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都需要休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38字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平常看着软弱可欺,一旦反攻起来,比谁都厉害。

    不过是短短两句,她就把主动权夺回到自己手中,而且还让对手无法反驳。

    夏语再后知后觉,也听出了这话中的深意。程晓小在赶她走,赶她走的原因是江水凌临走前的交待。她可以得罪程晓小,却不能得罪江水凌。

    夏语不动声色的看了程晓小一眼,朝江榕天抱歉一笑。

    “那小天,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家了。晚点我让念念给你打电话。”

    江榕天点点头。

    “这两天不用过来了,晓小会照顾我的。你陪了念念就行。”

    夏语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眼中闪过狐疑。

    ……

    夏语一走,江榕天强压住心头的喜悦,面无表情的对着女人说,“过来。”

    程晓小看了看他,眼中闪过委屈。自己把夏语赶走了,他是不是生气。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上,远远的离他坐下。

    “坐过来。”江榕天表情冷淡。

    蓦然间,程晓小淡定了。是他亲口说,她已经是过去式了,而自己才是现在式,那么现在式捍卫一下领地的完整,也无可厚非。

    除非他说的……是假的。

    程晓小大义凛然的挪过去,扬起下巴,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男人。言外之意,我做都做了,你看着办吧。

    江榕天对女人的表情简直爱到了极点。他脚不方便,身体却十分灵活。

    他轻巧的往前一扑,把女人压在身底下,狠命的亲了亲她的嘴唇。

    “程晓小,以后对付那些有企图的女人,就该这么干,知道吗?”

    程晓小如梦初醒,心底的笑意一圈圈漾开。

    “只要你不心疼。”

    江榕天深深的看着她,“我心疼的只有你。”

    清冷的男人难得说起情话来,分外的动人。这个男人,就像深海一样,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波涛汹涌,唯有在这一刻,他的脸庞洋溢着笑,眸光放出光彩。

    程晓小忽然有点想哭。她觉得自己是在沙漠里长久行走的人,在倒下的刹那,终于找到了属于她水源。

    她小嘴嘟了嘟,纤手攀上了男人的颈脖,主动闻上了男人的微凉的唇。

    江榕天眼中闪过惊色,没有任何犹豫的回吻过去。

    许久,他抬起墨眸,灼灼的看着身下已然乱了气息的女人,一字一句道,“晓小,我想我们两个都需要上楼,好好休息。”

    程晓小笑得媚眼如线,“我不要,我休息的很好。”

    “既然休息的很好,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别的运动?”男人厚颜无耻地说。

    程晓小一愣,开始哼哼,“也不要,那样会很累,会消耗体力。”

    大手抚上她的腰肢,慢慢往下,男人凑近了在晓小耳边吹了口气,轻轻低语,“不要你动……”

    晓小胸口一闷,周身开始发热,不安份的情愫在体内窜动。

    ……

    从江榕天家里出来,夏语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司机把她送去了咖啡店。

    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叫了一杯热热的咖啡,把刚刚的事情回忆了一遍。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没错,程晓小的语气。

    这个女人在江榕天面前,从来不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她要么就是眼不见为净的离开,要么就是沉默不语。

    而今天她却当着小天的面,不仅反驳,还挤兑她,偏偏小天没有出言呵斥,而是默许了。

    这样说来,他们夫妻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个事情对她没有一点好处。夏语一想到这里,心里涌上烦躁。

    回国后的这一年,她千方百计的讨好江家,夏家,处心积虑的利用所有人的同情心,才让男人心中的天平慢慢的移向她和念念。

    哪里知道,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而她甚至连这变化是如何发生的,都一无所知。

    夏语漂亮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拿出电话拨给了金浩。

    “江榕天和程晓小在家里恩恩爱爱,你那边怎么没有动静?”

    男人邪魅的声音低沉而诱人,“急什么,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步步做。他不是别人,是江榕天。”

    夏语被堵了话,握着手机一言不发。

    “宝贝,你手里拿了张最大的王牌,为何不利用利用。”

    “我还有什么王牌?”夏语心中怨恨。

    “念念,就是你最大的王牌。”

    对方挂了电话,夏语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从包里掏出香烟,两指间烟光明灭晃动,淡淡的烟雾将她围绕。

    她微低着头,眼底的暗色,如海洋般深不见底。

    ……

    周末的翠玉轩,客人明显比平时要多。

    叶风启刚刚送走一个大客户,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喝一口茶,门被一脚踢开。

    沙思雨气冲冲的走进来,把包狠狠往沙发上一摔。

    “叶风启,我让你昨天来接我,为什么不来?”

    叶风启如墨的眼眸露出无奈,把手机划开,递到她面前。

    “思雨,说话公平些,我昨天找遍了整个酒吧,连女厕所都厚着脸皮进去了,根本看不到你的人。打你电话也不接,到最后你还关机了。我昨天四点才回的家。”

    沙思雨接过来一看,果然上面显示拨她的电话有近三十通。

    “我还正想问你,你昨天跟什么人在一起,去了哪里?为什么家里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一连窜的问题抛过来,沙思雨瞬间石化。她迅速拿起包,朝叶风启甜甜的陪了个笑脸。

    “哎啊,我想起来队里还有事,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

    不等叶风启话说,沙思雨一个闪身,人已经在门外了。

    末了她还探了个头进来。

    “风启哥,昨晚谢谢你。”

    一阵风的来,一阵风的去,叶风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好在,这孩子从来就是个爱惜羽毛的,就算她一夜未归,叶风启也相信她不会乱来。

    手机响,他从沙发上拿起来,看了看来电,脸色一变没有接,而是按了静音。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锲而不舍,手机一直在闪。

    叶风启盯着手机看了半天,终是拿了起来。

    “是我,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