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你这个多余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14字

    程晓小看着白色的纱布,眼底似有泪意要涌出来。昨天的空难,遇难了八个人,他能只受这一点点伤,真是老天保佑。

    程晓小很想去摸了摸,问问他疼不疼。昨晚生死之间,他一定也是害怕的吧。

    程晓小一想到自己差点就看不到他,眼泪夺眶而出。她迅速背过身,努力把眼泪逼进眼眶,从包里掏出两只苹果,放到床头柜上。

    “学生送的,我给你削一个吧。”

    江榕天目光微沉,唇边含着淡淡的笑,又拍了拍床边。好几天了没有闻到她身上的气息,实在是想念,他有种想把她紧紧抱住的冲动。这种冲动从落地的那一刻就有了。

    “坐过来削。”

    程晓小见男人语气固执,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小天,葡萄和芒果,你先吃哪一个?”夏语兴冲冲的走进来。

    程晓小刚刚坐下,迅速站起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早该预料到她会在。

    夏语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走到她和江榕天中间,隔断了两人的视线。

    程晓小不得已,只能往后退几步。

    夏语冲着男人甜甜一笑,“小天,吃葡萄吧,我尝过了,很甜。”

    江榕天摇摇头,“不用了,我吃苹果。”

    “小天,我洗了半天呢,都累死了。”夏语嗲嗲的撒娇。

    “晓小,你吃。”江榕天声调清冽。

    夏语暗暗磨了磨牙,把水果盘往程晓小怀里重重一送,装腔作势地说:“晓小,你吃吧,洗得干干净净的。”

    “不用了,我……”

    夏语不等她说完,凑上前在程晓小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还不快滚,你这个多余的人。”

    带着怨恨,讥讽的话,像把锐利的刀子割在程晓小的心上,抱着果盘的手,忍不住的颤抖。

    夏语转过身,脸色变得极快。

    她坐到了江榕天特意为晓小空出来的床前,嗔笑着说:“还是老规矩,切成四瓣吗?”

    “什么四瓣?”

    江榕天随口一问,目光却看着晓小。她眼底有青色,脸色看上去有点憔悴,是不是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

    “苹果啊?”

    夏语故意挑衅地看了看晓小一眼:“你以前吃苹果,非要把苹果切成四瓣才吃,少一瓣,你都不肯吃。每次都是我帮你削好了,就差喂你了,大少爷。”

    江榕天脸色有些尴尬。年少时,他确实有这个习惯。

    “你的怪癖可多了,吃鱼只吃中间,头尾不吃,带皮的东西不吃,动物内脏不吃……数都数不过来。亏我还记得清楚。”

    十多年一同成长的记忆,习惯都融入到彼此的骨髓,拉不开,扯不断。程晓小身形晃了晃,实在不愿意呆这里,听夏语说两人之间紧紧缠绕在一起的过往。

    而一句多余的人,让她眼底的泪,忍不住想要夺眶而出。

    她迅速的找了个理由,“我有点胸闷,到外头透会气。”

    说完,视线直接绕过病床上的男人,把手里的水果盘放下,低头转身离开。

    江榕天目光凝住,嘴角有些下沉。

    夏语只当没看见,喋喋不休的说:“小天,晚上想吃点什么,我让佣人做了送过来,外面的不干净,还是家里做的健康卫生。”

    “夏语。”

    江榕天冷冷的看着她,“有道菜,我特别喜欢吃。”

    “什么菜?我让佣人做。”

    “鱼头豆腐汤。”

    夏语不以为然的地笑着说:“我当是什么,原是鱼头……”

    鱼头两个字一出,夏语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以前从来不吃鱼头,说是这东西恶心,

    江榕天轻叹一声,“晓小这道菜,做的特别好吃。你先回去吧,这里有她照顾就行了。”

    “小天!”

    夏语自然听得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她哽咽着说:“我一想到昨天差一点点念念就没有了爸爸,我就……心如刀割。我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也不奢望能回到过去,我只是想留在身边照顾你。小天,你别对我这么残忍好吗?”

    饶是江榕天再铁石心肠,面对昔日恋人情真意切的诉说,他一句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更何况昨晚她脸上的焦急,害怕,到现在仍印在他的脑海中。

    夏语观察到他脸上的动容,就势扑到他的怀里,环住他宽阔的胸膛,嘤嘤啼哭。

    江榕天犹豫了两下,还是把手伸了出去,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

    门并没有全关上,露出了一条缝隙,程晓小站的这个角度,能清楚的看到两人相拥的情形。

    胸口被什么狠狠的击了一下,泪水抑制不住的掉落了下来,一滴滴划过脸庞。她凄凉一笑,慢慢低下了头。

    江榕天,既然你们情浓难分,为什么还要巴巴的她叫来,难道就是想让她亲眼看看,你们是如何恩爱的?

    程晓小心底涌上怒意。她看了看手里的包,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还好刚刚出来时顺手拿了包,要不然还得进去打扰到那对苦命的鸳鸯。程晓小一边流泪,一边暗自庆幸。

    ……

    朱泽宇正在护士站和一帮小护士调侃,冷不丁的见程晓小低头跑过来,忙伸手拦住了。

    “表嫂,跑哪里去。”

    程晓小低头用手一推,快速跑到电梯口,正好电梯门开了,她趁机闪了进去。

    “朱少,这人是谁啊?”

    “我表嫂啊,那位的老婆。”朱泽宇看着电梯缓缓合上,眼中闪过疑虑。

    她好像在哭?

    “啊,她才是江总的夫人啊,我还以为……”小护士忙掩住了嘴。

    “你以为什么?”朱泽宇回过头看她。

    小护士忙陪了笑:“夏小姐忙前忙后,我们还以为她是江总的夫人呢?”

    朱泽宇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

    江榕天拍了拍夏语的后背,轻轻把她推开。

    夏语带泪的脸庞,显得楚楚动人。

    “对不起,小天,是我失态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去把晓小叫进来。”

    江榕天点点头。

    夏语起身,开门到外面走廊,正好看到程晓小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她无声无息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