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8本章字数:3047字

    刚出百草堂陆九凰就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从黑衣人那里得知还有另一方人马窥伺着方曲儿留下来的东西后,陆九凰就一直小心谨慎地等着他们的下一次试探。这些时日来她待在陆府里时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直到今天外出,那群人怕是终于按捺不住了。

    陆九凰不动声色地在雨中加快脚步,大致确认了有几个人跟在身后,就拐进了一条小巷子中。七拐八绕地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指间藏好几根泛着幽幽冷光的银针等着那群人送上门来。

    等那群人来在她面前,陆九凰刚准备动手时,就听到那领头模样的人对她说:“陆三小姐,我们家主子想见你一面。”语气还算恭敬,听不出有多大的敌意。

    “你们家主子是谁?”

    “陆三小姐见到了自然就会知道。”

    陆九凰近日来十分的勤奋,无论是修炼九凤转还是拳脚功夫,都不曾落下。再加上她出门时做的那些万全准备,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有信心闯上一闯的。

    “带路吧。”

    如此故弄玄虚,等陆九凰见到二皇子云万里的时候反而有些说不出的失望。信步走进去坐下来给自己斟了杯茶,这才开口问道:“二皇子如此大费周章鼓地请九凰前来,不知是有何赐教?”

    云万里嘴角噙着笑,但那笑意却未及眼底。他长相俊美邪肆,从前的陆九凰只要见到他就会心驰荡漾,露出痴迷沉醉的表情。但现在的陆九凰却好像真的是完全将他放下了,面对自己时居然能做到无动于衷。

    念及此处云万里眼眸一暗竟是欺身凑了过来。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锋利的短匕已然抵在了他颈间。

    陆九凰粲然一笑,说出口的话却是冷冰冰的,“有事说事。但可千万别乱动,姐夫。”

    “凰儿这是还在气本王娶了你姐姐做侧妃吗?”云万里瞳孔猛地缩了缩,却还算镇定。

    那黑衣人每次来时都口花花地喊陆九凰“凰儿”,还总爱动手动脚的。陆九凰开始时还觉得他孟浪无礼,但相处久了之后发现他并有什么邪念,也就习惯了。可这两个字从云万里嘴里吐出来时,却让陆九凰觉得恶心。

    “哪有,二皇子和辞画姐姐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九凰祝福你们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呢?”

    云万里却是觉得这样的陆九凰是他从前完全没有见过的,古怪精灵,顾盼神飞,竟有种摄人心魄的美。

    伸手想要抓住那近在眼前的柔荑,陆九凰眸中杀气一凛,站起身来将他逼得节节后退,直至云万里后背抵在墙上,这才沉声威胁道:“二皇子真以为九凰不敢下杀手吗?”

    云万里本来还存着戏弄她的意思,此时目光也冷了下来,嘴角的弧度没有温度。“你今日敢伤本王一根汗毛,就休想全须全尾地离开这里。”

    “九凰既然敢来,自然就有把握能全身而退。二皇子不信大可试试。”说完手上却微微用力在二皇子脖子上划拉出下一道血痕。

    “二皇子今日请九凰前来到底所为何事?九凰可一向没什么耐心。”

    云万里心里对陆九凰的那点旖旎念头全被打散了,骤然间发力打掉陆九凰手中的匕首,和她交起手来。陆九凰这才发觉云万里竟然也是个武功高手,虽然比不上黑衣人,却也远在半吊子的自己之上。你来我往数十招之后,陆九凰一时不察露出了破绽,被云万里双手反钳在身后制住。

    “三小姐这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性子也真不知道是随了谁?”

    “我原先还怀疑你是怎么逃脱了李暮烟的圈套还反坑了她一把,今日见识了你的身手之后才知道原来陆家的三小姐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呢。”

    陆九凰并不出声,云万里一只手摸上她的脸庞,接着自说自话。

    “更是不知道你何时勾搭上了林清竹,你这一身医术应当也是他教你的吧。”

    “倒是本王看走了眼,原以为陆辞画是个聪明懂事的,没想到却丢了你这么一个宝贝。”他那只手不安分地往下移,从陆九凰的脸庞划到脖颈,甚至想探进她的衣襟里去领略那美妙的风光。

    “呵呵。”陆九凰突然发出有些诡异的笑声。云万里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脸色也变得铁青,恶狠狠地掐住陆九凰的下巴问她笑什么。

    “笑你呀,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废话。”陆九凰朝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云万里这才发现他的指甲不知不觉中呈现出死灰之色,竟是中了毒的征兆。

    兀地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你竟敢对我下毒!”说话间只觉得气血翻涌,霎时一口黑血喷了出来,眼前也是阵阵发黑有些站立不住。

    他揪住陆九凰的衣襟将人提到眼前,狭长的凤眸里布满了血丝,牙咬切齿道:“把解药交出来,不然本王杀了你!”

