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人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125字

    陆婉月执意要维护身边的丫鬟,说到底不过就是害怕陆九凰借机搅乱了掩月院的这一池春水。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身边的丫鬟皆是她能全然信任的,一个都折损不得。

    陆九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来是九凰多管闲事了。不过姐姐院子里的有些丫鬟也到了要放出去的年纪,不若九凰改天再给姐姐送几个新的丫鬟过来。”

    “有劳妹妹费心了。”陆婉月也不明言推辞,只有些失落地说:“不过这些丫鬟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使顺手了,若是一时间换了人的话我也只怕是会有诸多不习惯的地方。”

    她身边的碧荷就跪下来,头颅压得低低的,“奴婢愿意一辈子伺候在小姐身边。”

    陆九凰睨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一辈子可长着呢。”

    陆婉月不说话,只露出浅淡的笑。

    “不过姐姐还是让九凰见见那丫鬟。若她真的是家境艰难,我陆府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陆九凰今日是要来立威的,“九凰自掌管中馈大权一来万事都是小心谨慎的不敢有半分差错,可如今书表妹却以为是九凰克扣掩月院的份例。她都会如此想我,旁人就更是如此。”

    “是我未曾和书表妹解释清楚,让她误会了。”陆婉月面上露出一丝凄惶的神色,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却又隐忍着没有半点怨言一般。这般作态难怪季灵书会以为是陆九凰欺负了她,“书表妹如今就在我院里看书,不若我去将她喊过来把话说明白。”

    “不用了,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就行。”陆九凰又轻轻拍了拍她的纤纤玉手,目光停驻在她手边即将完成的绣面上,其上两只戏水的鸳鸯栩栩如生仿若活物。她微微扬起唇,“九凰似乎也该向父亲提一提姐姐的终身大事了。”

    陆婉月眉睫微垂,脸颊上布满红霞,“妹妹莫要打趣我。”

    陆九凰走之前还是将那丫鬟审问了一番,不过还算得上是和颜悦色。

    这丫鬟唤作盼雪,进府已有十三个年头,跟在陆婉月身边九载。她家人在陆府城外的庄子上做工,下面有个九岁的肺痨弟弟。一直都是陆婉月补贴的钱替他吊着性命。这会儿跪在陆九凰跟前,瘦削的身形不住地颤抖着,仿佛陆三小姐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让春梅塞给她一包碎银子,陆九凰说道:“你一家既然都是陆府的家生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这些银子先拿去替给你弟弟医治,余下的钱日后还是从掩月院里出。”

    “只一点,以后可不许再短了二小姐的药材。”

    盼雪就热泪盈眶地朝她磕了几个响头,“奴婢和奴婢的家人一定会做牛做马报答三小姐的大恩大德的。”

    “你只需照顾好我姐姐就是了。”陆九凰抬眸朝站在门口的陆婉月浅笑。陆婉月的脸色从她进了掩月院之后好似一直都是白得没有血色,此刻站在外面单薄得似乎能被一阵风给吹跑了似的。

    等陆九凰告辞以后,陆婉月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她用帕子捂着嘴咳得撕心裂肺,拿开时瞥见帕子上一抹鲜艳的红色。握着帕子的手轻轻颤抖,碧荷匆匆跑回她的房间里给她拿了药回来,那通体黝黑的药丸入口时苦得陆婉月舌尖发涩,她皱起柳叶眉将药咽了下去,半晌后才感觉好了一些。

    将帕子丢在地上,淡声吩咐碧荷将其处理掉。

    碧荷眸中难掩担忧,忍不住出声道:“小姐的身体不是已经好了的吗?”当初那人给小姐药时可是拍着胸膛保证过的,说是这药可以让小姐的身体恢复到和常人没什么区别的状态。

    “不过也是治标不治本而已。”那股苦涩的味道一直从喉咙蔓延到胸膛里去,陆婉月有啖了颗青梅才将那苦涩味儿压了下去,眸色有些黯淡,“若是能得到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就好了。”那人告诉她玲珑丹可是连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都可以根治的呢。

    “小姐。”碧荷心里发紧,恨不能将那东西从陆九凰手里抢过来奉给陆婉月。

    陆婉月朝她笑了笑,“没关系的,不过是早晚的事,我还是等得起的。”

    “这次是我失算了,没想到居然被她打蛇上棍反咬了一口。”陆婉月不过是利用季灵书去败坏陆九凰的名声而已。毕竟她如今身为惊华郡主又与云淮远订下了亲事,京城里那么多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要她有半点德行败坏的风声透露了出去,多得是人排着队等着对她口诛笔伐。到时她与云淮远的亲事……

