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8本章字数:3456字

    陆辞画一行人走了之后,春梅进来颇有些不服气地对陆九凰说:“大小姐真是蛮横!小姐您又不是她的丫鬟,凭什么对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春梅最近虽然收敛了许多,但她骨子里其实还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可偏又是奴才命。之前被陆九凰敲打了一番后春梅就对她尊敬了许多,但对别人依旧还是那副轻视的态度。没吃够苦头之前她是不会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往往都是命比纸薄的下场的。

    陆九凰没搭腔,托着腮出神。这李密是吏部侍郎,和陆家主走得很近,两人都是属于二皇子这一派的。

    当今圣上虽然还正值壮年,但这底下的臣子却已经纷纷开始站起了队。

    陆辞画和李府大小姐暮烟更是一起长大的手帕交。往日里李慕烟没少帮着陆辞画出谋划策对付原主,她比陆辞画稍微要聪明些,也要更有野心些。陆辞画能在没有名分的前提下就和云万里行了周公之礼,多半是有李暮烟的功劳在里面。

    明日去到李府,陆辞画一定会和李暮烟联起手来对付陆九凰,她们这些在内宅长大的女人多得是对付人的龌蹉手段。让陆九凰杀人还行,她随便撒包毒粉就能放倒一片。但让她学着那些深闺怨妇尽耍些登不上台面的心计手段,她又觉得太过无趣。

    陆九凰有些头疼,最后还是只能等明日到了李府后见招拆招了。

    第二次出门前她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铜镜中依稀可辩的人影,脸如芙蓉眉似远山眸若星辰,挺翘的鼻梁下两片樱唇水润得令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挑了条藕粉色轻纱长裙换上,衬得她肌肤胜雪,亭亭玉立。一头如瀑青丝只盘了个简单的髻随意地披散着。

    这一身装扮既不失少女的活泼俏皮又有几分空灵缥缈的仙气,只需暼上一眼就令人再挪不开视线。陆辞画因为临近出嫁,又怀着身孕,故而穿得十分庄重,却也显得老气,站在陆九凰身侧当真是有些黯淡无光。

    陆辞画阴沉着一张脸进了李府内院后就丢下陆九凰去找李暮烟。那些彼此相熟的太太小姐们凑在一起相谈甚欢,那日宫宴上的黄媛也在其中。

    见到陆九凰,眼里流露出一丝嫉恨之色,拉上两个相熟的小姐朝她款款走来,还刻意放大声音说道:“哟,这不是在宫宴上出尽了风头的陆三小姐吗?如今怎得一人形单影只的站在这里?”

    惹得周围人纷纷看了过来,神色各异地瞧着她二人交锋。如此情形其实早已司空见惯,草包陆三小姐总是在这些宴会上被牙尖嘴利的黄小姐打击得毫无招架之力,偏偏陆辞画参加宴会时总爱带上她,回回都让陆府丢尽了脸面。众人都拿陆九凰当作笑话看待。

    “九凰得以在宫宴上大出风头,说来还要感谢黄小姐的全力配合呢。”

    陆九凰侧头朝黄媛嫣然一笑,这明媚的笑容让许多人都晃了眼。她们似乎是第一次发现原来陆三小姐居然也生得如此明艳动人,不比陆辞画逊色多少。从前她的眉眼间总有股挥之不去的畏缩和胆怯,又总是低着头沉默寡言的整个人都显得十分阴沉。

    可自从被二皇子退婚后,一向懦弱的陆三小姐居然一扫郁色,变得开朗大方了起来。

    黄媛那日从宫宴上回去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了一场。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在那么多人面前吓得双腿发软、颜面尽失。尽管后来她主动献舞一曲,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还放在陆九凰身上,根本没有用心欣赏她的表演。

    她恨透了让自己出丑的陆九凰,也恨透了那样懦弱的自己。方才陆九凰又血淋淋地揭开她的伤疤往伤口上撒了一把盐,黄媛气得涨红了秀丽的小脸,眼睛里似乎能喷出火来,“陆九凰你别太得意了!论琴棋书画你有哪样比得过我,不过就是仗着些旁门左道哗众取宠罢了!”

    她身边的一位千金小姐也应和道:“就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玩意,简直是污了我们的眼睛。”

    “若是嫌九凰污了诸位的眼睛,大自剜双目,实在没必要特地来告诉九凰你们的感受。”陆九凰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手痒痒地有点想去摸藏在腰际的毒针,一针一个,毒哑这些聒噪的女人。

    “你……”那人语塞,黄媛拉住她沉沉一笑,“陆九凰,咱们日后走着瞧!”

    这种放狠话的段位真是太低了!等人走了以后,陆九凰寻了处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先吃了些糕点垫垫肚子。

    没过一会儿就见一个侍女打扮的人神色匆匆地走过来寻她,一脸张皇地说道:“陆三小姐,陆大小姐忽然觉得腹痛难忍,您快过去替她瞧瞧吧。”

    陆九凰幽幽呷了口茶问:“去请府上的大夫了吗?”