    “虚张声势。”陆九凰推了他一把,他登时就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四肢无力地瘫倒在地,张了张嘴却觉得舌根都已经麻痹了根本不听使唤。

    揉了揉被抓出淤痕的手腕,陆九凰在他面前蹲下身来,用手指蘸了点他脖子上的污血凑到他眼前,笑容有如修罗鬼刹,“想不到吧,这么一道小小的伤痕就能要了人命呢。”

    云万里的眼神渐渐涣散了起来,整个人如同一条离开了水之后濒临死亡的鱼,张大了嘴巴却喘不上气来。

    陆九凰不再看他,准备出去将这里的人全都杀掉灭口后再离开,屋子里却蓦地多出来一道黑色人影,几根银针从指间甩出去却全都被那人躲闪了。那人也无心与陆九凰交手,只提起云万里飞身从窗户掠了出去,几息之间就跑得不见了踪迹,定然是绝顶的轻功高手。

    凭空似乎又多出来了一路人马,陆九凰的心情有些不太美丽。将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人都放倒了之后,才不引人耳目地回到了陆府。

    她刚走,就有一批黑衣人出来替她将那些尸体处理掉了,然后淋上油一把火烧掉了院子彻底的毁尸灭迹。因为一直在下雨,火势并没有蔓延到周围的院子,因此也并没有怎么惹人注意。

    回到栖梧院换衣服的时候陆九凰才发现自己的月信来了。先是和云万里动了手,回来的路上又淋了雨,所以陆九凰觉得身上乏乏的不大爽快,让春梅给她煮了碗红糖姜茶,喝过之后就想蒙头睡上一觉。

    春梅提醒她说:“小姐之前和二小姐约好了明天要去感业寺上香还愿,不知道可还有什么是要收拾了一并带上的?”

    陆九凰头重脚轻的只想睡觉,只吩咐了一句让她看着办就到头昏睡了过去。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爬起来想喝水的时候,被站在床边的黑衣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好不容易一颗噗通乱跳的小心脏平定下来,陆九凰给自己倒了杯水凑到嘴边才发觉是凉的不能喝,想喊春梅去烧壶水又想起来她这会儿肯定已经被人打晕了过去,于是开口的时候难免就带了几分火气。“今天还没到给你针灸的日子呢,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到我房里来干嘛?”

    “云万里的解药。”他倒是开门见山毫不见外。

    陆九凰一挑眉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和云万里是什么关系?是你让人救走他的?”

    “无论是何关系,云万里现在还不能死。”不承认也不否认。

    “好啊。”陆九凰也答应得爽快,眉眼间却透着几分狡黠,“你摘下面具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九凰就将解药双手奉上。”

    黑衣人浑身散发出冷厉的气势向陆九凰压迫而来,“没有人可以跟我谈条件。”

    陆九凰也冷下脸,“女人一个月中总有那么几天喜怒无常,我劝你今天最好不要激怒我。”

    “九凰偏要杀了云万里,你能奈我何?”

    两人无声对峙了片刻,终是那黑衣人败下阵来,无奈地叹了口气,隐约还带着几分宠溺,“真是拿你没办法。”温柔的语调让人泛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将解药给我,我答应日后替你做三件事,如何?”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陆九凰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神情立刻柔和了下来,“就这么说定了。

    这黑衣人内力深不可测,等他身上的毒除清了以后,实力还会更上一层楼。今日得了他的承诺,肯定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翻出解药来连着瓷瓶一起扔给黑衣人,陆九凰忍着口干舌燥爬上床准备继续睡觉,见黑衣人还站着不走,十分不耐烦地问道:“还有什么事?”

    黑衣人竟然难得的有些吞吐道:“你身上隐约有些血腥气,是今日和云万里交手的时候受伤了吗?”

    陆九凰嗤笑出声,调侃道:“看不出来你这人居然这般纯情,连女子每月会来的葵水都不知道。”

    黑衣人身体顿时僵住,好半晌后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飞身掠了出去。陆九凰偷乐了好半天才又重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