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飞机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45字

    一个三流小艳星,胆子还没有肥到敢算计他,那么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操纵,谁在操纵,目的是什么?

    江榕天面色冷凝。也许……很快他就会知道。

    时间还早,他拿出手边的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十几分钟后,飞机始终没有起飞,江榕天有些不耐烦,叫来乘务员问问什么情况。

    乘务员对这个面色冷峻的头等舱男人,陪着十分的小心,耐心的解释说是因为流量管控。

    江榕天看了看时间,重新看起了资料。

    ……

    夜深人静。

    床头灯散着浅浅的光晕。

    程晓小下意识的一颤,忽然惊醒过来,不知不觉自己竟然睡了过去。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怎么还没到家?

    程晓小索性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温水,走到飘窗前,掀起窗帘看了看外面。

    喝完水,她静静的站了会,重新回到了床上,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拿起手机拨了江榕天的号码。

    电话关机。

    也许是飞机晚点了,程晓小安慰了下自己,继续睡觉。

    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手机忽然响了,程晓小一惊,他回来了!

    “江榕天?”程晓小脱口而出。

    “晓小,是我!”叶风启的声音有些焦急。

    “怎么了,风启?”

    “江榕天是不是九点的飞机,从C市飞过来。”

    程晓小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是的,怎么了?”

    “那班飞机出了问题,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去机场,你赶紧联系他,快!”

    出了问题?

    程晓小心跳加速,脑子一片空白。她手忙脚乱的拨江榕天的电话,却仍是关机。

    程晓小不死心,又拨了几遍,还是没有联系上,一颗心直往下沉。

    她呆呆的在床上坐了几秒钟,迅速找出航空公司的电话拔了过去,却被告知飞机在着地的时候,提前接地着落,客机断成两截,有部分乘客在出事时被甩出机舱。

    程晓小只觉得耳边呼呼刮过冷风,什么都听不见。

    他出事了,被甩出了机舱?

    不!

    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他不会有事的。程晓小脚下一软,跌落在地,已泪流满面。

    ……

    叶风启连闯数个红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晓小家,晖暗的路灯下,程晓小跺着脚,翘首以盼。

    看到车来,她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叶风启被她吓得赶紧猛踩一脚杀车。

    “你跑这么急,我要来不刹车怎么办?”

    程晓小不理会他,系好安全带,声音颤抖地说:“风启,快开车,快开车。”

    叶风启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调转了车头,向夜色中驶去。

    “问清楚了吗,他是在那个航班上?”

    程晓小墨眸中隐忍着泪光,神情带着无法言喻的痛楚。

    “赵虎说,他原本是下午的航班,因为报纸的事情,改签了晚上的,我已经确认过了,他确实在那班飞机上。”

    叶风启心里咯噔一下,适当的加快了速度。

    车子开出市区,驶向高速,叶风启以八十码的速度均速前进。

    程晓小一上高速,身体下意识的僵硬,死死的拽住了安全带。三岁时的那场车祸,让她对高速公路有了阴影。

    “别怕,我开八十码。”叶风启安慰她。

    程晓小虽然害怕,却掩饰不住心中着急,按这个速度的话,开到机场肯定要花一个小时。

    不行,她等不及。

    “风启,开快点,速度太慢了。”

    叶风启横了她一眼,“晓小,你忘了你不能开快车的。”

    程晓小死死抓住安全带,咬咬牙说:“没关系,我忍一忍。”

    叶风启大怒,“忍什么忍,他江榕天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的。”

    程晓小苍白着脸,眼中盈满泪水,“风启,我求求你,开快一点,我要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事。”

    “程晓小,你忘了你以前……”

    叶风启忽然说不下去,因为身旁的程晓小猛的坐直了,尽管她的身子在抖,却仍像个战士一样直直的看着前方。

    “你看,我一点事情都没有。”

    叶风启重重的敲了一下方向盘,认命的踩下了油门。

    程晓小惊呼一声,把身子蜷缩成一团,脑袋死命的抵在车窗上。

    叶风启眼中闪过痛楚。他一点点松开油门,把车速稳定在九十码。即便这样,程晓小已经面无人色,死死咬住了唇。

    就在这时,数十辆警车呼啸而过,紧接着又过去了几十辆消防车。

    果然出事了,而且一定是大事。

    程晓小心痛欲裂,默默的流着眼泪。江榕天,求求你,一定不要有事,千万不能有事,你有事了,我怎么办……

    时间似乎凝止了一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又有无数辆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速度之快,令人乍舌,显然都是得了消息的家属们。

    程晓小空洞的眼神充满着惊悚,心一点点的沉入谷底。

    ……

    等他们赶到机场时,机场门口早已经挤满了闻讯而来的家属。

    程晓小被叶风启从车里抱出来时,根本连站都站不稳。叶风启一把扶住,连拖带抱的冲进了人群。

    人群里有人大哭,有人愤怒,有人拉扯,围得水泄不通,两人根本挤不进去。

    前面不知道什么人推搡了一下,有个老太太跌倒在地,人群迅速散开,一片混乱。程晓小来不及避让,一个踉跄,和叶风启同时摔倒在地。

    警察和机场保安迅速的过来维持秩序,把家属挨个分开,程晓小被警察扶起,和叶风启一道被几个工作人员带走,登记做笔录。

    此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到中央,接过工作人员的话筒,称飞机的火已扑灭,让核实好身份的家属在警察的带领下,有序的进入跑道。

    ……

    程晓小一脚深,一脚浅的随着人群走过通道,叶风启在旁边扶着。

    几百米的路程,程晓小只觉得像一辈子那么漫长。泪不停的擦去,却越擦越多。

    叶风启喘着粗气说:“他还没死呢,你就哭成这样?”

    程晓小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哽咽道:“风启,我怕。”

    忽然,人群中一阵异响,所有人都在拼命往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