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表妹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090字

    陆辞画走的时候已经没有来时的那般歇斯底里,虽然半张脸上还印着通红的巴掌印显得有些狼狈,但已经不像初回府时那般黯然木讷。

    临走时她眸光复杂地盯着陆九凰,“你休想挑拨我和暮烟的关系。”怀疑的种子已然在她心底悄然生根发芽,挣扎不过是徒劳。

    陆九凰只扬唇浅笑,并不多做解释。该说的她都已经说过了,陆辞画只要不是蠢到无可救药,自然可以发现李暮烟的那些小伎俩。李暮烟虽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但只要能勾住云万里的心,在二皇子府里委身当个侍妾就并非难事。

    陆辞画想到这些时日里李暮烟时常殷勤地跑到二皇子府里来陪伴照顾自己,手心攥着那个李暮烟一直叮嘱自己佩戴在身上的香囊有些沁凉,脸色也不由地难看了起来。

    等她回到二皇子府,正巧碰见李暮烟和云万里在花园里说着话。云万里有如玉树兰芝,唇边噙着一抹淡然的笑温和地看着李暮烟,而李暮烟低垂着头只露出一小段洁白修长的脖颈,宛若一朵不甚娇羞的水莲花。

    陆辞画怔立良久,直到云万里抬眸瞥见他,眼底划过明显的厌恶和淡漠,然后又和李暮烟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李暮烟朝陆辞画走过来,眼梢的羞怯还不曾完全褪尽,目光闪烁着有些紧张地问她:“姐姐今日回门怎的都不曾和我说一声?”

    “我又不知暮烟会来看我,说起来你前日才刚来过呢。”陆辞画勾起冷笑。

    “我只是有些不放心你。”她眼里蓄满了担忧,但陆辞画却只从她的眼瞳里瞧见了苍白憔悴的自己。和气色日渐红润的李暮烟相比,她仿佛低到了尘埃里去。

    难怪万里可以与她这只破鞋相谈甚欢,却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暮烟刚才在和二皇子说什么?”陆辞画往她的院子走去,李暮烟自然地挽住她的手臂和她并肩往前走。

    “没什么。”她有些含糊其辞,并不太想告诉陆辞画。心念一转又掩着唇角娇笑道:“二皇子只是向我打听姐姐的近况。我看二皇子对姐姐还真是关切得很呢。”

    陆辞画勾起唇角,“万里对我自然体贴疼爱,能嫁给万里是我三生有幸。”话锋一转,“倒是妹妹先前出了那档子的事,只怕是再难寻到好人家了。”

    瞥见李暮烟陡变的脸色,心头无比痛快地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拍了两下,陆辞画装作愧疚地说道:“说起来那件事也怪我,暮烟心里不会一直都记恨着我吧。”

    “怎么会?”李暮烟勉强地笑了笑。

    “等我养好了身体以后,就去求万里给你说个好人家。”陆辞画笑容越发妖冶,“暮烟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去给别人当妾做小的。虽然你……不过嫁过去做续弦或填房都是没有问题的。”

    她说得含糊,但话里话外都在揭开李暮烟已经结痂的伤口往上面撒盐。

    李暮烟的脸已经苍白得如同宣纸,陆辞画这才觉得一直积郁在胸膛里的闷气都烟消云散了一般,有些说不出的畅快。

    “不过,我将你当做亲妹妹看待,二皇子就是你的姐夫。所以……妹妹还需要避嫌才是呢。”陆辞画随手掐了一朵旁边正盛开的花朵插在李暮烟的发鬓间,冰凉的手指轻柔地拂过李暮烟的脸庞,呢喃着说:“妹妹生得真好看!”

    李暮烟心里泛起一股寒意,朱唇微抿,抬手抚了抚鬓角旋即展开笑颜,“可却也比不得姐姐这朵解语花呢。”

    *

    五月初五,季府来人。

    陆九凰小日子又来访,整个人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可她如今主事陆府,有亲眷登门造访自然是要去接待的。更何况来的还是陆婉月的表姑婆季王氏。

    季王氏如今是季府的当家主母,在上次陆辞画的婚礼上确实帮了不少的忙。这回登门造访也是受陆家主所托前来教授陆九凰如何主持中馈,做好当家主母。

    许是陆家主终于察觉到以前疏忽了对陆辞画的管教,才导致陆辞画落到如今的下场。陆九凰可是要嫁到七王爷府去的,定然不能再丢了陆府的颜面。

    季王氏如今五十有二,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双浑浊的眼珠子里却折射出锐利的目光,不怒自威地坐在堂屋上首。

