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为什么恨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39字

    还问,他竟然还在问。

    程晓小一咬牙,用力推了男人一把,“江榕天,你跟她十几年,连我所有的衣服,都是你让她替我挑选,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真是个混蛋。”

    江榕天脚上受伤,吃不住劲,跌倒在地,却一点都不恼。他循循善诱地说:“还她说了什么?”

    程晓小倾诉的欲望一旦打开,就再也止不住。反正也只有一次了,倒不如一次性说个痛快。

    她双唇颤动着,哽咽着说,“她说什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相不相信。你这个混蛋,你一个人欺负我还不够,居然还让她来欺负。偏偏还不让我离婚,江榕天,我恨你。”

    江榕天盯着她脸,却勾着唇淡淡的笑起来,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

    “晓小,为什么恨我?”

    他手指的温度传过来,程晓小眼中闪过绝望。

    “江榕天,我以为我不去看,不去碰,不去想,就能让自己接爱你和夏语的一切。但其实,我做不到……我没有那么坚强……我心眼很小……我……”

    程晓小忽然间说不下去了,她拍掉下巴上的手,把头埋在膝盖上,默默抽泣。

    黑夜那么漫长,她实在不想一个人渡过。暖气和被子都无法让她觉得温暖,那才是真正的痛彻心扉。

    江榕天跌倒无声的咧着嘴笑了,心里仿佛花出了一朵花。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清冷而内敛的。

    结婚两年,无论他在夏语那边呆得多晚,无论他和谁传出诽闻,在她眼底都掀不起任何波澜。那一道眼帘垂下,挡住了他探究的视线,他走不进她的世界,看不到她的内心。

    他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失败,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让他甚至开始怀疑这几年坚持的意义。

    这两年,他出差,应酬,晚归,甚至彻夜不归,一来确实是因为工作繁忙,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女人相处。

    两人的婚姻,并不是因为爱而结合在一起。程晓小当初嫁给他,更多的是无奈的选择。所以他不确定,这个女人对他,心底有没有爱。

    所以他才会把李朝峰的手折断,因为他痛恨那双手曾经抚上过女人的脸庞。

    所以他才会对叶风启充满敌意,因为他嫉妒这男人在女人心中的地位。

    弹簧压得越紧,反弹越厉害。

    今晚这女人终于敢借着酒劲,对他说吼出心中的愤怒和不满,还说她心眼很小……这是不是代表,她也是爱他的。

    江榕天得了这样一个结论,兴奋的简直想要呐喊。

    程晓小无声的哭了一会,见身边没有任何动静,抬起泪眼去瞧,却见男人咧着嘴笑。

    自己伤心如斯,他却只在一边看好戏,程晓小性子上来,气急败坏的拿起手边的靠枕砸过去。

    江榕天不闪不躲,用手接住。

    “江榕天,你这个混蛋,我要离开你,我恨你。”

    程晓小说完,身形晃了晃,一头载了下去。

    江榕天眼疾手快,一把抱住。

    入手的柔软让他心神一晃,他眼眸一哀,沉声在她耳边低语道:“晓小,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哭着离开。”

    陈酒的后劲,让程晓小已经没有了多少意识,她强撑着眼睛低喃。

    “她让我走开……说我是多余的人……你们……你们……那么恩爱……抱在一起,我……看了……心里……难受。”

    熟悉的怀抱,淡淡的烟草,程晓小莫名安心,头一歪,彻底失去了意识。

    女人的这些话像利剑一样从江榕天心口穿过。

    他心疼的把她拥入怀中,声音沙哑哽咽,“晓小,你怎么这样傻呢,她让你走,你就走,我爱的人是你啊。”

    程晓小浑然不知,所有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她像个哭累了的孩子,带着一身的轻松,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

    暗夜深沉。

    客厅里寂静无声。

    江榕天看了看两人的情形,有些狼狈。

    他跌坐在地上,一手撑着地砖,一手搂着女人。

    腿上有股热流慢慢往下,已到了脚踝处,看来那缝针已经裂开。

    女人伏在他的膝头,睡得香甜。长长的睫毛沾着泪水,湿湿的,像有什么东西粘住了他的心。

    江榕天抬头看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去他娘的如果不能靠近,就只有远远的看着。他江榕天瞻前顾后了两年,对她若即若离了两年,却差点失去。要不是她喝醉了,吐露心声,她都不知道在两人之间,掺合进来了这么多东西。

    从此后,他要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有风遮风,有雨遮雨,再不要她一个人胡思乱想,苦苦支撑。

    江榕天打定主意,猛的一用劲,抱着晓小站了起来。腿上剧烈的疼痛,他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然而额头还是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泠汗。

    他看了看楼梯,没有半分犹豫,一步一步抱着她走上去。血一滴滴的从裤管流出来,每个台阶上匀称的落下一滴。

    他把女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又走到卫生间,打了盆热水,绞了热毛巾,替她擦拭着脸和手。

    他擦的很仔细,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做完这些,他打开衣橱,皱着眉头翻了几下,找出了一件他认为满意的。然后坐在床边,脱下女人的衣服,替她换上。

    大掌恣意的抚摸上她滑腻的肌肤,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慢慢向上,触手的滑腻让他忍不住用了几分力。

    程晓小无意识的轻哼了几下,身子一缩,蜷缩成一团。

    真是个小妖精。

    江榕天重重叹息一声,隐去心中的欲望,拿起蝉丝被盖住了玲珑的曲线。

    做完这些,他灯上灯,掩了房门,走到楼下客厅,拿出手机。

    “刘医生,你马上过来下……我缝针的腿可能裂了……嗯,淌血了……好的,麻烦了。”

    放下电话,他靠在了沙发上,指尖点燃了一根烟,烟光明灭闪动。

    他蹙眉吸烟,眉宇间含着一抹愁绪,一双深沉如海的星眸,藏了太多的心事。

    烟灭,他又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陈伟,我是榕天,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