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设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103字

    陆九凰回到栖梧院后倒是认真思考了一番关于嫁妆的事宜。

    陆府的库房此前差不多被陆辞画给搬空了。陆家主要是不出钱的话,陆九凰就得自掏腰包置办嫁妆。她总不能直接揣着厚厚一沓银票就嫁过去吧,所以那些陪嫁的物品桩桩件件都要自己去置办。

    这就是上面没有长辈的劣处了。

    还有陆九凰的嫁衣也需要她亲自绣制。先前陆辞画是因为嫁得仓促才没有自己准备嫁衣。

    可陆九凰虽然银针使得无比顺手,却是从来没有碰过绣花针的。闲暇时找了块绣布试手,没几针就将自己的纤细手指扎得血迹斑驳。春梅在一旁捂嘴偷笑,恼得陆九凰想拿她试药。

    偏她又是倔脾气,就和这一根小小的绣花针杠上了,说什么也要绣出个像样的图案来。等晚上云淮远过来的时候她还在就着忽明忽灭的烛光跟手中的绣品较劲,眉头蹙成川字。

    好半晌陆九凰才发现云淮远站在她身旁,连忙将绣品藏在身后,还挥舞着一只手试图挡住他的视线。

    “绣得不错。”云淮远眉眼间含着笑意,被橘黄色的烛光映衬得分外温柔。

    “能看得出来我绣的是什么?”陆九凰半信半疑地问。

    云淮远面上一滞,有些为难地试探道:“大概是只鸭子?”

    陆九凰气得将那绣品往地上一摔,“我分明绣的是鸳鸯!”

    见云淮远弯腰要去捡,她又急急忙忙地抢了回来,又羞又恼地低吼道:“不准你看。”

    “我不看。”云淮远拿手捂住眼睛,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泄露出他此刻愉悦的心情。陆九凰气不过又去拧他腰间的软肉,却被他伸手揽进怀里。陆九凰捶着他的胸膛让他撒手,他却抱得更紧了几分,陆九凰都能感受到他说话时胸膛间的震动。

    他说:“凰儿,我很高兴。”

    陆九凰翻了个白眼,“你快要将我勒死了。”云淮远这才松开手,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那温软的唇映在陆九凰额上时,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一股脑的朝头顶涌去,脸色霎时通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她背过身去有些不敢看云淮远,声音颤抖着说:“你我虽有婚约,但还是应当恪守礼数,不要轻易动手动脚的。”

    “分明是凰儿先动手动脚的……”云淮远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好半晌才温声说道:“不过的确是本王逾矩了。”

    “凰儿的嫁衣本王自会让人准备,你不必强逼着自己做这些不喜欢的事情。”

    陆九凰低垂着头不应声,心乱如麻。

    她与云淮远相识还没有多久,并不相信云淮远对她有如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情深。可陆九凰偏就不争气地沦陷在这镜花水月般的温柔小意中,不知不觉中就将自己的一颗芳心许了出去。

    难道是受了原主的影响?她又不是受封建思想荼毒长大的女子,没穿过来之前也是那种玩得比较疯的人,但从来没有对一段感情认真过。如今却栽在了这么一个古人手里。仔细想来云淮远这种城府深沉的男子也并非她的理想型,充其量就是长得比寻常人要好看些而已。

    倘若真的要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在一起,那也未免会太辛苦了些。

    偷瞄了眼云淮远,见他还在凝视着自己,陆九凰心弦颤了颤败下阵来,却还是嘴硬道:“九凰本就没有打算自己去绣那什么嫁衣。”她幼时初练针灸之术的时候都不曾在自己手上扎出过这么多的洞来。

    “嗯,不绣了。”他眼里的温柔似乎都要溢了出来。

    当天夜里陆九凰失眠了。她从不曾发觉自己居然会如此禁不起撩拨。

    翌日一大早各院就都派了人去向季王氏请安。陆九凰直睡到日晒三竿才醒过来,等她起床的时候春梅才告诉她:“季老夫人辰时派人来请小姐过去,说是有些事情要和小姐商量。”

    陆九凰执着木梳的手一顿,“现在什么时辰了?”

