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反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78字

    江水凌一走,程晓小倒了杯温水,拿了药,走到沙发前,气鼓鼓的说,“吃药。”

    “你喂我。”

    江榕天理直气壮的往沙发上一靠,一副你不喂我,我就不吃的模样。

    程晓小没办法,只能坐在他身边,把药塞进他嘴里,递上水,语气有些埋怨。

    “好好的,为什么要出院?”

    江榕天指了指喉咙,示意让他把药咽下去再说。他连喝两口水,把杯子放下,才开口说话。

    “晓小,你的记忆力实在有些差,昨天的事,你忘了?”

    “什么事?”

    程晓小一愣。昨天她从医院出来,和沙思雨一起吃饭,喝酒,然后……好像有人骚扰她……然后……她好像冲男人大喊大叫……

    程晓小脸色一红,像煮熟了的虾子,羞怯的低下了头。

    江榕天长臂一伸,把人搂进怀里,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都记起来了?”

    程晓小睫毛轻颤,微扬着小脸,无辜的看着他。

    “我……”

    江榕天眸色一柔,刚毅的嘴角有些上扬,“可怜我瘸着一条腿,还要把醉鬼抬回家,真心可怜啊。”

    “对不起。”

    程晓小满心的亏欠。昨天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忘了他是受伤的人。

    江榕天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眸中神色复杂,有苦涩,也有心疼。

    她从来都是这样,明明很多事情,是他做的不对,是他忽略了她的感受,是他让她受了委屈,她却都往自己身上揽。

    “晓小,我们俩是夫妻,有些事情你没必要放在心里,都可以来问我。我们之间,除了夏语和念念外,我想还没有不能问的事情。”

    这两个还不够吗,程晓小心里忍不住嘀咕。

    “你想我了,可以给我打电话,不开心了,可以给我发消息,还有那个什么微信之类的。我虽然忙,但和老婆谈情说爱的时间,还是能挤出来的。”

    “谁想你了,谁跟你谈情说爱?”程晓小气恼的把脸别过去。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脸都红到耳后根了,还不肯承认。江榕天心情大好。

    他把她的脸扶正,目光对视,彼此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老婆,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回头让阿姨替我们调养调养身子,争娶两年内,替江家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程晓小又羞又窘,垂下眼睛都不敢看他。

    江榕天心中一动,揽住她的后脑,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此时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江榕天脸色一变,正要发作,程晓小按住了他。

    ……

    程晓小开门,脸色微微一变,竟然是夏语。

    她化着精致的妆,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气质出尘。如果晓小没记错,这件衣服她也有一件,是年前最新的一款。

    “小天在吗?”

    夏语笑得一脸温和。她今天故意穿了件以前的衣服,为的就是想激怒程晓小。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程晓小先撇开了目光,自嘲的笑了笑,真是阴魂不散呢,追到家里来了。

    夏语得意的挑了挑眉,不等她发出邀请,径直走了进去。

    江榕天一看是她来了,目光有些冷清。

    “你怎么来了?”

    夏语没有察觉到男人口气的变化,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趁机打量了下房子的布局。

    她笑着说,“去医院找你,医生说你出院了。给你煲的烫总不能倒了,就给你送来了。”

    江榕天深看了她一眼,“不用这么麻烦。”

    “什么麻烦,你的伤才是最重要的。晓小,去厨房拿个碗来,这烫要趁热喝,对伤口痊愈最有帮助了。”

    夏语一副反客为主的样子。

    程晓小环着手臂没有动。

    如果是一天前,她肯定会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只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是她的家,沙发上坐的是她的男人,这个男人理应由她来照顾。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这个男人说爱她。

    夏语见程晓小无动于衷,不悦地说:“晓小,你怎么不动啊,这汤可是佣人炖了半天的。”

    晓小轻轻的看了男人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江榕天眉心微蹙。

    这个女人笨起来确实挺笨,被别人三言两语哄的就相信了。聪明起来,却也极聪明,也知道借力打力。

    “夏语,别忙了,我不想喝。”江榕天客套的说。

    夏语不明就里,嗔看了他一眼,就势坐在他身边。

    “那就晚点喝吧。刚刚出门时念念拉着不让我走,非要吵着来看爸爸。小天,等你腿好了,去看看他吧,他想你了。”

    夏语一出口,就打出了念念这张亲情牌。如果是以往,江榕天肯定会接着这个话,问问念念情况。

    哪知今天他却淡淡一笑,“等我有空了,我会去的。”

    夏语觉察到不对,以为是程晓小在边上的原因,“晓小,我让小天去看念念,你不会有意见吧。”

    程晓小对夏语的这一番唱念作打着实恶心。

    以前她不知道夏语劈腿金浩前,一直以为是她的介入才导致现在的局面,总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千古罪人。

    以至于她一看到夏语,看到念念,满腹的愧疚感,恨不能连头都不敢抬起。

    而现在,她再也不用愧疚,因为那段十年的感情,跟本不是别人以为的那样。真是会演戏啊。

    程晓小柔柔一笑,“自然会有意见。”

    “晓小,你这是什么话。”

    夏语故意脸色一沉。居然敢当着小天的面说这样的话,这女人真是蠢到家了。知不知道小天最疼的人是念念。

    程晓小嘴角弯弯,手指了指男人的腿,“在没拆线之前,他哪里都不能去,必须给我乖乖的呆在家。”

    江榕天被“必须”两个字,撩拨的心头一动,小腹涌出一股热潮。

    结婚两年了,这个女人只会说“嗯”,“好的”,“随便”,何曾有过这样强硬的语气,来诉说她心中的要求。

    夏语不曾想晓小竟然出说这样的话,她讪笑着撩了撩头发,自圆其说,“那是当然了。”

    程晓小一击即胜,乘胜追击,“江榕天,你该上楼休息了,阿姨临走前怎么交待你的,多休息才能使伤口恢复的快。”

    漂亮!

    江榕天简直要为女人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