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我陷进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48字

    江水凌见说漏了嘴,忙掩饰说:“没有,这话都是以前说的。”

    “念念的事不是前几天才发生的吗?”

    江水凌不觉得有什么好瞒的,索性摊开了说:“她胸裂复发,我不放心,过来瞧瞧,跟她谈了谈。”

    江榕天太了解自己的小姨,当下就沉了脸问,“谈了什么?”

    江水凌不屑撒谎,直白地说,“我告诉她,她是即得利益者,不要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还有,做人,不能贪心,要知足,要感恩。”

    江榕天眼眸瞬间凌厉。

    朱泽宇一看不对,忙一把搂住江水凌,埋怨道,“妈,你也真是的,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

    江水凌推开儿子,瞪着眼睛,“怎么不能说。本来小天和夏语就是一对,要不是你外公为了报什么恩,硬折散了他们,哪里还会是今天的模样。还有,她当着咱们大伙的面,她就敢朝念念下手,也不知道背地里……”

    “阿姨!”

    江榕天暴喝一声。

    “当初娶程晓小,是我的意思。还有,那天要没有她,刘婶手上的一盆鸡汤,都要泼在念念的身上。”

    江水凌明显一愣,“夏语明明看见……”

    “妈!”

    朱泽宇忙插话说,“小天说的没错。这事是刘嫂和江一亲口说的。”

    别人说的,江水凌可能还不信,但刘嫂和江一说的,江水凌不得不信。因为他们都是跟了老爷子十几年的老人,从来忠心不二。

    “这么说来……程晓小骨裂复发……是为了救念念,这……她为什么不解释。”江水凌显然没有料到事情的真相竟然如此。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把恩情放在嘴上。”

    “你……”江水凌被将了一军,恼羞成怒。

    江榕天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一字一句地说:“阿姨,除了爷爷外,你是我最亲的长辈,也是我最在意的人。但我不希望以后,你用这种口气跟程晓小说话,她到底还是我的妻子。”

    江水凌头一回听外甥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气急败坏地说,“我懒得管你的闲事,以后有什么,别来找我。”

    朱泽宇朝江榕天递了个眼神,忙追了出去。

    “妈,等等我,儿子送送您。”

    所有他和程晓小的片断,像老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江榕天面前展开。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

    程晓小握着啤酒杯,重重的和沙思雨的碰了碰。

    “思雨,你说爱情是什么?”

    沙思雨翻了个白眼,“是毒药,能把人毒死的毒药。”

    程晓小笑站摇摇头,“不是,是水。”

    “为什么是水?”

    “因为水是无形的,所以爱情是无形的。”

    “什么逻辑?”

    “它有很多种形态。高兴的,痛苦的,执着的,甜蜜的,成全的,放弃的。”

    如果非要用一种形态,来形容她和江榕天的,程晓小觉得‘纠缠’二字,比较贴切。

    “程晓小,你醒醒吧,别跟我谈什么爱情。我算是看透了……妈蛋,又是那个贱男人的电话。”

    沙思雨看着手边不断闪烁的手机,恨不得一拳砸掉。

    “晓小,等我下,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

    “小天,你家老婆和沙婆娘在酒吧喝酒。”朱泽宇兴冲冲的走进来。

    江榕天脸黑如炭。他在阿姨面前为她掩饰,结果她却跑去酒吧喝酒,这个女人,简直没有一点为人妻的自觉性。

    “他娘的,老子真想去凑个热闹。把那个沙婆娘灌醉了报仇。”

    江榕天墨眸却冷了几分,“扶我去。”

    “去哪里?”

    “酒吧。”

    朱泽宇跳了起来,“你算了吧,我可不想被老佛爷骂。”

    “行。”

    江榕天淡淡一笑,“你和那什么丽的视频,还在我手里,要不要……”

    “江榕天,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老子以后……”

    “小宇,我总觉得我和晓小之间哪里不对。”江榕天打断他。

    江榕天忿忿地说:“哪里不对?”

    江榕天摇摇头,脑海里闪过很多片断。

    “说不上来,从江南回来后,就有这种感觉,她看我的眼神不对。”

    “所以你想……”

    朱泽宇挑眉,笑的有点奸诈,“你是想让她酒后吐真言?”

    江榕天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这个女人一有风吹草动,就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壳里,就算受了再多的委屈,再多的痛,都含泪咽下。

    他看不清,猜不透,他要想办法让她自己说出来,找到根节的所在。

    ……

    九点过后,酒吧人渐渐多起来。

    中央区域已有乐队开始表演。抒情的老歌,摇曳的灯光,淳香的啤酒,一切让人舒服的恰到好处。

    程晓小对眼前的一切,恍若不见,她把啤酒一股恼的扔给了沙思雨,自己换了洋酒,一杯又一杯。她的思绪沉浸在江榕天把夏语拥进怀里的瞬间上。

    他的怀抱宽阔而温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当她被抱住的刹那,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移动能力,只想时间定格在那儿。

    程晓小想过千百回江榕天和夏语亲密的过往,然而只一个小小的拥抱,她都无法正视。心底最深处,,任何女人投入那怀抱,对她都是一种侵略。

    酒精到底是让程晓小显出了心底的欲望。她不是圣人,她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所谓的清冷,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沙思雨对程晓小这样的喝法很是惊讶。

    “晓小,别这么用力。”

    “思雨,有的时候,我很痛恨自己的好酒量。我真想醉一回,什么都不想。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我有多担心他,我怕得要死……就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晓小……”沙思雨不知道如何安慰。

    “我找不到他,急得要命,一个人一个人的问,结果我却看到了他和夏语拥抱在一起。”

    程晓小苦笑着咽下一口酒,眼底浮上痛楚,“思雨,我陷进去了,怎么办……该怎么办?”

    沙思雨深深的看着她,没有接话。她早就看出了晓小对江榕天有情,却没曾想已情深至此。

    “晓小,感情的事我帮不了你,只有陪你一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