    “将近午时。她中间又派了几拨人过来,都被奴婢打发走了。”春梅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听说季王氏在院子里发脾气说您不懂礼数呢。”

    自从陆九凰掌管了陆府以后,春梅作为她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就成了府中下人们的巴结对象,府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们就会禀告到春梅这里来。

    “既然如此那就用过了午膳再过去吧。”陆九凰将垂过腰际的青丝一梳到底。虽然季王氏是长辈,可她也不过是陆府的客人,如此急切地想要树立威信,就让她这做主人的有些不高心了。

    等过了晌午,陆九凰才晃悠悠地去了季王氏的院子,却在进屋前被季王氏身边的孙嬷嬷给拦了下来,她有些轻慢地睃了陆九凰一眼,“老夫人尚在午睡,还请陆三小姐在院子里等候片刻。”

    “在季府里,给老夫人请安的小姐少爷若是来晚了,可是要跪在院子里等老夫人召见的。”孙嬷嬷话里有话。

    “表姑婆的架子看来怕是比太后娘娘还要大呢。”陆九凰皮笑肉不笑的说:“既然来的不是时候,那九凰就先回去了。”说着抬腿就要往外走,孙嬷嬷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忙将陆九凰拦了下来。

    陆九凰挑眉,有些诧异地问:“难道表姑婆已经醒了吗?”

    孙嬷嬷的脸色似乎比墨汁还要黑,这时候季王氏身边的吴嬷嬷从屋里走出来笑着将陆九凰迎了进去,“我们家老夫人一向浅眠,表小姐刚过来的时候老夫人就醒了。”

    一间屋发现季灵书和灵梦都在,纪灵梦还悄悄地朝她挥了挥小手,十分高兴的样子。

    陆九凰对着面色阴沉的季王氏浅笑道:“都是九凰不好,扰了表姑婆清梦。”

    季王氏微眯起眼,眸中一片浊然,“听说表小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这可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作为。”这点芝麻绿豆般的小事也要揪着不放小题大做。

    “九凰最近小日子来了,困乏得厉害。左右府中并没有什么事要处理,因而便贪睡了一会儿,不曾想到竟会惊动了表姑婆。”陆九凰认错认得很干脆,眉眼间一派坦荡。

    “如今是在陆府中,表小姐睡到什么时辰都无可厚非。可若是出嫁后也如此贪睡懒惰,那可是会连累到整个陆府被人耻笑的。”

    陆九凰只低垂着眉眼听她絮絮说教。

    季王氏见她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心里升起一团无名火,呷了一口茶之后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下。陆九凰这才抬眸看了她一眼,“表姑婆千万要仔细了手里的茶杯。这房间里摆放着的茶具都是成套的,若是损毁了一只其余的就全都得换掉。”

    “我大姐姐出嫁不久,如今阖府上下俱是缩减开支过得紧巴巴的,可不就是为了能凑出九凰的嫁妆嘛。”

    季王氏身体一僵险些把手边的茶杯给碰掉下去。一旁的季灵书嗤笑出声,“表姐的嫁妆难不成就差了一套茶具?”

    陆九凰认真地说:“表妹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呢。”

    季灵书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季王氏淡淡地扫了一眼。季王氏笑道:“表小姐能这般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就对了。可这掌阖府之事,虽然要精打细算,但也不能太过小家子气。毕竟我们是高门大户,不能如那些小门户一般斤斤计较。”

    陆九凰就蹙眉叹了口气,“表姑婆有所不知,如今陆府的库房差不多是空空如也。娘亲嫁过来时没有嫁妆傍身,九凰又没有舅家扶持,所以才想着能省出来一些是一些。不然七王爷下了那么多聘礼,九凰就带了几台嫁妆嫁过去,岂不是要让旁人嘲笑我陆府小气吗?”

    “九凰同表姑婆说这些,也是因为没有将表姑婆当外人看待。”她那双漂亮的杏眼里浮现出淡淡的哀愁,好像真的是为嫁妆的事操碎了心一般。季灵书心里愈发瞧不起陆九凰,实在想不明白这般市侩精明的女子凭什么能入七王爷青眼。

    七王爷那般丰神俊朗的男子,应当这有出尘飘逸的九天仙女才能与其相配。

    倒是纪灵梦懵懵懂懂地说道:“三表姐可真可怜。”

    季王氏三番两次被驳了话头,面色有些不虞。

    “表姑婆派人去请九凰时不是说有事情要商谈的吗?”陆九凰岔开话题。

    季王氏这才想起来她的目的,“表小姐如今被皇上册封为惊华郡主,理当宴请几位平日里与你交好的小姐来府里庆祝一番。而且等你嫁入七王爷府后,府上的家宴都须由你一手操持。如今就先练练手罢。”

    陆九凰面露难色,“九凰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交好的朋友。而且府上拮据,哪还有闲钱操办宴会?”

    季王氏险些被她气仰过去,有些恼怒地说道:“表小姐身为陆府嫡女,如今又贵为郡主,怎能总是将钱财这些身外之外挂在嘴边?如此市侩计较,传了出去还会让人以为是府里苛待了表小姐呢。”

    陆九凰委屈地撇了撇嘴。

    季王氏顺了顺气,“你且放心去操办这场宴会,需要用钱的地方就来找我拿。表姑婆手头上这点闲钱还是有的。”

    陆九凰就欢欢喜喜地道谢,“多谢表姑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