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自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8本章字数:3107字

    后院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当事人还是李府的大小姐和表少爷,外院的李大人肯定是坐不住了,安抚好一众宾客之后就匆匆赶了过来。

    因为听去报信的丫鬟说此时涉及到陆家的两位小姐,所以陆家主和云万里一同跟着李大人过来了。

    李府的下人已经将一片狼藉的两人分开了。药性还没过去,楚学文每碰到一个人就像条发情的公狗一样冲上去又抱又蹭的,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那些奴才只能大着胆地将他捆了起来。而李暮烟被送回她自己的院子中,一直昏迷不醒。

    陆辞画守在床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又是心虚又是愧疚,担忧的神情不似作伪。

    也没人提出要陆九凰为李暮烟看诊,她就坐在外间喝茶。

    等李大人看见李暮烟被折腾成这副凄惨模样时,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云万里也蹙着剑眉脸色很是难看。他本来是有意向李密求娶李暮烟的。

    李暮烟与陆辞画身份相当,又不想陆辞画未婚先孕名誉受损,而且李密在朝堂上的势头要比陆家主好,他的嫡长子李朝阳也在吏部站稳了脚,而陆家主却膝下无子。

    只要娶了李暮烟,李家就会更紧密地与他绑在一起,以后也会成为他争夺皇位的一大助力。

    可李暮烟偏在这个关头出了这样的丑事。

    陆辞画有好些时日没见到云万里了,一时间又惊又喜。缓过神来之后就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跟云万里和陆家主说了一遍,言语间当然是将能往陆九凰身上推的过错全往她身上推。

    听完大女儿梨花带雨、漏洞百出的哭诉之后,陆家主虎目一瞪就冲陆九凰嚷道:“你这孽障还不快给我跪下?”

    陆九凰嗤笑一声,毫无惧意地与他对视,“父亲又要单凭姐姐的一面之词就想定我的罪吗?”

    “也对,父亲和二皇子向来眼中只有辞画姐姐,自然辞画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了。”视线缓缓从屋里神色各异的众人身上扫过,陆九凰道:“可今日之事那么多太太夫人都看在眼里,怕是不能让辞画姐姐一人说了算的。”

    “既然此事无法善了,不如就报官好了。那给我传话的丫鬟不是已经被关押起来了吗?等官府的人来了之后好好审问一番,我瞧她也不像是个硬骨头,应该是会招认的。”

    “万万不可!”李密连忙出口反对,今日本就是李府操办满月宴的日子,那么多宾客在府上,若是报了官将此事捅到明面上来,那李府的颜面还能往哪儿搁。李密对着云万里行了个礼恳请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今日二皇子也在场,那老臣唯有求二皇子替小女主持公道了。”

    二皇子忙托住他,神情凝重地说:“本王定会还李大小姐一个公道,也绝不会放过那背后作恶之人。”说完恶狠狠地瞪了陆九凰一眼。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楚大人和楚夫人闻讯匆匆赶来。李密见到楚夫人,也就是他的妹妹时,睚眦欲裂道:“都是你这蠢妇教出来的好儿子!”

    楚夫人眼珠子转了几圈后没瞧见楚学文,就瘫坐在地上哭天抢地地喊道:“我的文儿呢?大哥,我可就只有文儿这一个儿子!千错万错他都是你的外甥,你可千万……”

    话未说完李密抄起手边的茶杯砸在她面前的地面上,四溅的碎片擦过她的脸庞划出一道血痕,楚夫人就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楚大人顾及颜面开始还低声劝了她几声,最后直接吼道:“你这贱妇快给我闭嘴!”她这才讪讪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怨毒之色的盯着陆九凰。

    儿子前日里还向她打听起陆府的三小姐生得美不美,今日就出了这样的事。说是巧合她能信的话才有鬼了呢!

    楚学文这会儿身上的药效退了下去,整个人也虚脱得晕了过去。替他诊断的大夫说他是中了烈性春药才会神志不清地侮辱了李大小姐,黄楚夫人立刻就跳出来说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楚学文。

    陆辞画就低呼一声,神色复杂地看着陆九凰。“九凰妹妹最近不是醉心于医术吗?难道这药是……”

    “九凰虽然醉心医术,不过这些日来所学的也不过是为姐姐安胎所用。”陆九凰神色坦然,“更何况九凰至今还待嫁闺中,对那男女之事毫不知情,又怎么会有这种下三滥的药呢?”

    “倒是旁人都在背地里议论姐姐,说不知道姐姐使了什么手段才怀上二皇子的孩子呢?”

