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我爱的人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104字

    程晓小蹙眉。他从不在卧室吸烟,就算激情过后,也会跑到阳台或者卫生间抽上一支。

    刺鼻的烟味弥漫开来,程晓小想往外挪挪,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妈,也是个医生,曾经是外科的一把刀。她跟阿姨一样,是个既严厉,又敬业的人。她和我爸离婚后,性格越来越强,很少笑,所以我从小就怕她。”

    程晓小头一回听男人说起他的过往,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一动不敢动。

    “我第一次见到夏语,她坐在钢琴前弹琴,头发又直又长,脸上含着淡淡的笑。她说话轻轻柔柔,声音甜美,和我妈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

    程晓小心中浮起酸涩。小时候外婆让她学琴,她死活不肯,而且从小到大,她都剪齐耳的短发,长发还是上大学时候留的。

    “女孩子发育的早,尽管她只比我大一岁,个子却高出我一个头。我就像个傻小子一样,追随在她的后面,看着她一顰一笑,一举一动。那时候感觉生活特别美好。”

    心底的酸涩越来越盛。因为身体的缘故,小时候她比同龄人要显得瘦小,高中了才开始窜个子,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不窍不通。

    “我追了她有十年,很漫长的一段岁月,就差最后的一道防线。我一直以为,这辈子她肯定是我的女人。只到有一天,她跟我说,她喜欢上了金浩……”

    程晓小心漏一拍,连呼吸都似乎停止了。夏语喜欢金浩……这简直不可思议。

    江榕天察觉到女人身体的僵硬,笑了笑,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她和金浩很快的陷入了热恋,两人暗底下成双入对,如膝似胶。十年喜欢的女人,绝决的离你而去,我无法接受,开始了一断很荒唐的日子。”

    程晓小听到这里,手下意识的握住了床单。

    她尝过被人背叛的滋味,还好爱的不深,所以并不觉得有多痛。饶是这样,她还拉着沙思雨,喝了几通酒,借着酒劲,哭了几场。

    “不瞒你说,那段日子我每天醒过来,身边的面庞都是陌生的,我根本记不得她们的长相。只要出足够多的钱,她们就肯为你付出一切。恰恰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清澈的瞳眸中闪过怒意,程晓小咬着嘴唇,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真话……有的时候往往伤人。

    江榕天知道她的感觉,却没有去哄她,有些过往就是如此,很痛,很不堪,却只能接受。

    “后来金浩出国,她跟了出去,并为他放弃了自己喜欢的钢琴,安心做男人背后的女人。却不曾想,短短两年时间,金浩就抛弃了她。”

    程晓小听到紧张的时候,身子有些抖。

    “当她回来找我时,我却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这个人就是你。”

    程晓小瞬间不能动弹。江榕天熄灭烟蒂,把女人轻轻扳过身体。

    “床头柜上,有前两年除夕夜的机票和登机牌,我没舍得扔,都留着,我没有骗你。如果你还不相信,可以打那个酒店客户部的电话。”

    程晓小心中震动,抬起眼睛,男人的双眸深邃而多情,灼灼的看着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程晓小点点头,哑着声说:“记得,在外婆的葬礼上。”

    江榕天俊眉微微一蹙,狐疑从心底一闪,她竟然不记得两人在酒吧见过面,是不是自己那时候的状态,太过憔悴。想着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过往,江榕天决定隐去不谈。

    “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觉得有一缕阳光照进了心底。程晓小,我江榕天说过很多假话,违心的,不违心的。但在爱这个字上,绝对不会说假话。”

    程晓小颤着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的意思是,我不会因为和晨光集团的合作,违心说喜欢你。”

    他怎么会知道这事,程晓小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榕天被女人的表情逗笑,“从来就没有什么合作,我和晨光集团的老总陈伟一向是敌人,两人恨不能斗个你死我活,又怎么能合作,就算是你救了他的女儿,也不可能。”

    程晓小彻底石化,她艰难的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

    江榕天无奈的重重叹了口气,“她为了激怒你,故意这样说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榕天皱了皱眉。这还不明白,她想一切都回到原来。

    “她……或许对我还有希望。”

    程晓小顿时脸如死灰。江榕天是孩子的父亲,作为母亲,就算是为了孩子,也该下手除去她这个情敌。

    江榕天看着她一脸的颓败,终是咬咬牙说,“夏语的事情,我答应过她,不跟任何人说起。所以晓小,有些事情我只能瞒着你。她那两年,跟着金浩吃了很多苦,外人难以想象。而且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是因为我的缘故。”

    “所以……”程晓小追问。

    “所以,我对她的照顾,完全是出于同情,没有一点爱的成份。”

    “那念念呢?念念总是你的孩子,你和她……”

    程晓小心底泛起凄凉。一个男人,不计前嫌和旧爱生下孩子,这段感情该是何等的刻骨铭心。

    江榕天怎会不知道女人心底的想法。真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总喜欢钻牛角尖。

    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真想把真相都说了来。可是,他不能说。

    “念念只是个意外,一个谁也不想的意外。”

    这话一出,似晴天霹雳一般,震得程晓小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脱口而出。

    “为什么会发生意外?”

    “为什么……”江榕天眼中闪过一抹痛色,浑身散发着凌厉,声音亦冷若寒冰。

    程晓小一惊,后悔刚刚问出的话,把头埋了下去。

    江榕天见状,敛了身上的寒气,把女人抱在怀里,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晓小,夏语的事情,念念的事情,总有一天,我会和你解释清楚,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只要知道,我爱的人是你就够了。”

    程晓小清澈的眸中含着星星点点,她一字一句的问,“江榕天,你不要骗我,我宁肯你说不爱,也不要骗我。”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江榕天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