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脑子坏掉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127字

    “什么后着?”晓小追问。

    “快看,原来这个陶青青挖墙角是专门有人牵扯搭桥的。现在的娱记太厉害,连这个都能扒出来。”

    程晓小被她勾起了兴趣,“谁啊?”

    “影视歌三栖明星叶珊,就是演公主的那个。”

    程晓小很少看电视,对娱乐圈也不关注,所以没什么印象。

    “报料说,这个叶珊专门为女星和富豪牵线搭轿,从中赚取费用。这会连警察都已经介入了,瞧瞧,还牵扯到了报社的娱乐主编,啧啧啧,真是一出精彩纷呈的好戏。”

    程晓小摇摇头,轻叹说,“何必做这种事,她们随便拍个戏,都是成千上百万的收入。”

    “你懂什么?”

    刘燕嗔看她一眼,“娱乐圈里的人,一个包包十几万,一套礼服十几万,钱哪够花的啊。对了,前几天这个陶青青还和江天集团的老总睡过呢,估计也赚了不少钱。”

    才没有的事呢!

    程晓小微白的脸涨得通红,暗下替自家男人叫屈。

    她在这个学校工作两年,一直瞒着她江太太的身份。同事们只知道她已婚,却并不知道她嫁给了谁。

    刘燕瞥了她一眼,“晓小,你脸再红也没有,这种事情,可不是咱们能羡慕得来的。”

    “谁说我羡慕!”程晓小走回自己的坐位,轻声嘀咕了一句。

    ……

    江榕天收到“想你”两个字,嘴一个早上都是咧开的。因为结婚两个,他从来没有收到过类似的短信。这还是两年来的头一次。

    江榕天坏坏的想,下次一定要让她把这个“想”字,改成“爱”字,或者“要”字。

    爱你……要你……听听都让他血脉膨胀。

    不出十分钟,连最底层的保安都知道今天江总心情很好。

    财务部经理收到消息,大着胆子把几个要了命的文件到江总跟前。

    江榕天粗粗看了几眼,大笔一挥。财务部经理颤抖的腿立马站得笔直,两眼笑得眯成一条线,只差没喊一句:“江总,英明!”

    ……

    下午江天集团宽敞的会议室里,坐满了西装领带的人,各人面前摆着电脑,神情十分严肃。

    江榕天坐北朝南,认真地听着手下人汇报,嘴角却微微上扬。

    门突然被推开,朱泽宇大大咧咧走进来,一言不发的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歪着身子玩起了手机。

    江榕天点头示意汇报的人继续。

    没有一人脸上露出惊讶,所有人都知道,江天集团和朱氏集团其实是就是同一家公司,不过是各自的业务范畴不同罢了。

    一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众人纷纷离开。

    朱泽宇抬起头,丢了支烟过去,俊脸布满阴霾。

    江榕天笑眯眯接过香烟,语气温和地问,“那天晚上去哪里了,什么情况?”

    朱泽宇一看他脸上竟然有笑,眼珠子转了两下,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厮和程晓小肯定是和好了。

    朱泽宇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打火机狠狠的朝他砸了过去。

    “江榕天,二十个亿的项目,你居然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给推了,你他娘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你知道能赚多少钱吗?”

    江榕天用手接住,微微一笑,目光含着一抹春色。

    这个项目利润极大,要不然人家陈伟也不可能拿它来还人情。自己说推就推,连个招呼都没有和小宇打,也难怪他生气。

    “这个……”

    “你必须给我个理由。”朱泽宇一看到他脸上的笑,就觉得打眼。

    江榕天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心底反生出滋滋的喜悦。这点钱和晓小对他的信任比起来,一文不值。

    他眉峰微蹙,“晓小误会我对她的爱,是为了和晨光集团的合作。为了不让她误会,我只能推掉。”

    “妈蛋,什么狗屁理由,那可是二十个亿啊,你一定是疯了。”

    江榕天微笑灿烂,他用手指点了点朱泽宇,“等你找到了你的最爱,估计比我还疯。”

    像是猫被踩了尾巴,朱泽宇猛的跳了起来。

    “放屁,放他娘的屁,老子这辈子没有最爱,只有都爱。我他娘的要是为了个女人推掉二十亿的大单子,江榕天,我脑袋取下来给你当球踢。”

    江榕天斜斜看了他一眼,“话别说太早,到时候不好收场。”

    朱泽宇颓然跌坐在椅子里,脸上的表情很诡异。

    江榕天盯着他的面孔,眼中闪过一抹疑色,“你……不会是有中意的人了吧?”

    “怎么可能?”

    朱泽宇矢口否认,赶紧转移话题,“陶青青和叶珊我已经帮你动手了,鬼子在圈里已经放话。估摸着后面的事,够这两人喝一壶的。”

    江榕天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把香烟放在鼻下闻了闻。金浩那边没有任何动静,这样一个拙劣的局,到底有什么用意,他猜不透。

    “阿方那边还传来一件事。”

    “什么?”

    朱泽宇翻了个白眼,“你扔掉的二十个亿,人家正削尖了脑袋想要抢到手。”

    江榕天鬼魅一笑,“他拿不到的。”

    “你怎么知道?”

    “陈伟是什么人?”

    江榕天轻轻的舒出一口气,事实上,金家和陈家分属两大政治派系。他江榕天即便姓江,却因为身上流的是金家的血,也被陈家人视作对手。

    陈伟因为这层关系,才把合作放在暗下操作,并下了封口令。金浩想拿到合作,简直白日做梦。

    朱泽宇点上了烟,随意的吐出口烟圈,“这是两天来,我听到的最好的一句话。妈蛋,我赚不到的,死也不能让他赚去。”

    江榕天点头,“我只是有些奇怪,夏语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你的意思是……”朱泽宇挑眉。

    “晓小对我的误会,正是因为夏语的那一通电话。”

    朱泽宇勃然变色,目光对上江榕天的,两人均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意。

    朱泽宇忽然站起来,走到男人身边,把脑袋凑了过去,“会不会是鬼子说出去的?”

    江榕天微微诧异,“你把这事跟鬼子说了?”

    朱泽宇摸了摸鼻梁,“可能打电话的时候漏了点口风,你知道,我从来不避讳他。”

    “以后小心些。”

    江榕天皱了皱眉,又说:“我和陈伟刚刚中止合作,金浩就得了消息,这速度够快啊。”

    朱泽宇点头,“这几年他背靠金家,实力不容小视。小天,不得不防。”

    江榕天微微一笑,手脚有些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