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我要吃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45字

    江榕天问为什么不相信他,程晓小吸了吸鼻子。

    “因为我看到你和她抱在一起,不顾一切的抱在一起。”

    江榕天皱眉,“什么时候?”

    “机场,还有医院。”

    瞬间,男人只觉得心被抽空了,他猛的抓住女人的肩膀,用力的摇了摇。

    “你去了,飞机出事那天你去了?”

    程晓小咬着唇,倔犟的就是不肯回答。

    江榕天吻上她微微颤抖的双唇,一把把女人搂进怀里,死命的,像是要把人嵌进自己身体里。

    这个傻女人啊,巴巴的去了,却只躲在一旁看着。他知道不知道,那一刻他最想搂进怀里的人,只有她。

    “傻瓜,我差一点点就没命了,别说是看到她,就是看到江一,刘嫂,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抱上去。劫后余生的喜悦,你懂不懂。”

    “那医院呢?”程晓小扑闪着眼睛,可怜兮兮的问。

    “医院是她扑过来的,我没有推开她,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

    不仅不会,他还会适当的远离。既然夏语能跟晓小说出晨光集团的事情,足以证明有些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

    “真的不会?”程晓小眼中的泪缓缓滑落,眼泪流进唇齿间,溢出淡淡的苦涩,片刻后又沁出丝丝的甜。

    “肯定不会。我保证,晓小。”

    江榕天盯着她的眼睛,眼泪打湿过的眼泪分外的清澈明亮,让人忍不住想沉溺进去。

    他伸手抚上了她的眼角,用指腹擦去了她眼角的晶莹,动作温柔而多情。

    谁知那眼泪越擦越多,竟擦了擦不完,他索性凑过去吻住。

    ……

    三十六层毫豪华公寓里,暖气开得足足。

    卧房里,一对男女赤身裸体,正在做着某项体力运动。

    男人挥汗如雨,俊朗的脸庞微微有一丝狰狞。

    身下的女子娇喘不息,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令男人越发凶猛。

    许久,当一切归于平静时,手机响了。

    男人接起电话,只简单听了几句,就放声畅笑起来。他声速拨了个号码。

    “宝贝,你的本事越来越让人惊叹了。居然这么快,就让江榕天和陈伟的合作黄了,我会奖励你的。”

    床边的女子屏息凝声,竖着耳朵听电话那头的动静,偏偏一字个也听不清楚。

    很快,男人挂上了电话,女子素手缠了上去。

    “金浩,你在跟谁打电话呢?”

    金浩重重的在女人脸上亲了一下,怪异的笑了笑,“别问太多,记得我我以前说过的话。”

    叶子非风摆扬柳的笑了起来,桃花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

    金浩推开女人,披了件睡袍,拿了电话走到客厅。

    叶子非靠在床上,点了根烟,听到男人好听的声音传进卧房。

    “派人和晨光集团的陈伟接触……嗯……嗯……新城那块地的合作,我势在必得。”

    ……

    夏语捏着手机,呆呆的站在阳台上。

    她还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江榕天会和陈伟撕破了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能摆脱那魔鬼也是件好事,至少短时间内,他不会再来纠缠。

    她现在要做的,是趁着小天和程晓小之间有误会,一步一步的把这两人拆散。

    只要这两人离了婚,那么,江榕天为了念念,就一定会娶自己。

    怎么才能雪上加霜呢?她要好好想想。

    “小姐,汤煲好了。”佣人恭敬的说。

    夏语心中一动。

    “嗯,帮我装起来。”

    ……

    程家别墅。

    佣人端着托盘,敲响了小姐的房门。

    昨天是周末,小姐一向都会玩得很晚回来,因此每个周六的早晨,早餐必要人送到她房里。

    今天敲了好几下,小姐的房里没有动静,佣人犹豫要不要推门进去。

    “怎么了,这孩子还没有起来?”

    姚丽一身运动装,显然刚刚从外面跑步回来。她皱了皱眉,用力喊了两声,仍是没有动静。

    奇怪,这孩子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

    姚丽打开门,却见卧房里窗帘大开,床上空无一人。

    “小姐出去了?”

    “没看到啊?”佣人摇摇头。

    姚丽脸色变了变,冷着脸说:“去,给小姐打个电话。”

    话音未落,却见程晓维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跑进家门。

    “维维,你这是……”

    程晓维一看是姚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

    ……

    停止了流泪的程晓小盯着天花板,眼底浮现一层迷茫,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是真的。

    江榕天手下一用劲,猛的把女人抱在他身上。目光缓缓往下,浑圆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吻痕,那些自然是他刚刚的杰作。

    “晓小,我很饿。”

    程晓小回过神,忙说,“冰箱里有鸡蛋,面包,我……”

    江榕天实在忍受不了她在这事上的慢一拍,把被子一蒙,盖住了两人的身体。

    “程晓小,我要吃你。”

    程晓小推开男人,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他的身材很棒,肌肉紧实,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立体的五官如雕刻般俊美,隐隐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

    江榕天回看过去。一上一下的姿势,谁也没有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许久,他笑问,“看够了吗?”

    程晓小低声答,“还没有。”

    带着一点点固执和霸气的话语,让男人的身体立刻起了变化。

    程晓小看向那处昂仰,脸上慢慢沁出血。

    男人轻轻一叹,牵引着她的小手握住了那处昂仰。

    “女人,你有一辈子的时间来看,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一辈子……真是个悦耳的词。程晓小红着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男人抬头吻住了她胸前的樱桃。

    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

    ……

    姚丽站在女儿房门前,敲了半个小时的门,里面始终没有动静。

    这孩子一夜没有回来,一回来就把自己锁进房间,姚丽心中涌上担心。

    一门之隔的程晓维把自己缩在被子里,默默流泪。

    昨天晚上,她和俊博集团的二少爷刘博文用烛光晚餐,她喝了两杯红酒,就觉得有点头昏。

    后来她做了些什么,统统记不清楚,醒来时,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刘博文的怀里,下身一阵阵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