    “住口。”陆家主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陆辞画那一边,“你一个闺阁女子说出这种话来,为父平日教你的礼义廉耻都被吃进狗肚子里去了吗?”

    “哦?原来父亲还曾教过九凰礼义廉耻呀!”陆九凰满脸嘲讽。

    “再说从小在父亲悉心教导中长大的辞画姐姐不还是做出未婚先孕这等丑事来了么?和姐姐相比,九凰不过是几句无心之言,怎么就让父亲觉得我不只礼义廉耻了?”

    “你……”陆家主指着陆九凰的手直打颤,“你这个逆女,怎么敢如此跟为父说话?”

    “自是有样学样咯。”

    直呛得陆家主说不出话来。

    针锋相对之时,有小厮来报,说绿菡被关在柴房里,一时不察让她醒来后畏罪自杀了。一头撞在墙上,几息间就咽了气。

    陆辞画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这细小的动作却被云万里尽收眼底。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愠怒,又很快地掩去,心中却已经有了定论。

    那些来做客的夫人太太们从绿菡口里听到的是一套说辞,从陆九凰口里听到的又是另一套说辞。在后院对峙时绿菡明显底气不足,却还没得及说话就被陆辞画一脚踢晕了过去,如今更加是死无对证。

    “那丫鬟和就九凰说是姐姐身体不适唤我前去,我才跟着她的。这意思很显然就是受辞画姐姐指使的,但既然辞画姐姐并不知情,所以那指使之人也就另有其人了。”陆九凰睁着眼睛说瞎话,装作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云万里瞧着她顾盼神飞的娇俏模样,一时间有些恍惚。稳住心神后开口:“楚学文为何会出现在李府后院中?”

    李暮烟身边知道内情的侍女都面面相觑,低垂着头不敢开口。云万里神色一凛,冷声道:“要是没人肯说的话,就一个个押下去审问,只要有一人招供,其余人就全都得死!”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那些侍女全都跪下来磕头求饶。

    陆辞画自作聪明地说:“暮烟私底下和楚表哥交情很好,楚表哥偶尔来李府看看暮烟也是无可厚非的。”

    陆九凰忍不住想为她拍手叫好。

    李密登时沉下脸来喝道:“陆大小姐慎言!”却已经晚了。

    云万里说:“这么说来李大小姐和楚学文之间应该是早就有了私情吧。”

    楚夫人也是个脑袋转得快的,立刻就咋呼道:“暮烟打小就和她文表哥亲近,小时候还戏言说要嫁给咱们家文儿呢!”

    云万里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密一眼。李密眼前阵阵发黑,哇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既然如此,本王不如进宫向父皇求道圣旨替这二人赐婚,诸位以为如何?”

    楚大人和楚夫人一脸喜意地向云万里道谢之后,也不参加李府的满月宴了,领着楚学文就悄悄地从李府侧门出去打道回府了。

    李密却是目光阴沉不定地看着床上还在昏迷不醒的李暮烟,眼底有杀意在翻涌。陆辞画眼看着这事似乎就这样平息了,她最好的姐妹被人侮辱,折腾地只剩半条命。陆九凰那个小贱人却还是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半根头发丝都没损失。

    她不甘!也觉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万里,那春药的事难道就不追究了吗?”

    云万里眼眸一黯,觉得自己的这个侧妃当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今日之事但凡是有些眼力见的人都能猜得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再调查下把那把火绝对会烧到她和李大小姐身上去。如今他将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却还是在胡搅蛮缠,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那楚学文经常出入烟花之所,身上带着那种东西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可是……”陆辞画还要在说些什么,被云万里不耐烦地打断了。

    “婚期临近,陆大小姐还是呆在府里安心待嫁好了,多读读《女则》、《女诫》。”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陆辞画脸色一白,楚楚可怜地看着云万里。云万里却毫不心软,告诉李密他还有事要办不留下来参加晚宴了,就提前走了。

    最后李府只得仓促地办完这场满月宴将宾客都送走了。

    马车上陆九凰闭目养神,奈何那仇视着她的目光太过露骨,让她浑身不舒服。

    翘起嘴角,陆九凰的声音低沉如梦呓:“姐姐今日运气可真是好呢?”

    “是你,是你做的对不对?”颤抖的声音出卖了陆辞画平静的外表之下快要喷涌而出的怒火。

    “九凰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今天那李暮烟是替姐姐挡了灾呢。可若是下次姐姐再这样作死,就不知道还有没有能挡在姐姐前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