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这孩子命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80字

    叶风启踮起脚看了眼,“晓小,有乘客平安出来了。”

    “快,快,我们去找他。”程晓小一把抓住叶风启的胳膊,眼中闪出光芒。

    叶风启反手握住她的手,却发现她脸色痛苦。

    “你怎么了?”

    程晓小抹了把眼泪,“脚被人踩到了,别管我,咱们快走。”

    两人又往前跑了一阵,身边继续有家属找到亲人,喜极而泣。

    离得近了,程晓小索性放开了叶风启的手,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穿梭在人群里,一个一个的找,泪水滴滴划落过她略显苍白的小脸。

    江榕天,你在哪里,有没有事,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天空飘起了小雨,她的肌肤和发丝上蒙上了雾气,人影婆娑,都不她熟悉的面庞。

    程晓小不肯放弃,一个一个的找过去,眼中的焦急,让所有经过她身边的人,都想停下脚步安慰一下这个美丽而哀伤的女子。

    忽然,她眼睛一亮,脸上迸发出夺目的光泽。

    “风启,风启,是他,真的是他。”

    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找到了亲人一样,程晓小喜极而泣,忽然推开人群,飞奔上去。只将将跑出几步,她停下了脚步。

    离她数步之遥的地方,一个卷发女子像蝴蝶般飞扑到男人的怀里。

    男人抱住了怀中的女子,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女子抬起头,对着男人一通捶胸顿足。

    男人一动不动,任由她打,等她打累了,又轻轻把人拥进了怀中。

    似有什么东西流到了嘴里,程晓小觉得很苦涩,她把脊背挺得笔直,就这样静静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人。

    许久,她慢慢的捂住了嘴,任由泪水流淌。

    叶风启发现晓小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眸色一暗,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

    江榕天无可奈何的看着在她怀里哭成泪人的夏语,心有余悸的说:“别怕,我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命大。快扶我一把,我的腿可能受伤了。”

    “小天!”

    朱家,夏家的众人峰拥而上,除了念念没来,所有人都到齐了。

    他们把江榕天团团围住,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着飞机上的险象。

    江榕天环视一圈,没有看见朝思暮想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今天的飞机可谓险之又险,他感觉到不对时,机身已经下坠。好在他的位置在飞机的前部,要是再往中间一点,直接就被甩出机舱,性命难保。

    她也许还不知道吧。不知道也好,省得她担心。

    江榕天暗暗松出一口气。人只有在生死边缘,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就在飞机突然着地的那刹那,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竟全是程晓小的影子。万一自己真的挂了,她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啊。

    朱泽宇一拳打在江榕天的胸口,让他回了神。

    “他娘的,老子的心都揪到嗓子眼了。”

    大晚上的,夏寅戴了个墨镜,“天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江榕天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皱着眉头对江水凌说:“阿姨,我可能腿受伤了。”

    江水凌看着劫后余生的小天,惊声尖叫,“快,救护车就在外面。小宇,把人扶过去。”

    “舅妈,让我来扶。”

    夏语推开所有的人,固执的站在了江榕天的身边。

    ……

    雨越来越密,夹着阵阵寒风,能把人冻僵。

    跑道上的人越来越少,警察已经在死伤者附近拉起了警戒线,时不时有哀号声传来。

    江榕天和夏语相扶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程晓小却始终一动不动。

    叶风启看着她,目光带着深邃犀利……她到底是陷了进去。

    程晓小从小到大,天性有些凉薄。除了她在意的人和事外,能让她动容的极少。

    当初李朝峰劈腿,程晓小虽然痛苦,却是快刀斩乱麻,没有一丝留恋和纠缠。事后她和思雨两人还去了趟西塘散心,慢慢的,时间也就冲淡了一切。

    但是这一回不同,她遇到的是江榕天,仅仅只需一眼,就能让万千女子为之疯狂的江榕天。

    叶风启轻轻叹出口气,走到晓小身边,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程晓小抬起头,眼里还有未干的泪。

    “风启,他没事。”声音带着哑然和颤抖,程晓小勉强露出个惨兮兮的笑容。

    叶风启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她还能笑出来,心中一痛。

    “嗯,他没事。”

    “真庆幸,是不是?”程晓小深黑的眼睛,在夜色中特别明亮“

    “很庆幸。所以,我们也该回家了。”

    程晓小扬起下巴,迎上他的目光,“嗯,我们回家。”

    “你的脚,还能不能走。”早就发现她的脚有问题,叶风启一直忍着没说。

    程晓小扭动了下脚脖子,耸肩一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

    燕山半山腰。

    几幢古典的大宅子,隐没在郁郁森森的树林里。

    其中一处大宅子,还亮着光。

    金家大宅二楼书房里。

    书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中年男子接起电话,听了几句,脸上的神情明显松驰下来。

    他站起来,走出书房,在一处亮灯的房门前敲了敲。

    “进来!”里面的声音威严有力。

    中年男子推而进去。

    这是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一水色的黄花梨木家俱,低调而不失华贵。

    中年男子走到书桌前,恭敬地说:“父亲,那边来消息了。”

    书桌后的老人迅速抬头,“怎么说?”

    “没有大事,脚受了点伤,已经在医院治疗了。”

    老人静默的看了中年男子许久,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孩子福大命大啊。”

    “父亲担心了一晚,早点睡吧。”中年男子小声劝慰。

    老人摘下眼镜,疲倦的往椅子里一靠,拧了拧眉心,“振豪啊,金家这么多儿孙,不知为何,我对这孩子特别有好感。”

    金振豪目光真诚的看向老人,“小天能入父亲的眼,是他的福份。”

    “上回江天集团年会,我送的那两只花篮应该是起作用了吧。”

    “父亲,据我了解,小天这回能拿下C市的工程,人家是冲着您的面子来的。”

    老人食指轻轻点着椅子扶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金振豪垂下头,不敢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