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你敢让她陪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43字

    沙思雨带着对晓小的恨铁不成,带着对朱泽宇的愤恨,化作了对啤酒的战斗力,豪气十足的连干了四大扎后,她到底是憋不住,扭着小腰去了厕所。

    程晓小说出了心底的话,只觉得畅快了很多。她用手撑着下巴,等着思雨回来。

    “美女,一起喝一杯吧。”

    邻桌的戴眼镜的男子瞅准机会,趁机坐下,直接朝程晓小抛了个媚眼。

    程晓小眯着眼睛看了看,“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眼镜男心头一喜,看样子这女人有点薄醉,这事情就好办了。

    “美女,一回生,二回熟,碰了杯,咱们不就是认识了吗。”

    程晓小把头偏开,不矛理睬。

    眼镜男把身体往前凑,色眯眯的地说,“是这样美女,我们领导看中了你,想请你过去陪个酒。只要把他喝痛快了,一切都好说。。”

    程晓小往边上挪了挪,“你走开!”

    眼镜男在领导那里打了保票,又岂肯轻易放弃,“美女,我们领导是D市的市长,一般人他可看不上。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程晓小虽然眼前有些朦胧,却坚定的摇摇头,“对不起,请你找别人。”

    眼镜男从没见过这样不识相的女人,迅速变了脸色。

    “美女,别敬酒不吃吃罚洒,我们领导看中的女人,还没有人敢拒绝。”

    程晓小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偏眼前这个人叽叽呸呸的说个不停,她恼怒道:“走开。”

    哎啊,还遇到了个刺头。眼镜男不信那个邪,忽然站起来,往程晓小身边一坐,大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程晓小没想到这个竟然敢动手,吓了一跳,挣扎着说,“放开,你放开。”

    眼镜男顺势纠缠上去。

    “走开,混蛋!”

    程晓小的尖叫淹没在音乐中。

    ……

    江榕天跨上最后一层台阶,隔着玻璃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让他怒火冲天的情形。

    程晓小的手被一个男人抓住,那男人居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程晓小拼命的挣扎。

    江榕天凤眸冷眯,视线与朱泽宇落在一处。

    后者一脸讥讽道,“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人。”

    “废什么话。”

    江榕天拖着一条僵硬的腿,大步走进酒吧。

    ……

    程晓小被眼镜男纠缠,挣脱不开,只能盼着沙思雨快点来,情急之下,她想到金妮娅那招,狠狠的用脚踩了下去。

    那眼镜男吃痛,心头恼怒,手腕加重了力道。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不等他看清楚来人,一记拳头重重落下,接着又是一记。

    眼镜男顿时血流满面,眼镜碎成渣渣。

    程晓小心漏一拍,目光迅速落在他的腿上。

    这时,邻桌五六个男子迅速上前,以围攻之势围住了这一桌。

    江榕天把女人一拉,护在了身后。

    拉的劲大了些,程晓小一个踉跄,鼻子撞在男人结实的后背,疼的眼泪掉出来。

    江榕天一把搂住她,冷冽的目光扫过围着的人,面无表情的冲着朱泽宇说,“交给你了,一个小时之内,我不想在B市看到这帮人。”

    说罢,不等程晓小同意,拎起她的包,拥着她往外走。

    “江榕天,你干什么,思雨还……”

    “闭嘴!”江榕天一声怒吼。

    结婚两年,男人头一回用这样的语气和程晓小说话,她抬起明眸,眼神有些呆呆。

    他怎么能冲她大吼大叫。她忽然觉得脚下有些虚浮,身后也是空茫的,而男人的面容,声音,在这空茫之间,幻化成了摇曳的光,看不真切。

    江榕天最禁不起晓小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偏偏心里又有怒火。她知不知道一个人喝酒很危险,那男人分明对她……

    俊脸深冷的撇过去,江榕天狠狠心,一瘸一拐的拉着她往前走。

    ……

    这头,眼镜男一看事情办砸,在领导、同事面前落了面子,用力吐出口血水,一边口袋拿出电话,一边叫嚣。

    “妈的,哪来的鸟人口气这么狂妄,老子分分钟灭了你们,等着。”

    朱泽宇忽然出手,捏住他的手腕,目光阴森,“打算叫谁,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还是……弄几辆坦克来,小爷我随便你出招。”

    “啊,我的手……我的手!”眼镜男哇哇直叫。

    “欺人太甚!”

    一个西装模样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还有没有王法?”

    朱泽宇冷冷一笑,“跟老子谈王法,你他娘的算哪跟葱?”

    “你……你……”中年男人被朱泽宇的嚣张气得哑口无言。

    “你这人,怎么可以跟我们领导这样讲话。”

    边上有个矮胖的男人插话,“我们领导是D市的领导,不过是想让她陪着喝几杯酒而已。”

    “陪酒?让她?”

    朱泽宇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手一甩,把眼镜男甩在地上,抱着胸一脸遗憾地说:“你知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

    ……

    程晓小被江榕天拽着手走出店门,冷风刮过来,她身子轻轻一颤。

    “江榕天,你放开我,你捏疼我了。”

    江榕天恍若未闻。这个女人还有理了?不留在医院照顾他这个病人,跑去跟沙思雨喝酒,最后还惹出一堆破事……

    江榕天一想到那个男人的咸猪手搂在女人的腰上,气就不打一处来,用力拽着她下台阶。

    程晓小踉踉跄跄的被他拖着跑,正要挣扎,却细心的注意到他缝针的腿,用脚尖掂着,走路很不方便。

    她心中一痛,顺从的跟在他身后。

    马路边,黑色的车早已等候。

    江榕天用力拉开车门,把女人往里面一塞,自己就势坐了进去,沉声道:“开车。”

    “江总,去哪里!”

    “回家!”江榕天没好气的回答。

    程晓小惊讶的抬起头,“你的腿……可以出院了。”

    她还有心思关心他的腿?江榕天强压下怒气,脸上写满了“失望”两个字。

    程晓小看男人板着脸,一句话不敢多说,默默的垂下了头。

    他穿了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套了件格子毛子,端坐在那里,显得英俊挺拔,贵气十足。

    哎……他这样的男人连生气都这样好看。

    程晓小眼前有些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