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自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8本章字数:3041字

    陆辞画进入内院中就有不少的太太小姐们相携着过来跟她打招呼。因李密是二皇子一派的,所以与他交好的官员也大部分是站在云万里这边的。

    即使陆辞画不过是侧妃,却也是二皇子府中的第一位侧妃,而正妃之位悬而未定。若是陆辞画争气些为二皇子诞下长子又能拴住他的心,也不是没有可能被扶上正妃之位的。

    云万里往陆府送去两个教养嬷嬷的事儿她们也全听说了,却因为不知道前因,还以为是云万里看中这个将要进门的侧妃,在为她的将来打算。

    陆辞画被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中间,很好地掩饰住心中的自得之意,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神色淡然地接受着周围不绝于耳的恭维和称赞。有些人不禁在心里叹道这陆辞画在被皇上赐婚给二皇子当侧妃后倒是沉稳大气了许多。

    黄媛本来是要过来撩陆辞画两句的,却被黄太太给拉住了,此时噘着嘴有些不高兴。

    陆辞画就隔着人群远远地朝她投去嘲讽的一瞥。

    没过多久,绿菡就急匆匆地跑过来还一边喊着:“陆大小姐,奴婢有事要禀告。”喧哗声惹得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陆辞画顿时攥紧手里的帕子,心中雀跃,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异色,只柔声问道:“怎么了,莫不是你家小姐有事找我?”

    “不是,是……”绿菡目光游移着欲言又止,立刻就有个长相精明而刻薄的太太看不眼,厉声说道:“主子问你话呢!你这丫鬟有事还不速速禀来,若耽搁了只怕你承担不起。”

    绿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趴在地上不敢看陆辞画:“方才陆三小姐说想找您,奴婢便领着她去后院。谁知竟遇见了表少爷,表少爷见陆三小姐生得貌美,就非缠着陆三小姐不放要与她说话。奴婢见势不妙立刻就去通报了大小姐,可等大小姐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已经……”

    先前因为陆九凰坐的地方偏僻清净,所以并不曾有人瞧见绿菡过来找她,这会儿也就没有人怀疑她说的话。

    她话说得含糊,可在座的各位都跟人精似的,须臾便听明白了这丫鬟话里话外的意思。听说陆九凰与二皇子成亲的那日好像是因为不检点的行为而惹得云万里怒然退婚,虽然手臂上的守宫砂可以证明她还是清白之身,但这种事怎么都会对女人的名节有损。今日又闹了这么一出,陆三小姐这回怕是彻底地栽了。

    李府的表少爷,在场的大多数太太夫人们都知道这人。他叫楚学文,是顺天府府尹楚睿大人膝下唯一的嫡子,从小就被家中的女眷宠得不学无术、嚣张跋扈,文不成武不就地混到弱冠之年后,却成了风月场所的常客,三天两头流连花街柳巷,和那些窑姐儿打成一片。

    这也就算了,偏他这人极为好色,平日仗着自个老子是顺天府府尹,没少做欺男霸女的事情。街上遇到些长相可人的小姑娘、小娘子二话不说就给抢进府糟蹋了。烈性点的直接变成一具尸体从楚府后门里丢出来,软弱乖顺些的就留在楚府里做通房丫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因为京中都知道他的名声,没有人愿意将自家的女儿推进火坑里,所以楚学文都已经二十五了还没娶到正妻,他那一院子的妾室通房被楚夫人拘着没有一个能生下庶子庶女。

    今天陆九凰若是真的被他给糟蹋了,陆家怕是只能被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咽,将她嫁到楚府去。

    陆辞画身形摇晃了下,脸色也变得有些白,淡柳忙扶住她道:“小姐当心身体。”

    陆辞画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来,着急地对绿菡说:“你还不快领我去瞧瞧。”

    黄媛忙扯住黄夫人的衣袖央求道:“娘,我们也去看看吧。”她一想到陆九凰也许已经被人侮辱了的狼狈模样,心里无比的痛快。不止是她,其他人也好奇地跟在陆辞画身后往那出事的院子里走去。

    更有几个机灵的丫鬟偷偷跑去前厅向自家老爷报信去了。

    绿菡带着这行人步履匆匆地走在李府偌大的后院里,还没到目的地,就和四处晃悠的陆九凰迎面撞了个正着。瞧见眼前衣衫整齐没有半点不妥的陆九凰,陆辞画腾地变了脸色,失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绿菡在看到陆九凰的瞬间就已经被吓得血色尽失、魂不附体了,身体又如秋风中的落叶般瑟瑟发抖。陆九凰却不放过她,装作有些生气地指着她说道:“这丫鬟方才以姐姐身体不适为由请我过去,谁知道却不怀好意地将我往偏僻处领。九凰察觉到不妥就停了下来,谁知她竟越走越快,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九凰在这李府中人生地不熟的自然就迷路了,绕了半天都没找到去内院的路,幸亏遇到了姐姐。”

