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守妇道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47本章字数:2039字

    “小姐,皇上御驾亲征回宫了……”奶娘吴妈推门进来,满脸激动,“小姐终于苦尽甘来,可以凤袍加身了。”

    凤袍加身……

    是啊,她是上官玉的结发夫妻,新皇登基,本该昭告天下,封她为后,可,上官玉却以反贼未清为由,扔下她去了江南。

    “玉郎……”李长安一听上官玉回宫,满心满眼里都是欢喜,手不自觉地抚上微凸的小腹。

    太医已经诊出她怀孕三个月,等会儿,她一定要给玉郎一个惊喜。

    “奶娘,快帮我看看,我穿着打扮是否妥帖?”李长安像个小女孩一般,无措地摸摸脸蛋,又上下打量衣服。

    “我们家小姐美的像仙女一样,皇上看了都要移不开眼呢。”吴妈笑着打趣。

    哐当!

    一身龙袍的男子,满含怒意踹开门。

    “玉郎,安儿好想你。”李长安似未发现他眸子里的狠戾,娇笑着,扑上去。

    “姐姐,宁儿千盼万盼,总算是见到姐姐了。”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如泉水叮咚,敲打着李长安的心。

    李仙宁,她的庶妹,刚一进宫,就被先皇封了妃位,宠冠后宫,先皇死后,被送往江南皇陵……

    江南!上官玉为了清除反贼也是下的江南……

    李长安的心像是被针扎了般,抽痛,看看一脸怒容的上官玉,再看看一脸娇笑的李仙宁,她希望不是她多想。

    “宁妃这一声姐姐,长安可不敢应,若按皇家规矩,长安应该喊您一声母妃呢。”李长安福身施礼。

    她希望‘母妃’俩字能提醒上官玉,他是皇上,先帝的嫔妃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住嘴!宁儿是你妹妹!”上官玉还是没忍住,呵斥。

    话都说这份上了,李长安再看不明白那就真是傻子了,原来下江南不是为了剿灭乱贼,而是为了迎接李仙宁。

    李长安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像美味的糕点上黏着一只苍蝇,再好吃也无从下口,看着却让人心生膈应。

    “玉郎,太医说,我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李长安扯了扯嘴角,尽量让自己笑的甜美。

    接回李仙宁就接回吧,怎么说也是她同父的亲妹妹,大不了再给她一个妃位养在宫中就是。

    她与上官玉是结发夫妻,再生下皇长子,后位是跑不掉的,到那时,李仙宁想蹦跶也蹦跶不起来了。

    “真是恭喜姐姐了,只是皇上不在宫中,这孩子还真不好说是谁的呢。”李仙宁娇笑着,说出残酷的话。

    她眉一挑,睨了眼身旁穿浅绿色宫装的宫女。

    宫女立马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皇上饶命,求皇上饶了大小姐!”

    李长安的心突突跳的厉害,她竟不知,陪伴她多年的碧荷也背叛了她。

    碧荷是她嫁给上官玉时,姨娘顾如烟给她挑的婢女,说什么王府险恶、吃人不吐骨头,有个自己人也好有个依靠。

    狗屁的依靠!原来一早他们就盘算好了,借助她嫡女的名号,借助她外祖的势力,助上官玉谋得皇位,再窃取她的果实,真是好计谋好算计!

    “奶娘,将碧荷拖出去杖毙!”李长安恨恨道。

    吴妈刚想动,就被一旁的侍卫逮住,摁在地上,无法动弹。

    “长安,朕待你一心一意,你却与蜀王勾搭,如何对得起朕!”上官玉冷冷地盯着她,那眼神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上官玉,我待你的真心,你该知道,胸口一剑,夺命毒酒,哪一样不是我在替你承受!污蔑我,也要拿出证据!”李长安是真的恼了,她当初是瞎了眼,才会嫁给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

    “这是蜀王给大小姐写的书信!”碧荷翻箱倒柜,从耗子洞扒拉出一封陈旧的信件。

    “李长安!你还说没有与蜀王勾搭,这是什么?”上官玉双眼猩红,将纸甩了出去。

    他可以不爱这个女人,可以不要这个女人,甚至可以杀了这个女人,唯独不能忍受这个女人给自己带绿帽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长安冷笑,不用看,她也知道信的内容,无非是瞎编的一些细语情话。

    心如坠冰窖,冷冷地盯着一对狗男女。

    她恨他们,更恨自己,恨自己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助一只白眼狼登上帝位。

    “哈哈……”凄厉的冷笑响彻在屋内,如针尖一样刺入每个人的心里。

    “玉哥哥,屋里乱糟糟的,您还是先回寝宫歇息,这里就交给宁儿处理吧。”李仙宁秋水般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戾,整个人却腻歪地贴进上官玉的怀里。

    李长安看着渣男的背影,突然很想将他碎尸万段,脑袋这样想着,手已拿起墙壁上挂着的佩剑,朝上官玉刺了过去。

    “快来人,安妃谋刺皇上!”

    李长安终因李仙宁的这声喊叫,被门外冲进来的侍卫拦下了,摁在地上。

    “玉哥哥,姐姐怕是知道咱们搅了蜀王的老巢,不高兴呢,替他报仇呢。”李仙宁声音娇气软糯,但,话里却满满都是挑拨。

    “传朕口谕:安妃不守妇道在先,忤逆谋杀朕在后,废为庶人,在乾清宫跪满三个时辰,即刻迁往冷宫!”上官玉轻启薄唇,说完冷情的话,转身走出屋子,似是多看一眼长安都会脏了他的手眼般。

    “都愣着干什么,没听到皇上的吩咐么,还不把人拖出去!”李仙宁朝那俩侍卫使个眼色,疾言厉色道。

    “二小姐,您不能这样对大小姐啊,她可是李家最尊贵的嫡女啊……”吴妈不顾身上的疼痛,爬到李仙宁的脚边,使劲磕头。

    不一会,地上血迹斑驳,李仙宁蹙了下眉头,厌恶地冷笑,抬起脚,踢向吴妈的心口,“嫡女又怎样,还不是要向我一个庶女摇尾乞怜,看我的脸色过活!”

    说到这,李仙宁一脸的郁气消散,欢快道,“碧荷,你不是说这个老货一直压迫你嘛,那就交给你处置了。”

    “谢皇后娘娘恩典!”碧荷似模似样地磕头谢恩,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奴婢这就找两个壮实的汉子将这老货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