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帅得没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122字

    一顿饭吃完,老爷子破天荒的没有去溜弯,而是朝孙子递了个眼色,背后去了书房。

    江榕天会意,趁着晓小帮着刘嫂收拾,跟去了书房。

    “什么事?”

    老爷子一拍桌子,收了笑脸,换上了一副晚娘面孔。

    “你和那个什么青青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榕天走近几步,伸手拍拍老爷子的肩膀,“被人算计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干净了。”

    “当真?”

    “比真金还真。”

    老爷子似乎还不相信,瞪大了眼睛说,“以后做事收敛些,别总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混在一起。”

    江榕天老实的点点头,“放心,我心里有分寸。”

    “晓小是个好女人,你……别辜负了她。”

    江榕天低叹一声,“我知道。”

    ……

    吃完饭,夫妻俩回家。

    江民锋在门口看着车子拐弯离去,才哼着小曲离去。

    江一迎上来,“恭喜老爷,喜事快近了。”

    老爷子歪着脑袋抚了抚胡须,“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

    江一陪笑,“少爷从小就聪明,只是一时蒙住了眼睛。”

    “还不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我看少爷和少奶奶的脸色,应该是合好了的。”

    “只怕有人不甘心啊。”

    老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背着回屋。

    有人不甘心,江一眼色沉了沉,老爷说的……不会是夏小姐吧。

    ……

    车子开到小区门口,江榕天让赵虎停车。

    冬日的夜,安静且带着冷意。一轮下弦月高挂夜空,淡淡的光晕让人忍不住多瞧几眼。

    江榕天牵扯着晓小的手,一步一步走得极慢。

    两人结婚以来,各自从这条路回家。像今晚这样牵着手一同走回去,还是头一回。

    程晓小担心男人的脚,嗔怨道,“你的脚不行,何苦要走回去。”

    “就想陪你走走。”

    江榕天闻着她头上淡淡的清香,松开了手,把女人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刚过年,这两天没什么大事,以后就要开始忙了。”

    程晓小轻轻把头靠在他肩上,“钱够花了就行,没必要那么拼命的。”

    江榕天点点头,却低沉道:“有时候,并非是为了钱。江天集团几万员工指着工资养家糊口,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程晓小侧过脸。男人雕塑般的侧脸在晕暗的灯光下,显得比往日柔和。一向孤傲的他,竟然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程晓小怦然心动。

    “看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你家老公很帅?”

    反驳的话卡在喉咙里,程晓小抬手,轻柔的指腹划过他的眉心,落在鼻子上,轻轻一点。

    “嗯,帅得没有朋友!”

    江榕天哈哈一笑,笑得畅快淋漓。这两天,他的笑声比两年加起来的都多。这个女人,总能出其不意的给他带来惊喜和欢乐。

    他盯着她的脸,目光渐渐深邃,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

    他凑近了,附在她耳边低语,“晓小,我想要你,咱们快点回家。”

    “江榕天,你……还有没有正经?”

    程晓小男人竟然在外面对她说这样的话。

    “跟自己老婆,要什么正经,越不正经越好。”男人脸皮厚厚。

    程晓小简直不能忍,捏起粉拳敲过去。

    两人正玩闹着,江榕天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夏语的声音。

    “小天,念念着凉发烧了,很烫,你快来。”

    笑意瞬间从男人脸上逝去,他紧皱着眉头,眼中似有深沉。

    程晓小在边上听得清楚,她轻轻把自己挤到男人怀里,用手环住他的颈脖,眉目楚楚。

    “早点去,早点回来,小心自己的腿。”

    女人的体贴和柔情,让江榕天的心顿时软化成水。他狠狠的在女人小巧的唇上亲了两下,把头埋在她的发间,说了两个字。

    “等我!”

    ……

    程晓小回到家,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热热的水包围着皮肤,她舒服的叹了口气。

    并非是她大度,也不是故意做给男人看,事实上她自己从小就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常常在夜间发烧。

    只要一发烧,外婆和风启就急得不行,有时候甚至连天亮都等不到,就抱着她去医院。

    念念刚满四岁,又有先天心脏病,孩子原本就已经够可怜了。她又何苦跟孩子计较。

    程晓小泡完澡,吹干了头发,心无旁念的和往常一样躲在被窝里背课。

    背完课,她看了看时间,已是深夜十一点钟,男人还没有回家。她握着手机犹豫了半天,决定不去催他,自己先睡。

    ……

    江榕天把念念轻轻放下,孩子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他走出房间,夏语正站在房门口。

    “睡着了?”

    江榕天点点头,“睡着了。”

    “辛苦你了,小天。孩子吵着闹着要你,我实在是没办法。”

    江榕天用探究的眼神看了她一下,轻描淡写地说:“没事。回头你要小心点,别让他吹冷风。”

    夏语一听这话,脸有浮现一抹哀色,“孩子大了,总不能天天把他关在房间里,我只想让他多晒晒太阳,多运动运动。”

    江榕天低头看了眼腕间手表,容颜平静,“我先回家。”

    “小天!”夏语一把拉住。

    “什么事?”江榕天神情淡淡

    男人的表情让夏语微微错愕,她慢慢的松开了手,低下头,眼泪落了下来,又迅速的擦去。

    “没事,你早点回去吧,我送你。”

    江榕天无法忽视夏语眼中的泪,“说吧,到底什么事。”

    夏语掩饰一笑,“小天,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废人,整天除了陪念念外,一点事情都没有,时间都虚度了。”

    “等孩子大点就好了。”江榕天轻描淡写。

    夏语一愣,所有的话都被堵得死死的。

    江榕天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冷冷看她

    “夏语,我和你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瓜葛。”

    夏语心下不由狠狠一窒,愣了小半分,才哀声说,“小天,好好的……为什么这样说?”

    “我答应你的事,言出必行。希望你答应我的事,也一一做到。程晓小那里,我不希望你再去骚扰她,更不要对她说些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话。”

    江榕天心里转了几个弯,到底是把话说出了口。有些事情,他输不起,误会可以解开一次,两次,但不会次次都能解开,所以必须把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如五雷贯顶一般,夏语已经吓傻了。这话中的利害别人听不出,她却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