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求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052字

    这是陆九凰和云淮远之间的第一次不欢而散。

    也是陆九凰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云淮远的怒气。就连他从前带着银色面具三番两次威胁自己的时候都不曾真正动过怒。

    躺下去后半天无法入眠,陆九凰索性爬起来盘腿坐在床上运转起了九凤转的口诀。

    几个周天之后陆九凰略微觉得气血不顺,审视了一番丹田内在和周身各大穴位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陆九凰只以为是自己实在静不下心来的缘故,也不再强求,就披着外衫去书房里看医书去了。

    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春梅和其他丫鬟就陆陆续续地起身了,纷纷在院子里忙活了开来。

    春梅清楚陆九凰的习惯,一般不到辰时末是不会起身的。所以等她看到陆九凰乌青着眼睛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小姐你这是一宿没睡吗?”

    陆九凰掩唇打了个呵欠,“给我泡杯浓茶。”

    春梅有些担忧地看着她,“小姐还是再去睡一会儿罢。一大早就喝浓茶对身体不好。”这些都是陆九凰告诉她的。

    “没有哪家小姐会睡到日晒三竿才起身的。”陆九凰恹恹地瞪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

    春梅于是就退下去沏了杯浓茶,顺便告诉底下的那几个小丫鬟小姐今天心情不太美丽,没事不要在小姐跟前瞎晃悠。

    只有夏竹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凑到陆九凰身边问她早上还晨不晨练了。

    陆九凰嫌弃地摆摆手,“我最近和你家主子生了些嫌隙,你最好离我远点儿免得受到牵连。”

    “那奴婢出府去晃悠两圈。”

    “滚滚滚。”

    “好嘞!”

    夏竹兴高采烈地放了假,陆九凰却越发郁卒了起来。喝了杯浓茶后虽然十分提神洗脑,但眼皮还是似有千斤重。

    陆九凰险些就扛不住躺回床上去了,好在季灵梦及时地迈进了栖梧院。

    她昨天被一杯酒就给放倒了,直睡到今天早晨才醒了过来,还因为宿醉有些头疼,因此就跑到栖梧院里来找陆九凰讨解酒药,顺便八卦下昨天诗会上发生的事。

    虽然昨天陆九凰叮嘱过那些世家小姐不要将陆辞画落水的事情宣扬出去,但她们昨天还没从别院里回来时这件事就已经传遍了京城。

    云国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爱嚼舌。

    幸好她们没瞧见后来的那出大戏。陆辞画和李暮烟分别回府的时候亦十分低调,不曾被人察觉出异样。

    陆九凰给季灵梦现配了一贴解酒药,放在煎炉上煨着,这才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你个小丫头片子问那么多干嘛?”

    季灵梦噘着嘴有些不高兴,“四姐姐不肯告诉我,你也不肯告诉我,谁都不肯告诉我。”

    “等再过两年你就可以知道了。”也不知道季府四房的主母是何许人也,竟能在盘根交错的季府中将季灵梦养成这般天真烂漫的性格。

    季灵书不过虚长她几岁,虽然偶尔还会流露出几分小家子气,但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城府深沉、不动声色的。

    留季灵梦在栖梧院里用午过了膳,陆九凰终于熬不住了想去打个盹。

    季王氏管天管地也管不着她睡午觉呀。

    结果头才沾到枕头就听到外面喧闹了起来,陆九凰有些恼怒地拉着被子蒙过头。

    过了半晌,春梅走进来小心翼翼地说:“李府的人抬着李大小姐上门来了。”

    陆九凰豁地掀开被子,“来干嘛?”

    “说是来求小姐为李大小姐医治的。”

    “不是都说了治不了么?抬上门也没用,将人打发走,就说我治不了。”

    春梅面露难色,“刚才那来传话的小厮说了,若是小姐不肯出面,他们抬着李大小姐跪在陆府外面……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是大小姐把李大小姐害成这样的。”

    “他们有本事跪倒二皇子府门口去呀。”陆九凰自心底升起一股郁气,眉宇皱成川字,“是谁带着李暮烟过来的?”

    春梅现在办事愈发滴水不漏,“是李大公子。”

    陆九凰唇角勾起冷笑,“只怕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呢,我偏不让他们如愿。走,过去瞧瞧。”春梅就背着陆九凰地医药箱跟了上去。

    李暮烟就躺在陆府正院的堂屋里,下人已经都被屏退了,只有春梅跟着陆九凰走了进去。

    李暮烟脸上和脖颈上的水泡都被挑破了涂上药用纱布裹了起来。陆九凰稍微检查了一下就知道势必要留下疤痕了。

    再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薄被,陆九凰不觉皱眉,“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衣物不能直接脱掉,一定要用剪子剪开。”直接脱掉衣裳就将水泡给撕裂了,增大了感染创面。如今伤口周围已经隐约有些泛黑。李暮烟浑身滚烫的已然是发起了高烧。

    李朝阳心头一紧,问道:“能治好吗?”

