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宴会之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7本章字数:3371字

    而云万里也是愤然地瞪了陆九凰一眼——云淮远称赞这陆九凰是值得男人娶的女子,难免就有几分暗讽他有眼无珠的意味在里面。

    毕竟如今整个云国上下无人不知陆九凰在大婚当日被他一纸休书踩进了尘土里。

    被众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的陆九凰察觉到那抹分外刺骨的目光,只收敛了周身的戾气,温顺地低垂着头,露出一小节优雅雪白的脖颈与那淡蓝色衣裙相互交映,说不出的温婉素雅。

    “皇上,臣女自知粗鄙浅陋,配不上七王爷这般如谪仙似的人物。如今听闻陛下如此打趣,内心甚为惶恐,还望陛下收回戏言。“说完便盈盈下拜深深跪伏下去。

    皇上爽朗地笑了两声,不以为忤,只是又夸了一句,“陆三小姐果然如淮远说的那样是识大体之人。”

    即使在座的众人刚刚才见识到她使飞刀的手段,却在看完她这番大方得体的作态之后觉得她或许真是个值得求娶的窈窕淑女。

    “这飞刀岂是我们这些深闺小姐平日里可以接触到的?”见此情形,那些和黄媛走得比较近的千金小姐面上不掩嫉恨之意,在席间纷纷压低了声音议论。

    “她陆九凰一介被人休弃的下堂妇,何德何能竟能入七王爷青眼?”

    “就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儿也敢拿出来献艺,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那黄瑶也是个厉害的,方才才被陆九凰吓得双腿发软,这会儿虽然还惨白着一张小脸心有余悸,却仍是主动提出要献舞一曲以扳回一城。

    黄家主阴沉着一张脸,并没有出言阻止。

    皇帝欣然恩准。黄瑶此举倒也顺便替陆九凰解了围。

    丝竹声起,陆九凰回到自己的席位时仍有数道目光追随在她身后,陆辞画笑靥如花地拉住她的手,话语间没有半分勉强之意,全然是闺阁姐妹谈话时的亲密。

    “我竟不知妹妹还有这样的好本事,如今又得七王爷称赞,想必明日来提亲的人怕是要踏破我陆府门槛了。”

    她的声音与她的长相一样皆是娇娇俏俏的,颇为清脆。此言一出,附近便又有几道嫉恨的视线射了过来。

    “一个下堂妇想要再嫁,要么做妾要么做填房,有什么可得意的?”

    陆九凰没有理会那刻薄的声音,抬眸淡淡地看了陆辞画一眼,“姐姐思虑过重怕是不利于安胎。如今姐姐还未被二皇子抬进门,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视线下移落在她还没有显怀的腹部。

    陆辞画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似是还想再逞口舌之快,被陆九凰一句话堵了回去,“九凰看姐姐现在脸色就不太好,莫不是又要故技重施让二皇子来救救你们的孩子?”

    被她这样似笑非笑地盯着,陆辞画手脚冰凉又觉得腹中隐隐作痛了起来。

    她不敢再声张,只敛起眼眸中的怨毒之色不再言语。

    陆九凰只觉得身边终于清净了,便专心致志地观赏着接下来的诸位官家小姐各显神通。期间云淮远还朝她举杯敬酒,陆九凰也远远地回敬了一杯。

    宴会结束后方才是今日的重头戏。

    不赏百花何谓之百花宴呢?

    众人跟在帝后身边摆驾御花园。御花园种植的花都是自云国各地精挑细选后才进贡上来的,被移栽进御花园之后更是无一不是被精心栽培悉心照料。此时正值阳春三月,百花齐放姹紫嫣红。

    各府贵女打花丛中经过,一个个更是被衬得人比花娇、出尘绝艳。

    不过最显眼的还是皇族之人,不单是云淮远和云万里,其余皇子也皆是相貌非凡。皇帝虽然年逾不惑,却仍是丰神俊朗,潇洒恣意。

    方才宴会是千金小姐的主场,现今赏花之际就轮到那些青年才俊们粉墨登场。

    吟诗作对,射箭投壶,多的是惊才绝艳之辈。

    皇帝今天兴致一直很好,便出了道题,让在场的诸位青年才俊以“花”为题在半柱香内作出首诗来。诸位才子落笔之际,千金小姐们也纷纷唤人取了纸笔来跃跃欲试。陆九凰向来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只安静地立在一侧没有参与。

    黄媛见状便嗤笑道:“听闻陆府的小姐都知书达理,才情出众,陆三小姐如今不作上一首诗好让姐妹们鉴赏鉴赏吗?”

    陆九凰朝她咧嘴笑了笑,吓得黄媛后退了两步,显然之前的飞刀表演还是让她有了些心理阴影。

    “大家都知道我大姐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既然珠玉在前,那九凰又何必班门弄斧呢。我倒是听说黄小姐与我姐姐在京中名声相当,并称双绝,如今也不知道是谁更略胜一筹呢?”