    陆辞画心中一悸,强作镇定地责问绿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绿菡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清秀的小脸上涕泗横流十分凄惨:“奴婢、奴婢只是照吩咐……”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辞画一脚重重地踢在心口上,两眼一番就晕了过去。

    陆辞画低声吩咐淡柳道:“把人押下去严加看管。”她却是忘了这里是李府而非陆府,这般颐指气使就有些遇阻代庖了。

    黄媛微眯起眼睛思忖了片刻,忽的眼睛一亮,在人群中高声喊道:“方才这丫鬟说陆三小姐被表少爷纠缠,李大小姐已经赶了过去。可如今陆三小姐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那李大小姐又到哪里去了?”

    “什么表少爷?”陆九凰接过话茬继续煽风点火,“这李府后院难道还有外男可以自由进出的吗?”

    这话一出口就让几位太太脸上流露出几分对李府的鄙夷来。

    陆辞画的身形越发摇摇欲坠似是要支撑不住,陆九凰忙上前扶住她往她嘴里塞了颗凝露丸。那和煦如三月春风的笑容却让陆辞画如坠冰窟。

    “姐姐无需担心,父亲让九凰随姐姐一道出席宴会就是为了时刻注意姐姐的身体和腹中的孩子。”

    言外之意就是有她看着,陆辞画今天就别想装病将这件事揭过去。

    胸口的郁气让陆辞画几乎让吐出一口血来,却不得不露出勉强的笑意打圆场:“许是这丫鬟胡说八道的,我进内院之前还在暮烟的闺房里坐了会儿与她说了几句私房话。她说处理完一些事后就来内院招待诸位。”

    “那她现在人又在哪里?”黄媛咄咄逼人,就是黄夫人一直在私底下扯她的袖子示意她都不肯罢休。李暮烟是陆辞画的手帕交,自然也是黄媛的对头。

    “我方才倒是听见有个院子里传来奇怪的动静,隐约听见有个女子的声音,又像是痛苦又像是……”陆九凰脸上一红,接下来的话封于唇间似乎是十分羞于启齿,人群里立刻就有不嫌事大的人嚷道:“那陆三小姐还不快带我们过去。”

    陆九凰就带着他们原路返回。她给楚学文吃的烈性春药效果非同寻常,一时半会儿绝对结束不了。而且这药妙就妙在这次之后楚学文就再也别想做那档子事儿了。

    越靠近那院子,陆辞画就越发觉得心惊肉跳,手心里沁出的汗几乎要将帕子濡湿了。

    陆九凰把人带到院子门口,就侧着身示意陆辞画推门进去。陆辞画手悬在半空中不敢用力,看向陆九凰的眼睛里居然有一丝罕见的祈求之色,“妹妹怕是听错了,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这毕竟是李府,我们这样怕是有些不太好。”

    陆九凰眼中含笑,像是在戏耍着一只被猫逮到走投无路的老鼠。

    “可那丫鬟不是提到什么表少爷吗?若那表少爷还在后宅里,今日楚府上下那么多女眷,有一个外男在的话委实无法令人安心呢。”

    人群里纷纷出声附和。陆辞画只得硬着头皮推开远门领着众人进去。

    越往里走,屋内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微弱的呻吟声就越来越清晰。那些太太夫人当然都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了什么,纷纷变了脸色让下人将这些还待字闺中的小姐们赶到院子外去。又差使两个稳重的丫鬟推门进去,片刻后那两个丫鬟便一脸惊惶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禀道:“里面的两人还在、还在做着那苟且之事。”

    此时屋里一片污秽,赤条条的躯体如同两条大肉虫一般在地上翻滚纠缠着。李暮烟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青青紫紫的有些可怖。她中途被折磨醒了之后惊恐地大叫呼救,可这地方是她自个精挑细选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初经人事的她很快又被折腾地晕了过去,然后就一时清醒一时昏沉,口中无意识地呻吟着。

    而楚学文眼中赤红一片,神志不清地趴在李暮烟身上耸动着。不过脸上却呈现出青白之色,显然是被榨干了精力。

    屋里浓重的膻腥味儿令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