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09字

    一个小时后,两人才从会议室走出去。刚走几步,江榕天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天你沙思雨后来去了哪里,为什么一夜不归,阿姨找到我家来了。”

    朱泽宇耳后浮上一抹可疑的红色。

    他吸了吸鼻子,手摸上还隐隐作痛的胸口,所言非所答,“榕天,我觉得最近人生安全得不到保证,想找个保镖跟着。”

    江榕天眉心一皱,“美国那边出了什么事?”

    “倒也不是,就是……哎啊,你别问了,有没有好的人选?”

    “想找个什么样的?”

    “首先必须是个女的,不容易引起注意。其次身手要好,长得要高挑,漂亮,最重要的一点,酒量也要好,关键时候能把我挡酒。”

    江榕天淡淡一笑,“放眼瞧去,也只有沙思雨符合这个条件。”

    朱泽宇身子一僵,俊眉皱成一团。

    “这个……小天啊……要不……你帮我和陈队说说。”

    江榕天走了几步,回过头瞥了一眼他,眼中闪过微光。

    “小宇,你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啊?”

    “放屁!”

    朱泽宇像被人踩住了尾巴,猛的跳了起来。

    “我哪里不对劲,我很好,非常好,非常非常好。”

    江榕天凑近了认真的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如果说抢走别人的初吻,这事算得上亏心事的话,那么他朱泽宇还真做了。

    他翻了个白眼,不悦地说:“江榕天,你他娘的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做了亏心事,倒是你……”

    “好了,好了,兄弟一场,咱们俩谁跟谁。晚上哪里活动,我请客,随便花。”江榕天怕他又提起晨光集团的事,忙打马虎眼。

    “这还差不多,那你呢?”

    “我?”

    江榕天抱歉笑笑,“别算上我,我得回家陪老婆。”

    朱泽宇大怒,一拳打上他的肩:“重色轻友,滚一边去。”

    ……

    “金总,晨光集团的人一口回绝了。”

    金浩俊眉一拧,把转椅转了过来,“回绝了?陈伟亲口回绝的?”

    “事实上,我们的人连陈总的面都没见着。”

    金浩摸了摸鼻子,脸上阴的能滴出水来。不等他开口,手机音乐响起。

    安子非略带焦急的声音传过来,“金浩,陶青青和叶珊出事了。”

    “噢?”金浩冷酷的声音带着长长的尾音。

    “而且刚刚夏寅在圈里放出话。不管陶青青和叶珊这回有没有事,所有的导演和剧组都不敢再用这两人。金浩,我怕,你可要保护我啊!”

    叶子非在电话那头,一半撒娇,一半当真地说。

    这么快就反击过来,看来他的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保持了良好的警觉性和战斗力。不错,委实不错。

    太弱的对手,他金浩一般还不屑出手。也只有江榕天这样聪明的人,配做他的敌人。

    金浩不怒反笑,笑容阴森。谁又知,他这一招棋,不过是想试探一下那女人在江榕天心目中的地位。

    如此雷厉风行,手段狠辣,不留余地的报复,看来程晓小的地位比之当年的夏语,有过之而无不及。也罢,既然摸清了他的死穴,那就蛇打七寸。

    金浩嘴边溢上一抹坏坏的笑,挥挥手,示意来人出去。

    ……

    一天课上完,程晓小只觉得喉咙冒烟,脑袋昏沉。

    走出校门,赵虎的车已经停在路边。她会心一笑,走过去打开门,却意外的地发现男人坐在里面。

    江榕天如约的看到了女人眼中的惊讶,嘴角勾勾,大手伸了过去。

    “上车,带你去个好地方。”

    程晓小眼睛眨眨,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把自己的小手放在男人温暖的掌心里,坐上了车。

    江榕天顺势一带,程晓小跌坐在他怀里,笑着问,“去哪里?”

    “先陪我去医院换药。”

    “然后呢?”女人扬起下巴追问。

    “然后……回家。”

    程晓小笑着的脸很快耷拉了下去,小嘴嘟嘟。

    结婚两年,这是男人头一回接她下班。原以为他会请她吃顿烛光晚餐,然后再去看场电影,这是她心里期盼以久的。

    她和江榕天结婚前,只见过几面,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因此,恋人间该经历的一切,两人都没有经历过。

    程晓小每次逛街,看到小情侣们亲亲热热的走在一起,就羡慕的不行。

    江榕天知道她心中所想,却无法满足。要知道他能抽出时间来接她,陪她吃晚饭,已是极为难得。

    他顺势在她嘴上亲了亲。

    “老爷子召唤,你敢不从,还是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最后一句话男人几乎是贴着女人的耳廓

    “胡说,我哪有。”程晓小红着脸把他推开。

    江榕天畅笑不已,眼中却闪过浓浓的愧疚。

    ……

    江民锋看小夫妻俩一同出现在饭店上,嘴咧到耳后根,目光从小天身上,移到晓小身上;又从晓小身上,移回原位,意味深长的表情一览无余。

    刘嫂拿出十八般武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老爷子一开心,就喜欢喝点小酒,江榕天脚伤不能喝酒,陪酒的任务就落到了程晓小身上。

    两杯酒下肚,老爷子就有话说。

    “晓小啊,你和小天也都不年轻了,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程晓小眉眼弯弯,害羞的点点头。

    江榕天偷偷伸出手,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柔弱无骨。

    “爷爷,我打算让姨母替我们调理三个月的身体,然后就要小孩。”

    老爷子心头一喜,脸有得意地说,“这才像句话。对了,你给我把烟戒了,从明天开始,两人滴酒不能沾,一定要给我江家生个健康聪明的宝宝出来。”

    江一在边上笑眯眯的说:“最好少爷和少奶奶生个龙凤胎,一男一女,凑成个好字,这才是大喜事。”

    刘嫂正好端了汤进来,插话说,“少奶奶赶紧生,到时候生下来了,我来照顾少奶奶做月子。”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只把程晓小羞得满脸通红,气恼之下,用指甲去掐男人的手。

    男人吃痛,脸上却微微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