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这样很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21字

    江榕天得意的同时,不得不费了很大的劲,最后以脚伤复发的借口,把女人哄骗出来。

    哪知晓小一出来,看男人抱胸一点事情也没有,气恼的挥起小拳头,就朝男人身上招呼去。

    江榕天实在是喜欢她的一顰一笑,喜欢她的无理取闹,就连女人的瞪眼生气,他都觉得活色生香。于是他两眼放光的任由她打。

    程晓小打累了,靠在男人怀里喘粗气。男人趁机又偷了会香,待把女人吻得神魂颠倒时,两人重归于好。

    程晓小到底没敢替江榕天换药。事实上她一看到那条长长的伤疤,就头皮发麻,四肢无力,眼泪就从眼底流出来。

    江榕天从未见过看一道伤,就能看哭的女人。

    前几年他接手江家暗下的产业,也曾受过几次伤,比这个重多了,若是那会她看见,说不定能水漫金山。

    江榕天拿她没有办法,只手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手轻拍她的手背,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抚摸着。

    程晓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她的眼泪会这么多,甚至连到达情欲的顶峰时,她都忍不住会掉眼泪。

    也许是被人宠着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也许是这份幸福来得太不容易,总之,身为人民老师的程晓小,在自己男人面前,半点没有身为人师的自觉性,反而娇情的像个孩子似的。

    她忽然想起陈奕迅有首歌中写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持无恐。她坏坏的想,自己这样,算不算有持无恐呢?

    两个人的世界,总要一个人笑着,一个人闹着,一个人吵着,一个人哄着。

    程晓小觉得,这样的世界——很美好

    ……

    新的一周开始,程晓小按时去学校。

    江榕天出了几天差,也必须去公司坐镇。

    他先往医院去了趟,医生检查了下伤口,恢复的并不算好,有两处缝针的地方有些红肿,是发炎的迹象,当即开了药方,命令他挂水。

    江榕天犹豫了下,到底还是听话的把吊针打上。两袋水,挂了整整一个上午,到公司时,已近午餐时间。

    而此时,公司的几个副总以及周一要约见的客人都等着。江榕天简单喝了杯咖啡,趁机给晓小了个短信,就投入到工作中。

    ……

    “宝贝,想你,好好吃饭!”

    程晓小看着手机上男人的短信,仿佛男人低沉的声音顺着她的耳朵,直直的钻进了她的心底。

    她甜甜一笑,打上两个字“想你”,然后把手机锁进了抽屉,继续批改作文。

    很快,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她翻了翻作文本的名字,果不其然是陈欣怡。

    也许是因为和这孩子一同经历了生死,又或者她心疼孩子小小年纪父母离异,程晓小对陈欣怡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情绪。

    程晓小认真的思虑了一下,决定让孩子的父亲抽空来学校一趟。

    她打开电脑,用校园通给家长发了个简讯,等了半天却没有短信回过来。她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掩不住的失望。哪知半个小时后,传达室打来电话,有人在校门口等她。

    程晓小走出去一看,无可奈何的笑了,竟然是陈欣怡的叔叔陈斌。

    陈斌穿一身便服,大步迎上去,一脸歉意地说,“我哥今天走不开,派我做代表,程老师不会介意吧。”

    程晓小莞尔一笑,“如果我说介意呢?”

    不知为何,陈斌只觉得眼前的笑容美得晃眼,他轻咳一声说,“介意也没办法,程老师多多包涵,事实上我也只有中午这半个小时的时间。”

    程晓小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学校外面有个蛋糕店,我们坐那边谈吧。”

    ……

    事情并不严重,只是孩子在作文中淡淡流露出厌世的情绪,作文的基调十分的灰暗。

    倘若换成别的老师,看看也许就一带而过了。程晓小知道孩子遭遇过绑架,不由暗下多了个心眼。

    半个小时的谈话时间,陈斌看了五六次手机,程晓小见他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脸色一沉。

    “陈队,孩子处在青春期,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阶段,很有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我希望你们做家长的,不要光忙事业,不要光在金钱上满足孩子,更需要抽空多陪伴孩子。陪伴,才是最好的教育。”

    程晓小说话的表情非常严肃,甚至带着埋怨。鲜花还没开放,就蒙上了一阴暗色。而这些家长们却还无动于衷,怎不让她痛心疾首。

    陈斌先是一愣。他身处的位置,还没有人敢跟这样跟他说话,都是他一声令下,队员严格执行。

    随即,他哈哈笑了,笑声引得其它客人纷纷侧目。

    程晓小眉头紧皱。这有什么好笑的,关系到孩子健康成长的问题,是件十分严肃的事情。

    陈斌笑完,微微一叹,“欣怡能遇到程老师,真是这个孩子的福气。实在对不起,我手上现在压着十几个案子,没有一分钟是闲着的。”

    程晓小点点头,“再忙,也得顾着孩子。教育可不能光靠学校。”

    “是,是,程老师放心,这话,我会跟孩子的父亲转达的。”陈斌说这话的时候,又看了看时间。

    程晓小简直无语,索性站起来,淡淡地说了句,“好了,您去忙吧。”

    说罢,也不去理会陈斌错愕的表情,转身离去。

    陈斌眸中闪过光芒。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

    程晓小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来,就听同事许燕喊她。

    “晓小,快过来看,劲爆大新闻。陶青青被拍了。”

    “什么被拍了?”程晓小凑上去,

    许燕神态眉飞色舞,“快看,她勾引人家有妇之夫,在床上被逮了个正着,照片拍得清清楚楚。”

    程晓小惊讶的看着电脑上的照片,眼中闪过狐疑。

    “看到没有,被人家正房逮了个正着,打得鼻青脸肿。这种人就该打,专门挖墙角,一点道德都没有。”

    程晓小淡淡一笑。

    “哇塞!”

    陈燕忽然一声惊叫,“这事还有后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