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质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048字

    季灵书在陆婉月的书房里一直呆到太阳西斜,直到房间里的光线昏暗下来她才发觉时候已经不早了。

    有些意犹未尽地将手里的书放回到书架上,瞥见旁边的医术,她忍不住掀开封面翻了几页,却被那密密麻麻的蝇头细字给吓退了。

    恰好碧荷推门进来,见她站在书架前就笑盈盈地开口道:“小姐担心表小姐看书入太迷又忘记了时辰,差奴婢来喊您去用膳呢。”

    季灵书微有些赧然,“险些又误了时辰,我以后还是不留下来用膳了。”先前她有几回都是看书忘记了时辰,害得陆婉月一直等她,直等到膳食都凉了也没有半句微词。

    她越是这般,季灵书就越是愧疚。可陆婉月书房里的藏书实在丰富,还有许多孤本残卷,对她这般手不释卷之人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表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碧荷边领着她往外走边说:“有您在一旁陪着,小姐用膳时都觉得饭菜有滋味了许多。”

    “小姐一个人呆在院子里也是无聊得紧,也没人能陪她说说话,如今表小姐在可真是太好了呢。”

    说话间两人就走到了堂屋,其实并没有几步路。

    陆婉月已经坐在了桌旁等她,桌上饭菜都已经布好了,还散发着几分热气。见到季灵书,陆婉月便朝她温婉地笑了笑,“阿书可还真是爱看书呢,难怪会有那般斐然的文采。”

    “表姐书房中放着那么多书,有些书页都打了卷儿,想必表姐也是经常翻阅吧。”季灵书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满都是钦佩之意。

    陆婉月的笑容里便多了几分苦涩,“只因我身体不好,平日里甚少外出,所以就只能看看书、做做女工打发时间了,不然这日子也未免太无趣了些。”

    “那……那表姐平日里都爱看些什么书?”季灵书见她面色有些凝重,便努力地想要活跃起气氛,“我方才无意间翻到一本医书,粗略看了几眼只觉得十分晦涩难懂呢。”

    陆婉月扑哧笑了一声,“寻常人自然是看不太懂医书,我也不过是久病成医而已。”

    季灵书有些触动地握紧她的手,“表姐,你这些年来一定过得很苦吧。”

    “日子过得再苦都未必有喝进嘴里的药苦。”陆婉月目光落在季灵书的手上,声音轻不可闻,过了一会儿她才抽出手拿起筷子给季灵书搛了些菜,笑吟吟地说:“快吃饭罢!”

    于是,食不言。

    用完晚膳,季灵书向陆婉月借了那本还没看完的书,正要回去时瞧见掩月院的丫鬟在给陆婉月煎药,用的还是中午的那一帖药,熬出来的药汁都是浅淡的琥珀色的。

    季灵书问:“为何不新煎一副药?这渣滓里应该没什么药性了吧。”

    那丫鬟就低垂下头有些吞吞吐吐的说不清楚。

    季灵书忽的就忆起陆九凰在季王氏跟前那副计较刻薄的模样,有些愤然地问道:“是不是九凰表姐克扣了掩月院的吃穿用度?难道婉月表姐连多买一帖药的余钱都没有吗?”

    丫鬟只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不承认却也不否认。季灵书便打从心底里认定是一朝得势的陆九凰故意苛待嫡姐,有些气红了眼睛。

    陆婉月听到动静后从屋里走出来,温声问道:“书表妹怎的还不回去,是有什么事吗?”

    季灵书瞧她单薄的身形立在夜色中,她宽大的衣袖被晚风吹拂得猎猎作响,衣裳下面越发显得空荡荡的。弱不禁风这个词大抵就是用来形容这般情形的吧。

    “九凰表姐真是太过分了。”季灵书回了屋后就气恼地对季灵梦这般说道。

    季灵梦咔嚓咬了口苹果,眨巴着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我觉得九凰表姐挺好的。”

    “你不就是瞧她是郡主才这般巴结她的吗?”季灵梦坐在她身边,拿指头恨恨地戳了几下她的额头讥讽道:“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

    “才不是呢!”季灵梦依旧还是个毫无城府的小姑娘,心里想着什么便都全然表现在了脸上,这会儿她小脸儿涨得通红生气到了极点,“就只许你与婉月表姐投缘,不许我和九凰表姐走得近了些吗?”

    纪灵书嗤笑一声,“你可要搞清楚,婉月表姐可才是我们真正的表姐。”

    季灵梦瞪大了眼睛,“你简直不可理喻!”

