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遇险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8本章字数:3079字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春梅从被子里刨了出来,换上比较素淡的衣服又化了淡妆掩盖住不太好的气色。佛门乃是清净之地,她们这些前去的女眷自然要低调些才是。

    春梅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对陆九凰说:“奴婢这些天来夜里睡觉总是落枕,第二天起来后颈疼疼的像是被人敲了一棍子似的。”她现在也没有那么怕陆九凰了,和她亲近了许多。

    陆九凰神色不变地说:“等我回来后替你瞧瞧。”

    春梅就一脸高兴地跟她道谢。

    到陆府门口的时候陆婉月已经在马车上等着了,陆九凰掀开帘子坐进去,笑着说:“九凰来晚了,让姐姐久等了。”

    “我也是刚刚才到的。”陆婉月今天的气色看上去不错,看来是之前替她改的药方子有了效果。她亲昵地坐近过来挽住陆九凰的手臂,将一枚荷包塞到陆九凰手里。

    “姐姐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送给妹妹,只有这个前些日子里才绣好的荷包,希望妹妹不要嫌弃。”

    那荷包正反两面都绣着两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一朵含苞待绽,一朵却正盛放得绚烂夺目,正面角落里还绣着“九凰”两字。一看就知道是费了心血的,陆九凰感激地朝她笑了笑,“这荷包做得如此漂亮,九凰又怎么会嫌弃呢?倒是姐姐身体虚弱却还亲手为九凰绣了个荷包,真是辛苦姐姐了。”

    陆婉月便也笑靥如花。“妹妹喜欢就好。”

    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没过多久马车就停在了白云山山脚下。

    感业寺坐落于白云山半山腰。作为云国的护国寺,感业寺香火鼎盛,据说里面求的签都十分灵验,因而每天从云国各处慕名前来的香客络绎不绝。为了以示虔诚,所有香客都需要步行上山。

    只可怜了陆家的这两位小姐,一个是先天不足,一个是特殊时期。等走到感业寺庄严肃穆的大门前时,都是累得脸色泛白,腰酸腿软。

    陆九凰还好些,陆婉月被两个侍女一左一右搀扶着几乎都要站不住了。

    两人在凉亭中静坐了片刻缓过劲来之后,这才相携着一道去正雄宝殿上香。

    在约有三米高的金身佛像前跪了半柱香,陆九凰中途悄悄睁开眼偷瞄了好几回,见陆婉月都一直闭着眼在虔诚的祷告,嘴里还无声地念叨着什么。佛像后面还坐着几排和尚一边敲着木鱼一边诵经,香火缭绕间陆九凰不住地点头打瞌睡,险些就睡着了。

    陆婉月还完愿后,又拉着陆九凰去两人求签。陆九凰不信这些,可陆婉月坚持,只得胡乱地求了一道姻缘签,摇了半天签筒才摇出一根竹签,上面刻着“求则得之舍则失之”八个字,意思倒是一目了然。

    陆婉月还想去找大师解签,陆九凰忙央道:“我的好姐姐,九凰这都已经饿了一上午了,就别再纠结这签不签的事了。”

    陆婉月就失笑道:“倒是姐姐疏忽了,我们这便去用膳吧。”

    于是有个小沙弥领着她们去寮房休息用膳。平日里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女眷来感业寺上香,就全都歇在这寮房中。寺庙里都是素膳,青菜豆腐寡淡得尝不出什么滋味,吃了个囫囵饱之后陆九凰就想要打道回府,陆婉月却说在感业寺中觉得心神宁静,想要留下来亲手抄一卷经文以作回报。

    陆九凰可没有这般的好性子,就说:“姐姐在这里安心抄经文,九凰去后山转悠两圈。”感业寺周围的环境确实不错,清雅幽静,山林间的空气也十分新鲜。陆九凰在现代呼吸够了雾霾,就想去那山间好好感受一番自然的风光。

    婉拒了陆婉月让她带两个人在身边的建议,陆九凰便一个人进了后山。

    这后山不常有人进来。近日里又一直阴雨连绵的,泥土潮湿松软,脚一踩上去就陷下去半寸深,十分不好走。陆九凰捡了根孩童手腕粗细的树枝做拐杖,一路走走停停也是爬到了山顶。站在最高处,虽然入目的还是一片青葱翠绿,但陆九凰心中还是涌起了“一览众山小”的壮志豪情来,忍不住想要扯着嗓子放声大叫。

    在地上留下一行龙飞凤舞的“陆九凰到此一游”之后,正欲下山,却见林间惊起无数飞鸟,在低空中盘桓鸣叫着却不肯归林,似乎是山里闯进来了什么不速之客。

    陆九凰心中起疑,她倒不怕这林中有什么野兽,再凶的野兽在她眼里都不过是上等的药材而已。就怕是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隐藏在林间,等她下山的时候……

