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别没日没夜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140字

    程晓维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珍惜了二十二年的那张膜,糊里糊涂的一夜之间就没有了,她将来还怎么嫁入高门。

    但凡豪门贵族间的娶嫁,都要求媳妇冰清玉洁,一丝绯闻都不能有,像她这样婚前就有性生活的人,就算进了门,也会被人瞧不起。

    程晓维伤心欲绝。

    要是那刘博文长得俊点,身家厚一点,倒也罢了,可刘家只是比程家略微好一点,刘博文才一米七的身高,让这她如何甘心。

    更何况,她心里一直有个梦,想把第一次献给最爱的人,这人正是江榕天。

    她正朝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前进,哪里知道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

    程晓小觉得自己跑了五公里的越野,浑身酸疼,像散了架一样,只有张着嘴吐着舌头喘粗气。

    江榕天却越战越勇,像一个英雄的战士般,攻城略地。

    实力的天壤地别,让女人丢盔弃甲,连连求饶;男人却露出他的獠牙,继续高歌。

    中午时分,程晓小挣脱男人的纠缠,总算是脚下了地,似乎有些头重脚轻。

    她气恼的捡起地板上的枕头,狠狠的砸向男人。禽兽,居然连着要了她三次,还让她摆出那些个恼人的姿势。

    江榕天看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畅快淋漓。他宁愿她生气,摔东西,开口骂人,也不要她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

    水声从浴室里传出来,江榕天看了看脚上的沙布,歇下了闯进去的心思。

    他看了看时间,正要给朱泽宇打电话,门铃响了。

    江榕天穿了睡衣,踮着脚下楼。

    打开门,竟然是江水凌。

    “阿姨,你怎么来了?”

    江水凌盯着他看了良久,既不进门,也不说话,一脸的寒霜。

    今天一早接到值班医生的电话,她才知道小天竟然半夜从医院跑了出去,还彻夜未归。

    “阿姨,我错了。”

    江榕天堆了笑,陪着小心,“不过,昨天晚上刘医生来过了。替我换过药了。您放心。”

    江水凌瞪了他一眼,“小天,你几岁的人了,做事还这么没有分寸。你刚逢针的脚,别说走路了,连稍稍用点劲都不行。程晓小呢?”

    江榕天心情愉悦的上面指了指。

    “在洗澡呢。阿姨,你快进来坐,我不能久站的。”

    江水凌狐疑的看了外甥一眼。昨天还狂风暴雨,今天就一脸的和言悦色,看来……

    “哼,还知道不能久站。”

    江水凌没好气的进门,命令道:“坐下,让我看看伤口。”

    江榕天自知理亏,乖乖听话。

    江水凌打开沙布,看看了伤口,又拿出随身带的包,准备替他消毒换药。

    “江榕天,谁来了?”

    程晓小头发滴着水,从楼上跑下来,跑到一半,一看是江水凌,迅速垂下了眼帘,低低的唤了声,“阿姨。”

    江榕天静静的凝视着她,洗过澡的脸庞泛着红晕,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过来,看我怎么帮他换药。”江水凌口气不善。

    “噢!”

    程晓小身形有些僵硬的走了过去,目光移到男人的腿上。

    这一移,程晓小身形晃了晃,忙用手捂住了嘴。她以为只是缝了几针,没想到密密麻麻的像蜈蚣似的一长条,看上去十分的狰狞。

    江水凌看了她一眼,一边操作,一边讲了几个要点。

    “看到了没有,从明天开始,你替他换药,一天一次。伤口不能沾水,动作要轻柔。”

    程晓小虽然心底有些忐忑,却仍是点点头,“阿姨,我会的。”

    江水凌站起来,侧过头看着她,良久,轻轻的叹了气,“我还是那句话,早点替江家生个孩子。”

    程晓小显得有些不安,白晳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倒是江榕天,脸上浮上了笑意。

    江水凌这人,他实在太了解,刀子嘴豆腐心。她能这样说,那就代表了她从内心里接受了程晓小。

    “阿姨,我们会努力的,您放心。”

    江水凌拿起包,绷着脸,“我走了。”

    “晓小,送送阿姨。”江榕天忙拍马屁。

    “阿姨,我送你。”

    “不用了,你好好照顾她。对了,小天,小宇昨天晚上没有回来,你知道他跟谁在一起?”

    江榕天心底隐隐泛起一层担忧,脸上却笑了知,“他遇到了几个朋友,可能喝多了,我一会来打电话给他。”

    江水凌瞄了一眼外甥,一语双关,“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别有日没夜的。”

    说罢,背着包扭头就走了。

    程晓小和江榕天面面相觑,都听出了这话里有话。前者一脸恼怒,后者却老神在在。

    ……

    江水凌钻进车里,司机小声的问,“夫人,咱们再去哪里?”

    江水凌想了想,“回家。”

    车子驶出小区,江水凌闭上了眼睛。

    去小天家之前,她特意往紫金山老爷子处去了趟,恰好老爷子溜弯去了,她趁机详细的问了问念念的事情。

    还没等刘嫂把话说完,老爷子消无声息的走进来,板着脸把她叫进了书房。

    江水凌这时才知道,当时程晓小完全可以让江一和刘嫂站出来替她作证,之所以忍着不说,是不想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坏了三家人的情份。

    江水凌从老爷子嘴里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姐姐去的早,自己把小天当作亲生儿子看待,他的婚事,江水凌也中意夏语。

    结果到好,夏语和小天要好了十年,江家说不要就不要,硬生生的把两人拆散了。

    拆散也就拆散了,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各自寻找幸福,也算相安无事,夏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家。

    哪里知道,一年后夏语回来,竟然带回了个孩子,这孩子还是小天的。这不是全乱了套了吗。

    早知道小天和夏语连孩子都有了,这婚事她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说实话,她对这个外甥媳妇一点好感也没有,长得没夏语漂亮,也没什么才艺,还让她在小姑子朱宏平面前丢了脸面。到现在她见了朱宏平,都觉得亏欠她许多。

    归根到底这一切,还是因为叶家老夫人的算计,所以江水凌对夏语没什么好脸色。即便两家人在一起,脸上都是淡淡的。

    哪里知道这孩子……

    罢了,罢了,既然老爷子喜欢,小天护着,她又何苦做这个恶人,随他们夫妻俩折腾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