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一纸休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7本章字数:1169字

    云万里一身大红喜服,衣袍张扬,墨发如玉、狭长的凤眸里带了几分英气与邪肆潇洒、俊挺的鼻梁,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出现在众人眼前。惹眼似火。

    竟是惊艳过在场女子。

    陆九凰心中一揪,莫名有些酸涩疼痛。许是原来的陆九凰还留在这具身体里的本能反应,毕竟自小倾慕这人至此。唉,傻姑娘呵,陆九凰心中轻叹,又较深呼吸了几下才把这股原主的情绪平缓下去。

    陆辞画见云万里到来,眼里倒是多了几分欣喜。只也按耐住不表现,微微低了低头,细看去倒有几分小女儿家的羞涩在其中。

    云万里倒也不看陆辞画,只看着陆九凰开口道:“水性杨花与他人私通;不懂谦让,误会一心为自己的姐姐;还举了簪子指向自己的父亲。陆家嫡出三小姐、本王幸而还未拜堂的妻子,可真是好教养好本事。”目光似讽似笑,带着嘲弄。

    陆九凰垂眸,倒是一声轻笑出口。

    再抬头眼里笑意也是晏晏,“二皇子这是说的哪里话。九凰手臂上守宫之砂还在未失,何来水性杨花与人私通一说,至于举簪弑父……”陆九凰视线对上仍死死盯着自己却也不再开口的陆家主,缓缓松开了簪子却是笑容更为灿烂了,二皇子一到,便是为了面子陆家主也不可能再对她动手。“还请父亲见谅,然九凰确是从未想要伤害父亲,只是被人误解清白如此大事,一时激动力求证明清白罢了。再至于误会姐姐一事更是二皇子误解,九凰早已说过是姐姐误解了我。”

    语罢,又似是想起什么还未说完。陆九凰又开口接着说道:“不过九凰理解,二皇子眼里向来只有辞画姐姐惯了,如今自是看事看物也是由着姐姐目光看的罢了。”

    边说着,与云万里对视的眸子中流光溢彩,灵动迷人。

    让云万里微微怔忪。

    很快又回过神来,眉间不觉皱了几丝懊恼,似是不信适才自己竟险些被平日里看不上的陆九凰一个笑容一个眼神晃了眼。

    “三小姐如今口才倒是伶俐,只是本王退婚心意已定。多说无益!”连带着话语,也更加多了几分冷硬。一纸休书,也随着云万里挥袖甩袍间被近似于扔地给到了陆九凰跟前的地面上。

    ……没礼貌,原主看上他真是瞎了眼!陆九凰面色冷了下来。

    而且……没想到自己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的人退婚,还被如此造谣诋毁,一股不知道是原主还是自己本身情绪里的被羞辱的不快恼怒蹿上了心头。

    陆辞画见着那纸休书终是被云万里拿了出来,看着陆九凰的眼中除却给旁人看的忧心,是多了几分不易被他人察觉的得意与快感。

    四周之人看陆九凰的笑话更是看到了兴起之处。

    云万里则是薄唇微掀,勾出了几分笑,颇有些居高临下与好奇地看着陆九凰。他自是知陆九凰从小就爱慕于他,受不了他的冷眼也受不了他给的难堪。可对于他来说,她又怎配爱他?愚钝蠢笨,卑贱不堪。

    如今,他故意不遣退四周围看闹剧之人,当着如此之多的人面给她冷眼与难堪,他倒是好奇陆九凰会如何反应了。是哭着向自己解释之前一切真的解释误会还是求着自己让自己收回一纸休书或是自降身份宁愿当妾也要嫁给自己,还是受不了要寻死呢?

    呵,真是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