    那丫鬟就支吾着说李大小姐已经派人去请过了,但陆辞画一定要见她才肯安心。

    陆九凰这才放下手里的茶杯,不急不忙地对她说:“替我带路吧。”

    *

    那厢陆辞画在房间里正有些焦躁地踱来踱去,一双手无意识地绞着锦帕,隔段时间就要向李暮烟确认道:“你肯定此次能万无一失吗?”

    李暮烟按住她的肩让她坐下来,笑着说:“你尽管放宽心。我那表哥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被他看上的女人是一定逃不掉的。更何况这里是李府,她人生地不熟的又连个贴身侍女都没带,只需绿菡将她领到院子里去,她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等我表哥成事之后,我们再领着外面的那些太太小姐们过去。捉奸在床不怕她不承认,到时候再让表哥府上派人去求陆伯父允许他把人抬进府来作妾,让她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似乎是已经看到了陆九凰凄惨的下场,陆辞画眼底闪过一丝快意,但还是有些忧心忡忡地说道:“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陆九凰自从被退婚后整个人就变得邪性了许多。”

    “好啦,那我这就带人去院子外盯着,事成之后就立刻派人通知你,你再将那些太太小姐们领过来。”

    “暮烟。”陆辞画紧紧捉住李暮烟的手,恶狠狠地说道:“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她还是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陆九凰,她一定会成为云万里的正妃,而不是一个只需十二抬嫁妆就能娶进门的侧妃。

    李暮烟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作回应。

    绿菡领着陆九凰来到一处院子里,下人都被提前支开了,十分地安静。绿菡说:“陆大小姐就在房里休息,三小姐你快进去看看吧。”

    陆九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把随我一道进去吗?”

    “……府上的马大夫也不知道到了没有?奴婢再出去迎一迎,三小姐快些进去吧。”她眼神躲闪着不敢与陆九凰对视,说完就急匆匆地转身出去了。

    陆九凰心里有些可惜,这丫头勉强算是个机灵的,只可惜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日。深宅大院里就是如此,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主子们勾心斗角有来有往的,倒霉的往往是这些听命行事的下人。

    推开门,往内室走了两步,身后的门就吱呀一声被合上了,还传来落锁的声音。陆九凰勾起一抹冷笑,从腰间摸出一根细若发丝的银丝藏于指尖。

    等掀开内室的帷帐时,一个满脸横肉的肥胖男人亟不可待地从一旁跳了出来,看清陆九凰的面孔时眼里闪烁着饥渴的光芒,还有些猥琐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打量完之后就朝陆九凰走过来,脚步虚浮,一看就知是纵欲过度之人,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往后退了几步,那男人以为她是害怕了,便扯着嘴角露出淫笑,搓着蒲扇般的大手朝陆九凰逼近,“小美人儿别害怕,本少爷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陆九凰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是谁家的少爷,为何会出现在我姐姐休息的院子里?”

    那胖子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有些猴急地开始去解自己的腰带,嘴上还在口花花:“哦,小美人儿原来还有个姐姐,想来也是生得如你这般国色天香。”他要扑上来之际陆九凰抬手将银针射在他颈间,登时就动弹不得。

    陆九凰掏出把短匕架在他脖子上,冷声说道:“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是就眨一下眼睛,不是就眨两下。明不明白?”锋利的刀口在他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一股腥臊之气从这胖子身下传了出来——他竟然被吓得失禁了。陆九凰有些嫌恶地捂住口鼻,没了审问他的心情,以手为刃劈在他后颈上将人敲晕了过去。

    推了推正门,果然被锁死了。陆九凰只能从窗户跳出去。绿菡并没有走远,守在院子不远处。正想翻墙出去,忽然听到绿菡喊了声“小姐”,从门缝里看出去原来是李暮烟领着两个贴身侍女走了过来。

    “事情办得如何了?”

    “陆三小姐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一直没出来,里面也没什么动静。”

    李暮烟满意地笑了笑:“就照原先吩咐你的去做。”

    绿菡咬了咬唇点头应道:“是。”

    等绿菡走后,陆九凰三根银针射出去,登时就将这三人放倒了。

    这才大摇大摆地从院子正门走出去,将那昏过去的李暮烟抱进了房间。也幸亏这些时日里她有锻炼身体,不然以她这副小身板还真抱不起一个成年女子的重量。

    又刺了一针将那胖子弄醒,在他惊恐的眼神中塞了一颗烈性春药到他的嘴巴里,不出十息他的呼吸便粗重了起来,显然是有了反应。陆九凰把李暮烟扔到他身上,他很快就低吼着扑上去撕扯起了李暮烟的衣衫。

    陆九凰冷眼瞧了片刻,在李暮烟苏醒之前离开了房间,还体贴地弄断了门上的锁,又将院口昏厥的两个侍女拖进草丛里藏了起来,这才优哉游哉地在李府晃荡了起来,等待着一场好戏上演。

    陆九凰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残忍,不过是以其人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如若她离开院子时没瞧见李暮烟也就算了。

    她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那些想要算计她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