    “陆九凰即使爬得再高都是不可能提携我们季家的。”季灵书的确是个聪明人,却也是个自以为聪明的,她以为自己看得很明白。

    “只有婉月表姐才能成为你我的靠山。”

    季灵梦说不过她,便气呼呼地爬上床扯着被子蒙头睡觉去了。

    季灵书在房间里枯坐了许久,直到蜡烛都快燃尽的时候她才吹灭了烛火上床就寝。

    翌日季王氏让她二人去淑雅院拜见陆辞画。季灵梦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季灵书那日是亲眼瞧见过她阴狠毒辣的手段,一时间心弦颤抖,害怕得不敢应承。

    她一向都是心高气傲的,甚少流露出害怕的神色。季王氏有些诧异面上却是不显,“这陆大小姐是二皇子的侧妃,虽然只是侧妃,但二皇子的正妃之位一直悬而未决,她也未必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她都被二皇子给赶回来了……”季灵书小声嘀咕。

    季王氏仿佛没有听见,接着絮叨道:“虽然她这次做出这等糊涂事,但二皇子也没有责罚她,不过是让她回娘家小住一段时日罢了,也许过俩天就派人接她回去了。”

    季灵梦好奇地问:“大表姐究竟做了什么事呀?”

    季王氏瞪了她一眼有些严厉,“不该问的别问,赶紧和你姐姐一道去淑雅院问安去。”

    季灵梦就委屈地应了一声。

    她们住的院子离淑雅院有一段距离,两人只各带着一个丫鬟不紧不慢地往淑雅院走。季灵书走在前面,季灵梦就一边踢着石头一边跟在她身后。

    一个力道没掌握好石子就踢到了季灵书小腿上,惹得她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季灵梦一眼。

    季灵梦也颇不服气地瞪了回去,还朝她吐舌头。季灵书骂她没大没小,是个不守礼数的野丫头。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害怕大表姐呀?”季灵梦故意揭她伤疤。

    季灵书身体一僵,脚下微顿,害得季灵梦险些撞在她的后背上。但季灵书微抿着唇,表情有些严肃,“一会儿到了淑雅院后,你可千万别不要大表姐生气。”

    季灵梦撇了撇嘴,“大表姐见到我们肯定会生气的。”那天诗会上陆辞画就十分看不上她们,说她们是穷酸亲戚,腆着脸赖在陆府不肯走。

    季灵书叹了口气,心里还是十分的害怕。

    到了淑雅院时陆九凰竟然也在,季灵梦本来被她姐姐感染得有些惊惶的情绪在看到陆九凰时就立刻消散不见了,甚至都想冲上去抱住她蹭一蹭。

    陆九凰过来是替陆辞画医治手上的烫伤。因为先前处理不当,水泡破裂后留下来伤口有些感染,流出黄色的脓水,整只手又红又肿的像是被烤熟了的猪蹄。

    替她上过药重新包扎好了以后,陆辞画语气不善地问:“有没有祛疤的膏药?”

    有也不给你呀,陆九凰在心里如是说道。

    陆辞画见她摇头,视线又飘忽了起来,半晌后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没有也好,这样李暮烟那个贱人这辈子都别想好起来了。”

    话语中的阴森冷气让季灵书打了个寒颤,陆辞画抬眸瞧了她一眼,她慌忙低着头不敢和陆辞画对视。

    陆辞画幽幽地说:“你们长得可真好看。”

    “我再给你们小姐开帖凝神静心药。”陆九凰扭头看着淡柳。

    淡柳的眼眸里就流露出几分感激的神色来,显然这几日也是快被陆辞画给折腾得不轻。

    陆辞画抄起手边的瓷杯就朝陆九凰砸了过来,陆九凰身体微侧,那杯子就贴着她的脸颊飞了出去,砸在墙壁上“啪”的一声碎成无数块。

    陆九凰淡定地吹了吹宣纸上未干的墨迹,这才把药方交到淡柳手中,“早晚各服一剂。”

    “别让她的手碰到水,一天换一次药。”陆九凰将自己的那套医药箱收拾好斜挎在身上,“我先走了。”说着几步就出了房间朝外走去。

    季灵书忙扯了扯季灵梦,强笑道:“大表姐安心静养,我和梦儿也先行告退了。”

    “滚!”陆辞画一拂袖将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上,一时房间里都回荡着瓷器碰撞地面时发出的清脆声响,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地低垂着头。

    出了淑雅院后,季灵梦拍了拍胸口这才平复了下来,“大表姐真的好可怕呀。”

    季灵书藏在袖子的手也在抑制不住的轻颤,抬眼瞧见陆九凰就在前面几十步开外的地方,她忙提起裙裾小步追了上去。

    “九凰表姐!”季灵梦高喊了一声,然后也小跑了过来。

    陆九凰停下脚步,回眸看了一眼,“有事?”

    季灵书倒是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九凰表姐为何要克扣掩月院的用度?”

    “此话怎讲?”陆九凰扬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