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又是巧遇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85字

    在学校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又到了下班的点。

    程晓小收拾好东西,出了校门,赵虎的车则如约的停在了边上。

    她正要走过去,却听旁边有人喊她。

    “晓小!”

    程晓小眼睛一亮,原是沙思雨和叶风启两人。

    “你们怎么来了?”

    叶风启笑笑,“你不接电话,我们只能亲自上门了。一块吃饭吧。”

    程晓小一拍脑袋,“上课习惯静音,忙忘了。你们等下。”

    她迅速跑到赵虎车前,指了指沙,叶两人。赵虎放心的点点头,开车离去。

    “哟,居然有专职司机了?”沙思雨开了车门,打趣地说。

    程晓小趁机坐进去,苦着脸说:“别提了,等吃饭时候再跟你们说什么?”

    “为什么现在不能说?”驾驶位上的叶风启回过头。

    程晓小一扭头,“怕影响你们的好心情。”

    叶风启和沙思雨对视一眼,各自隐去了眼中的深意。

    今天他们都看到了报纸,打电话给晓小却又不接,两人怕她出什么事,这才约到了校门口。

    程晓小对两人的无声交流,视而不见,脸上洋溢着笑,轻声说着学校的趣事。

    她不是不知道两人今天找她吃饭,是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只是无力改变事,总要学着去接受,有时候人要学着自欺欺人,才会不那么痛苦。

    知道外婆要把她嫁给江榕天,她其实是有些不愿意的。这个出身显贵的男人,有一段时间常常登上娱乐版的头条。身边的女伴多得令人眼花缭乱。

    他为女人们一掷千金的的豪举,曾经让师大的女生们,常常幻想自己就他身边灰姑娘。

    程晓小最不屑这种花花公子,却又不得不接受外婆的意见。外婆为她殚精竭虑,她又怎么忍心让老人家失望。

    外婆灵前他把她搂在怀里那一幕,让她对这段婚姻有了隐隐的期盼。谁知兜兜转转两年,这段婚姻始终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嘴边的弧度不能掩饰程晓小眼中的苍凉。令她痛不欲生的是,事到如今,明明知道所有的一切只是欺骗,她还仍然怀念两人共同度过的,那几天的美好时光。

    他不止像体贴的丈夫,更像是温柔的情人,让她忍不住在他编织的情网里,沉溺不想醒来。

    其实,自欺欺人……也是件痛苦的事。

    ……

    程晓小的强颜欢笑,令叶风启,沙思雨两人特别心疼。

    她从来都是这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忍着,宁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年会那天发生的事,除了救人那段,她豪气十足的说出来,其它的事,她只字不提。不管两个怎么旁敲侧击,都无法从她嘴里挖出一个字。

    叶风启把切好的牛排,送到程晓小面前,担心地说:“这么说来,李朝峰还在对你纠缠不清?”

    沙思雨吃了口通心粉,把叉子重重往桌上一放,“看来,这小子折了一只手还不够。”

    程晓小微笑:“你别乱来。别忘了你警察的身份。我现在让司机接送,他没有机会来骚扰我。”

    “放心,人贱自有天收。”

    沙思雨抢了块程晓小碟子里的牛排,塞进嘴里,没嚼两口,手机响了。

    她一看来电,嘴角一撇,眼睛一翻,“又是个贱男。”

    程晓小被她的表情逗笑,好奇问,“谁啊?”

    “朱泽宇。”

    “怎么会是他?”

    程晓小大吃一惊,这两人就像是前世的仇人,一见面就斗,怎么会私底下……

    沙思雨把电话一掐,苦笑着说:“他们公司前几天进了贼,结果监控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派出所没办法,交到了我们队里。老大让我去,这不就联系上了吗。”

    原来是这么回来,程晓小松出一口气,“破案了吗?”

    沙思雨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要破案了,这贱男还会天天打电话来催吗。”

    叶风启被沙思雨的表情逗笑,“接吧,响个不停,影响食欲。”

    沙思雨想了想,说:“你们先吃,我应付下。”

    叶风启等人离开,目光落在程晓小脸上,恰好晓小也正向他向过来,视线在空中交汇,两人相视一笑。

    “你可真沉得住气,晓小。”

    程晓小知道他说的是报纸的事情,苦笑着说:“难道要我像个泼妇一样,追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叶风启想起除夕夜江榕天说的那几句话,收起了笑,“夫妻之间有些事情,光凭猜测可不行。你是他的妻子,有权利过问。”

    程晓小的双唇微微颤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底的悲凉,“风启,我和他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他爱的人不是我,我有什么资格问这问那?”

    叶风启一惊,俊眉皱成一团。除夕夜,两人恩爱的一幕不像有假,怎么短短几天,就变了样……

    “晓小,那几天他在咱们家,他看你的眼神绝不一般;你复发住院,他都亲自陪着,我以为……”

    “风启,我也以为他是爱我的,谁又知……”

    程晓小轻轻一叹,欲言又止。

    “晓小,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叶风启有些话不好多说,只能旁敲测击。

    “别问了,风启。”

    程晓小心底一痛,“我……”

    “嗨,大嫂,风启,真巧啊,又遇到了。”

    金浩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手上挽着女伴安子非,两人神态亲呢的走过来。

    叶风启推开椅子,“好久不见,金总。”

    金浩和他握了握手,“私人场合,何必这么见外,叫我金浩。”

    程晓小微微皱眉。B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来来回回的总能遇到熟人。

    金浩眼角扫过程晓小的脸色,冲她颔首,很识趣地说,“大嫂慢用,我带子非先过去。”

    “我想跟程小姐坐在一起,人多热闹。”安子非嗲声嗲气地说。

    金浩脸色微微一沉,安子非嘟着嘴,一脸可惜地说:“程小姐,只能下次再会了。”

    ……

    等两人离开,程晓小长长松出口气,“我真怕你留他们两个坐下来。”

    “你不开口,我哪里敢留人。”叶风启笑说。

    程晓小想起男人的警告,神色淡淡,“江榕天不喜欢我和金家人接触,还是避着些好。”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那女明星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