    下首坐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稍长的那个穿着一件湖绿色的长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正是季府二房的嫡次女季灵书,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眼间隐约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而另一个瞧上去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也生得珠圆玉润十分可爱,白皙的皮肤如同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会说话,浅浅一笑时脸颊两侧就荡漾起两个深深的酒窝。她坐在椅子上双脚都够不着地,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想来这季府三房的小女儿季灵梦应该是个活泼调皮的。

    陆九凰先是朝季王氏弯腰行了个礼,然后塞了两个荷包给她这两个素未蒙面的小表妹。季灵书淡漠地接过说了声谢过惊华郡主,而灵梦则是赠给她甜甜的笑容,声音清脆如铃铛,“多谢三表姐。”

    陆九凰也朝她露出温和的笑容。

    季王氏坐在上首轻咳了两声,纪灵梦就敛起脸上的笑意,规规矩矩地坐好不再晃腿。

    “二小姐怎的没有过来见我?”

    陆九凰笑道:“二姐姐身体娇弱,平常都不怎么迈出院子的。今日表姑婆前来,九凰也就没让下人去掩月院通报,免得打扰二姐姐静养。”

    季王氏眼里流露出几分不满,陆婉月的生母也出自季府二房,是季灵书的嫡亲姑母,可她偏偏是个不争气的,嫁到陆府不过一年就撒手离开了人世,生出来的还是个姑娘。

    陆府人丁稀薄,偌大的府上更是连个能主持中馈的长辈都没有。可这么多年来陆府的这位姑爷确实半点都不曾提携过季家的后辈,若不是陆府还记得逢年过节来季家送礼,季家怕是以为他早就不认这门亲了呢。

    如今她受陆家主之托来陆府小住几日,原以为陆家主是请她来主持家中事宜,顺带着可以提携一番陆婉月。陆婉月身体不好,及笄两年都不曾有人上门提亲,陆家主似乎也没有考虑过她的亲事。只等陆九凰出嫁后,这中馈大权必然要交到她手中去的。

    谁知陆家主竟对她只字未提。如今听陆九凰的意思似乎是将陆婉月拘在掩月院中不问世事,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将人给养废了?

    季王氏看向陆九凰的目光就有些不大好了。陆九凰却似乎毫无察觉一般,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如今家中的一切事宜都由九凰安排,九凰自觉还算得心应手。但既然父亲请表姑婆前来小住几日,如若九凰有哪里做得不对,那就要劳烦表姑婆从旁指点一二了。”

    季王氏面色不虞,她都要老成人精了,如何会听不出来陆九凰压根就不打算将掌家大权交出来。

    “惊华郡主婚期将近,应当好好准备嫁妆才是。”季灵书淡淡地开口,话语中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老成,“这后院之事繁琐细碎、极耗心力,郡主可不要勉强自己。”

    “表妹有所不知,我陆府比不得季府树大根深,这后院中其实并没有多少事情要打理。”陆九凰笑眯眯地回道,却让季灵书变了脸色。

    季府如今共有四房,每一房之间都是勾心斗角的没有一日的安宁。季灵书自懂事起就被母亲教导着和其他房的堂姐堂妹攀比较劲,万事不肯落于人后。她是季府这一辈中最为出众的,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下来就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子。

    可季府式微,他们这些小辈去参加宴会时在别府的小姐公子面前多少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如今见一向也让众人瞧不起的陆九凰被封了郡主从此高高在上,不过是仗着陆府的声势罢了,季灵书有些不忿。因而这次就主动央求季王氏带她到陆府来想要会一会陆九凰。

    陆九凰不显山不露水的却带着刺,有些棘手啊。

    她垂下眼来,“是灵书唐突了。”

    陆九凰不在意地笑了笑,拉过季灵书的手说道:“九凰身为家中幺女,都不曾有过和妹妹相处过的经历呢。如今两位表妹来陆府小住,以后可要跟九凰多走动。”

    季灵书没开口,倒是灵梦的那双如同黑葡萄一般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未脱的稚气,“三表姐,那灵梦可以去找你玩吗?”

    陆九凰伸手捏了捏她肉乎乎的脸颊,“当然可以。”

    灵梦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伸手挽住了陆九凰的手臂撒娇地说:“三表姐真好。”

    季灵书瞪了她一眼,她有些瑟缩地抱紧了陆九凰的手臂,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惧意。陆九凰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对季王氏说:“九凰先让人带表姑婆和表妹们下去休息,明天一早再让府里的下人去给表姑婆请安。”

    等人都走了之后,陆九凰轻声吩咐春梅,“派人盯紧她们,特别是那个季灵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