    小心翼翼地找了另外一条路往山下走,心中不详的预感却更加强烈,陆九凰不禁暗暗懊恼,昨日她睡得早,东西都是春梅收拾的。她早上出门时又仓促,因此只带了少许的毒粉和银针在身上,也不知道够不够用。

    忽然脚踝上一紧,陆九凰竟然踩到了陷阱。她要退时已经来不及了,那绳索迅速收缩紧紧地绑在她脚踝上,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从绳索尽头传来,直接将陆九凰倒吊离了地面。

    血液从全身往头顶倒流,陆九凰涨红了脸在半空中摇晃中着。

    有人从树上跳下来将绳索另一头绑在另一棵树干上,然后手指放在口中发出尖锐的口哨声,像是在通知同伴。

    陆九凰甩出一根毒针射在他喉间,十息之内他就满脸痛苦地挣扎着死去了。割断绳索之后陆九凰直接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还好松软的泥土上面还盖着一层枯叶。

    可这人的同伴来得极快,陆九凰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其中一个用弩箭的人追上了,那人一箭射穿了她的肩膀之后也中了毒针,很快就从山上滚落了下去。只是那箭头也淬了毒,陆九凰虽然及时封住了周身穴道,片刻之后面色却还是泛青了起来。

    林间时不时被惊起的飞鸟告诉陆九凰此时还有许多死士听到方才的口哨声在朝这边赶来,无暇处理伤口,陆九凰只能扭头朝树林深处奔逃而去。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中途又陆陆续续杀掉几个人,自己身上却也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陆九凰倚靠在一棵约有三人合抱粗的大树身后喘气,那毒已经发作了起来,疼痛如潮水般涌向四肢百骸,她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忽的心中警铃大作,攥着匕首要朝身旁刺过去时,却被人拦腰抱住,身体落入那一寸熟悉的怀抱时,陆九凰下意识地就放松了下来瘫软在他怀里。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凰儿怎么会将自己弄得这样狼狈呢?”

    陆九凰咬了口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刚要回答她,却忽然伸出食指点在陆九凰唇上让她噤声,自己飞身迎了出去。

    外面都是兵刃相接的声音,间或有一两声压抑在喉咙里的惨叫声,陆九凰意识渐渐涣散了起来,眼前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男人一身浴血地站在自己跟前。

    等陆九凰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她发现自己身处不知名的山洞内,身边是烧得噼啪作响的柴火堆,橘黄色的火苗印在对面的山洞墙壁上,如同张牙舞爪地魔鬼一般。刚扶着墙站起来,眼前却阵阵发黑,身体内的毒素却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就想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从内向外的啃食血肉,又疼又痒,无论怎么挠都是隔靴止痒。

    陆九凰平时最喜欢这种毒药,见效快效果又恨,比那什么蚀心丸厉害多了。七天的发作期限,有那七天时间这天地下她还有什么毒解不了?

    盘腿坐下来,掏出百寒针扎在周身的各大穴位中,然后闭目运转起了九凤转试图将毒素逼出体内,不一会儿她皮肤表面就沁出一层黑色的污垢,还有些刺鼻的味道,不过好歹是将毒给解了。陆九凰嫌恶地打量了自己一眼,决定出去找点水清理一下。

    她昏迷中男人倒是简单地给她包扎了下伤口……直到这时陆九凰才想起来从她醒来之后就一直没看到那男人,难道就这样丢下她一个人先走了?

    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往漆黑的外面走去,没注意却被绊了一下。陆九凰这才发现男人就守在洞口,靠着墙屈起一条腿,另一条大长腿就横在洞口绊住了她。

    陆九凰喊了他两声没听到回应,伸出手推了推他,结果男人就顺势倒了下去,连脸上的面具都摔了下来。陆九凰一摸他的脉搏,心道不妙。

    这男人原来体内的毒已经被她驱了大半,可今天却又不幸中招。谁知道这毒药却十分霸道,和他体内未清的余毒融在一起后竟然生出了变数。原先男人还能用内力压制住毒素,现在那毒竟如附骨之疽般缠上了他的内力,只要他一用内力,毒便发作。偏偏他内力浑厚,因而更加倒霉。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拖到柴火堆旁边,在火光的映衬下陆九凰惊讶地发现这黑衣人竟然是七王爷云淮远!怪不得她一直觉得这黑衣人总给她十分熟悉的感觉。

    天底下是再不会有人能生得如云淮远这般妖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