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智商堪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72字

    许久,老人长出一口气,“过些日子,等我空了,私底下想见见他。”

    金振豪心头一紧,猛地抬起头,低声唤道:“父亲?”

    老人摆摆手,“振豪啊,他虽然姓江,可到底是你的长子,是我的长孙啊。”

    金振豪眼中闪过微动的光芒。

    ……

    程晓小回到家,已接近凌晨五点钟,再过两个小时,就该去学校了。

    叶风启不放心她的脚,命她把袜子脱掉。程晓小听话的脱下袜子,脚背已高高肿起。

    “怎么会这样?”

    程晓小苦笑。这脚两天前被金妮娅用高跟鞋狠狠的踩过,划了道口子。今天挤在人群里时,混乱成一片,脚不知道被踩过多少回,时间一长,就肿了起来。

    “风启,没事的,擦点药膏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程晓小幽深的眼睛里,看不出悲喜。

    叶风启张了张嘴,劝慰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他把药箱放到程晓小手能够得着的地方。

    “我先回去,你别想太多,先休息一会,有事打我电话。”

    门轻轻关上,偌大的客厅里一片寂静。

    程晓小双手交叠在胸前,墨眸深寒。

    江榕天和夏语相拥在一起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心中有些恍惚。

    夏语说的没有错,江榕天十几岁就开始爱她,一直爱了十几年,就算他现在娶了你程晓小,最爱的人还是她。

    程晓小无可奈何的笑笑,眼泪一滴滴落下来。

    第一次知道夏语这个人,是从朱泽萱的口中。那时候她和江榕天刚定下婚事。

    那个阳光般的女孩忽然找到了她,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仇人般的怨恨。

    “程晓小,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让天哥同意结婚,不过我告诉你,天哥有爱的人,这个人叫夏语,天哥爱了她十年。你这个第三者插足的人,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从那天起,她就知道夏语的存在。

    而这一次,她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两人之间缠绵热切的感情,这种强烈的视觉震撼,让她无法再自欺欺人。

    三个人的世界,果然很挤。

    程晓小,你该怎么办?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晓小蜷缩在沙发里,细密的睫毛轻合着,在苍白的小脸上投下一片暗影。

    天色渐渐亮了,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她从沙发里站起来,走到卫生间里,认真的洗漱了一番,破天荒的涂了一层薄薄的粉底,遮盖憔悴的脸色。又换上了得体的衣裳。

    赵虎的车如约等候在大门口,见她出来,忙打伞迎上来。

    “夫人,江总昨天的飞机出事了。”

    “嗯。”程晓小点点头。

    赵虎对她冷静的态度感到奇怪,怎么也不详细问问情况,那可是她的丈夫啊。

    “江总住院了,夫人……要不要过去看看。”

    程晓小忙问:“伤了哪里,要不要紧?”

    “腿上受了点伤,缝了点针。江院长不放心,说要留院观察几天。”

    程晓小松了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不了,我今天有好几节课,走不开。”

    赵虎眉头皱成一团。

    ……

    高干病房里,江榕天挂了电话,俊眉微蹙。自己昨天差一点点就去见上帝了,那个女人竟然无动于衷,看都不来看他。难道丈夫的安危比她的学生还重要?

    手背忽然一疼,江榕天看着挂瓶,皱眉问:“我需要挂这玩艺吗?”

    护士长一边把吊针固定住,一边温柔地说:“腿上的口子缝了二十针,不挂两天消炎水,怎么好的快。”

    说完,护士长重重咳嗽两声,对着几个直直盯着病人看的小护士厉声说:“干活了,都挤在这边做什么?”

    话音刚落,朱泽宇戴着墨镜,拎着东西进来,油嘴滑舌地说:“哟,妹妹们都走了,剩下哥哥多无聊啊,常来玩啊。”

    小护士们脸一红,逃似的离开了。

    朱泽宇趁机把门一关,搬了张椅子坐到床前,搞下墨镜,脸色有些严肃。

    “小天,阿方来消息了。”

    阿方是江榕天最得力的助手,负责替他掌管所有一切暗中的生意。

    “说。”江榕天言简意骇。

    “这事说起来……还有点复杂。”

    朱泽宇犹豫了一下,“这个陶青青原本就是个小明星,三流都称不上,靠和导演,制片方上床,换取角色。后来有了点名气后……”

    “说重点。”江榕天不耐烦听明星的八卦。

    朱泽宇摸了摸眉头,“重点是,陶青青入行的第一部片子,演了个宫廷小丫鬟,这部戏的女主是叶姗。两人关系不好不坏。”

    江榕天听得一头雾水,脸色不悦,“阿方查了半天,只查到了这些?”

    “急什么,总要把事情说清楚。”

    朱泽宇幽怨的看着他。

    “你可知道这女人的人际关系有多复杂,他娘的,光手机通讯录,就有近千人。短短一个晚上阿方能查出些蛛丝马迹,也算是他的本事。”

    “噢,说来听听。”江榕天来了兴致。

    “这陶青青能入剧组做丫鬟,叶珊功不可没。而叶珊出道,靠的是安子非,安子非这两年跟的金主,正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金浩。”

    江榕天牵动了一下唇角,眼中寒光迸出。

    他果然是忍不住,开始动手了。

    朱泽宇咧了咧嘴,翻了个白眼,继续又说,“从监控看,找不到可疑人物。不过拍你的那个角度,阿方替你分析出来了,应该在你对门左测的第三间房。我顺便替你查了查,那房间住的,正是陶青青这部戏的摄像助理。

    “不过是个小角色。”

    “大角色那陶青青也搞不定啊。小角色陪着睡一觉就行了。照片给了B市日报的娱乐总编,这个总编的弟弟,是金浩的小学同学。”

    朱泽宇一口气说完,睁了睁眼睛,“小天啊,你这个弟弟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弄出这么件破事出来,智商堪忧啊。”

    江榕天脸色变了变,很快又掩盖了下去。

    金浩这人,他虽然相处不多,但通过和他几次的交手来看,绝不像朱泽宇所说的那样,智商平平。

    这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至于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江榕天暂时还猜不出来。他目光微收,俊朗略带刚毅的面庞,浮上一抹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