着说:“哪能啊,你忘了我这只手怎么断的?”

    “我怕你忘了。”金妮娅加重了声音。

    李朝峰收了笑,恶狠狠地说:“放心,忘不了,这仇早晚一天,我要报回去。”

    金妮娅这才满意的挑了挑眉,“哪里用得着咱们亲自动手,坐山观虎斗就行了。让他们兄弟俩斗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才好呢,这样我们二房才有机会。”

    “宝贝,还是你聪明。你放心,我对你一定衷心不二,其他的女人绝不会多看一眼。”

    李朝峰伸出舌头,舔了舔女人的耳垂。

    “死相!”

    金妮娅嗔笑的骂了句:“好好替我赚钱,到时候,亏不了你的。”

    ……

    金浩的车子是低调的黑色,内室简单大方,到底是兄弟俩,这品味也差不多。程晓小一上车,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她少了些拘谨。

    金浩通过后视境,细细的观察着她。

    这个女人五官不够立体,没有夏语的绝色惊艳,然组合在一起,却有一种耐人寻味的美。

    这样的女人隐在人群中,你不会第一眼就捕捉到,但只要你捕捉到,你绝不会从她脸上移开。

    她安静坐着,看着窗外,手乖巧的放在膝上,显然是受过良好的家教。

    她的眼睛很亮,黑白分明,看人的时候微微眯起,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大部分的时候,这双眸子深不见底,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让人看清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合身的剪裁勾勒出她妙曼的身材,凹凸有致,十分有料。再加上南方人特有的水嫩肌肤……

    金浩鬼魅一笑。大哥,你看女人的眼光,着实不赖,这女人绝对在夏语之上。

    程晓小没有觉察到男人在暗中打量她。脚背上有些火辣啦,可能被踩破了皮,她只盼着早点到家。

    “大嫂,我大哥呢?”金浩打破了安静,主动开口。

    “他出差了。”

    “什么时候回来?”

    程晓小抿了抿嘴,“说是还有几天。”

    金浩笑了笑,说:“大哥对大嫂真好,什么事都一一汇报。”

    程晓小涩涩一笑,不自然的撂了撂头发,没有说话。

    在外人面前,他们夫妻确实很好。丈夫年轻有为,妻子温柔贤淑,从不吵架,夫唱妇随,标准的模范夫妻。谁又知道真实的情况。

    程晓小一沉默,金浩也不再开口,而是打开了音乐。

    华丽低沉的女声倾泻而出,整个车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程晓小眼睛一亮。

    “你喜欢小野丽莎?”

    金浩轻轻一笑,“最爱的音乐人。她的音乐,自然清澈,不沾染一丝尘间的灰尘。感觉自己吐出的呼吸都是干净的。你也喜欢?”

    程晓小黑眼的双眸散着晶亮的光泽,她点点头。

    程晓小的品味特别奇怪,从不喜欢一切浮噪,喧嚣的东西,连音乐也是。

    金浩看了后视镜一眼,“我觉得她的音乐,像是跟我谈了一场恋爱,或深或浅,我一般喜欢在开车的时候听。大嫂你呢?”

    她只在每一个等江榕天的夜里,听小野梦呓般的呢喃。听着听着,她就睡着了。

    程晓小掩饰的笑笑,答非所问,“我现在听的少了。”

    金浩没有再说话,似乎专心的开着车。

    程晓小暗暗松了口气,把头靠在车窗上,享受着音乐带来的意外惊喜。

    半个小时的路程,也就短短几首歌的时间。

    程晓小简单的道了声谢谢,朝金浩挥挥手,看着车子驶出她的视野。

    ……

    金浩驾车出小区,迅速关了音乐。

    这种无病呻吟的音乐,简直是在强奸他的耳朵,他喜欢的从来都是重金属摇滚。邪恶,黑暗,神秘,复仇,对青春和生命肆无忌惮的挥霍。这样的音乐才配得上他。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找到中间人,撮合小野丽莎到中国来开场演唱会。”

    “金总,听说这人不是很好搞,价格也贵。”

    “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收了线,金浩邪邪一笑。

    江榕天,游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