    挑拨这种低级手段她陆九凰不屑用,却也不是不会用。别人若想欺负到她头上,那就得看她愿不愿意了。

    果然陆辞画不得不跳出来打圆场道:“我们不过是随便写着玩的,即便写得再好也是比不得场上的诸位公子的。”

    她们说话间,半柱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各位才子纷纷完成了一首诗,写在笺纸上呈给了皇帝,待皇帝翻阅完毕之后又传递了下去给众人查阅。最后因五皇子的文采最为出众,诗作清丽脱俗且志存高远,便被大家推选出来拔得了头筹。

    其次便是林清竹和赵尚书的大公子赵瑜舟得到的好评最多,赏赐分发下去之后便是投壶比赛。

    投壶就是将箭矢投入酒壶中,比射箭要简单的多,即使是没学过武功的文弱书生都可以玩,因而在贵族宴会中很受欢迎。

    不过没学过武的书生大多没什么准头,十投九不中,羞得满脸通红。那些武将之子就要好上许多。其中云万里的表现最为惊艳,每投必中,即使那壶口只有铜钱般大小,他也能毫无障碍地将箭投进去,而且壶身纹身不动。显然云万里对于力量的控制已是及其精妙。

    旁边围观的少女均是脸红心跳,眼含秋水地看着云万里。待他投进一箭就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咽下惊呼声。

    陆辞画也是满脸的娇羞,眉梢的艳情遮都遮不住,不过眸中偶尔还是会散过阴翳。看来仍是对自己的侧妃身份耿耿于怀。

    陆九凰看了两眼便挪开了视线,如今原主的情绪对她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她也再不会如从前的原主一般痴迷于一个人到将自己低到尘埃里的地步。

    目光不期然与云淮远的撞上,陆九凰还在愣怔,云淮远却微勾起唇角对她浅笑。半刻后居然也下场参加了此次的投壶比赛。

    七王爷的身份摆在那里,即使他不过与这些青年年纪相当,却从不参与这些小辈间的角逐。这回竟是破天荒头一遭。

    之前哪怕是云万里,都是将一根箭矢投进一个酒壶中,十根箭矢面前就摆了十个酒壶。

    而云淮远特地吩咐侍从找了个壶口略大的酒壶,最后竟是将十根箭矢都投进了这一个酒壶之中!惊艳全场!

    “七王爷果真是人中龙凤!”

    “若是能嫁个七王爷,哪怕是做妾我也愿意啊。”又少女喃喃道。

    她身边的小姐妹毫不留情地打击她,“可惜你连给七王爷做妾的资格都没有。”

    京城中对七王爷芳心暗许的女子不知几何,可七王爷至今未娶,听说府上连侍妾都没有。多少女子满怀幻想觉得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又清楚地明白以她们的身家确实连做妾的资格都不够。

    云淮远拔得头筹,赏赐是一枝血玉雕成的梅花,栩栩如生,价值连城。云万里因为被云淮远压了风头脸色有些难看,却也不敢对七皇叔有半句微词。

    倒是陆辞画在人群里狠狠握紧了拳里,看向云淮远的目光都带着几绺怨恨。

    若不是云淮远,得到这块血玉的人定然就是云万里。以云万里对自己的宠爱,最后那块玉十有八九会落在自己手中,可现在……

    陆辞画咬着下唇,似要咬出血来。

    热闹过后,皇帝和皇后以身体乏了为由回宫休息了,他特地容许诸位臣子及其家眷们在御花园里多逗留几刻,以飨雅兴。

    陆九凰向来对这些花花草草不感兴趣,周围的千金小姐们三五成群各自成团,纷纷把先前大出了风头的陆九凰排斥在外,陆九凰唇角微翘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也不凑上去自找无趣,寻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运转了一个周天的九凤转,静待百花宴结束。

    方睁眼,陆九凰发现那夜的黑衣人居然也盘腿静坐在她的对面,无声无息地也不知来了多久。他一只手撑着下巴,银色的面具覆住其大半张脸,却依旧难掩其精致的眉眼,一双瞳孔幽邃深远,恨不得让人溺死于其中也甘愿。

    陆九凰回过神后身形疾退,那黑衣人也起身跟上,步步逼近,陆九凰退无可退,后背抵在树干上被黑衣人圈锢在怀里,又是这般暧昧的姿势!陆九凰全身关节被钳制住,只能恼怒地瞪着他骂道:“登徒子。”

    男子自喉间发出愉快的低笑声,陆九凰都能感受到他胸膛间的震动,“看来凰儿是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他说话就说话,偏还恶作剧般地在陆九凰耳边吹气,温热的气息拂在耳畔酥酥麻麻的令人心痒。

    陆九凰眼珠子转了转,“九凰即便是拿到了你说的那东西,又凭什么要交给你?”

    话音刚落那黑衣人冰凉的手便已经扼在了她的颈间,“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凰儿。”

    那手微微用力。陆九凰有些提不上气来,却还是强撑着冷笑道:“我瞧你也是行将就木命不久矣。你不妨杀了九凰试试,说不定能从九凰的尸体上翻到你想要的。”

    手松开,男子捧起陆九凰的脸细细凝视了片刻后又笑得一脸温柔,声音也如春风拂面,“凰儿果然是个聪明人。可如今七日已过了五日……”

    他话不曾说完却忽的拦腰抱住陆九凰的腰飞身掠上树梢,还顺势捂住了她的嘴。

    却是二皇子和陆辞画一前一后从远处的小径上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