    陆九凰睃了他一眼,“治是能治,但留疤却是免不了了的。”陆九凰虽然有能祛除疤痕的药膏,却不太想拿出来。

    毕竟李暮烟如今可还恨着她呢。她可不想当东郭先生。

    李朝阳阴沉着脸不说话。陆九凰劝他,“你不如先把人抬到二皇子府去试一试,若是二皇子不肯要令妹的话,你再决定到底要不要治她。不然就算治好了,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即使二皇子不要她,我也会治好她的。”李朝阳攥着拳头,浑身的腱子肉都绷得紧紧的。

    陆九凰眼帘微垂,有些嘲讽,“你们这些人可真有趣。”

    李朝阳朝她拱手作揖,“还请郡主先替我妹妹医治。”

    “九凰若是不想医治她呢?”

    “那我就让世人知道陆府大小姐的真面目了。”李朝阳眸光冷然,“到时候若是损害了陆府另两位小姐的声誉,可就怪不得我李府了。”

    “呵呵。”陆九凰忍不住笑出声,“九凰是陛下亲口赐下的婚约,只要不是陛下收回成命,九凰又没有犯下错事,七王爷难道还能抗旨不成?”

    “至于九凰的另一位姐姐,父亲至今都不曾为她议亲,李大人可知道是何原因?因为她先天不足,身子骨柔弱,于子嗣上都有些艰难呢。”

    “原来郡主的狠毒也不输你的姐姐呢!”李朝阳目光阴鸷,“陆府真是养了一窝美人蛇。”

    陆九凰扬唇浅笑,“不知李大小姐有没有告知李大人她与我大姐姐撕破脸皮的真正原因呢?”

    李朝阳冷哼一声,“她不过是嫉妒我妹妹得了二皇子的欢心。”

    女人还真是可怕呢,即便到了关乎生死的时候,都还能咬紧了牙关不肯说真话。

    “分明是李暮烟嫉妒我大姐姐能嫁给二皇子做侧妃,不仅给我大姐姐下流产绝育的药,还假借照顾她的名义入主二皇子府,恬不知耻地勾引二皇子。”

    “若不是她自己主动投怀送抱,李大人觉得二皇子能看得上她这等残花败柳么。”陆九凰轻蔑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暮烟,“你说我陆府养出的是美人蛇,李府又何尝不是呢?”

    李朝阳的眼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休要信口雌黄!”

    陆九凰懒得再与他逞口舌之快,“赶紧抬着令妹出去吧。你出去后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大不了鱼死网破好了,反正也和九凰没关系。”她可是最恨别人威胁自己的了。

    她转身要走,李朝阳却突然欺身逼了上来,一手扼住陆九凰纤细修长的脖颈,将她压在了门上,他瞪着通红的眼睛似是在极力抑制着怒意,咬牙切齿地问:“你到底替不替我妹妹医治?”

    春梅在一旁惊叫,“小姐!”

    陆九凰眉眼间不见惊惶,朝他露齿一笑,挑衅道:“来,掐死我。掐死了惊华郡主,赔上整个李府,李大人觉得够不够?”

    李朝阳手下用力,几乎将陆九凰给悬空提了起来,春梅冲上来想要扒开他的手,却被李朝阳挥了出去,狠狠地撞碎了堂屋里的椅子,登时就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陆九凰眸中划过一丝戾气,冷冷地盯着李朝阳。

    李朝阳终于松开了他的手,颓然地跪在地上,“求郡主救救我的妹妹。”

    陆九凰揉了揉被掐出红痕的脖子,又去将春梅扶了起来,见她唇角溢出一抹鲜血,怕是被打伤了肺腑。陆九凰面色不虞,因着今天是在陆府内,她的银针都放在医药箱里。一时的疏忽又险些要了她的命。

    李朝阳对着陆九凰下跪时内心就已然是极度的屈辱,如今见她故意冷落自己,拳头就捏得咯咯作响,已然是隐忍到了极点。

    等他跪得膝盖开始隐约作痛时,陆九凰才开口说道:“九凰只出手替她保住性命,其余的一概不管。”

    还没等李朝阳道谢,又听她说:“但你打伤了我和我的贴身丫鬟这事却是不能轻易善了。”

    “郡主有何要求?”李朝阳一怔,旋即就反应了过来。

    陆九凰微眯起眼流露出几分凶光,“不如你自卸了一条手臂。”

    李朝阳流露出迟疑的神色。

    “一条手臂换令妹一条命,李大人自己考虑吧。”陆九凰的声音十分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