    眼前仿佛又瞧见了一袭白衫似雪的云淮远,仿若隔着千山暮雪的惊鸿一瞥,从此令她魂牵梦萦。

    那般风光霁月的谪仙人物,凭什么是陆九凰的。

    “不过她想渗透进我掩月院里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的声音轻得仿佛一缕烟,一阵风都能吹散了似的,“只是这次就要委屈盼雪了。”

    碧荷垂下眼帘,静立不语。

    晚膳的时候陆婉月特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季灵书说了一遍,惹得季灵书满心满意的心疼,“婉月表姐的心底也太善良了些,我这里也有些闲散银子,就劳烦表姐替我交给那丫鬟,好让她治好她弟弟的病。”

    但话锋一转还是有些为陆婉月抱不平,“表姐身为陆府的嫡亲小姐,难道身边都没有些闲钱以备不时之需吗?”

    像她自己每次出府去参加宴会,母亲都要给她一些银钱给她打赏下人用。季灵书从小就被耳提面命着她在外面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季府的脸面,万万不能表现得太小家子气了,而那些世家小姐也确实都出手阔绰,从来都不曾为银钱烦恼过。

    如今来了陆府,季灵书才发觉她这两位表姐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呢。

    “我从小就一直缠绵病榻,病得时间长了,也有些不好意思三天俩头就去公中支钱。”方曲儿刚去世的那段时间都是由二姨娘掌管中馈的,二姨娘生性懦弱,行事皆是中规中矩的不敢偏倚,每个院子的份例都是照规矩定下的,半点都不给通融。

    方曲儿还在的时候,陆婉月吃的药都是她出钱买的。后来一直去公中支钱买药,其他院子渐渐就有些微词。陆家主待她也是冷淡,所以那段时日陆婉月的日子其实也没比陆九凰好过到哪里去,不过是因为她身体脆弱得跟个瓷娃娃似的,那些人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辱她而已。

    “九凰妹妹为人公正,掌家以来也一直都是不偏不倚的没有差错,这次是我这院子里的丫鬟让书表妹误会了,我代她们向你赔个不是。”说着就敬了她一杯茶。

    季灵书连忙回礼,“表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她脸上有几分赧然,“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就却找她理论,害得婉月又受了委屈,过意不去的人该是我才对。”

    “好了,此事便算是揭过去了。”陆婉月眉眼温婉如画,季灵书就觉得这世上不会再有比她更好的人了,心里比较了一番,还是觉得锱铢必较的陆九凰越发面目可憎了起来。

    晚上陆九凰试着配制了几颗玲珑丹。没做出玲珑丹来,反倒得到了几粒毒药,功效不必当初云淮远塞给她的噬心丸差。

    药理便是如此千变万化,神秘莫测。既能使人白骨生肌、重新焕发生机,又能杀人于无形中,着实可怕。

    夜色深沉,外面还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陆九凰换了衣衫盘腿坐在床上打算再运转几个周天的九凤转试试。她这些日来调息的时候一直觉得内息不顺,内力也一直停滞不前毫无长进。她却搞不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先前配合百寒针运转九凤转时险些气息逆行走火入魔。

    要是云淮远在的话就好了。

    他内力如此深厚定然能为她指点一二,只是还不知道他究竟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哎,九凤转还是运转得不顺畅。陆九凰又仔细翻阅了几遍那张青色转轴,上面的经脉运转图她已然是烂熟于心,绝对不存在练错了心法的可能。

    要是……

    强迫自己收回漫无边际的思绪,将九凤转的转轴收回盒子内锁好,陆九凰熄灯就寝。

    翌日鸡鸣时分,陆九凰睡得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就听到门外春梅有些慌张的声音,“小姐不好了,掩月院里的盼雪出事了。”

    等陆九凰被领到出事的地点时,盼雪的尸体还在湖面上起起伏伏地飘着呢,她着一身白色轻纱长裙,与披散在水面上的乌黑长发交相辉映,身上还缠绕着几根被她从水底带上来的水藻浮萍,越发显得萧瑟阴森。

    湖边围满了府里的下人,三五成群地扎成一堆都在交头接耳着不知在说些什么,那些压低了的声音简直比入夏后树上的知了还要聒噪。

    陆九凰眸光微冷,冷喝道:“都傻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派几个人下去将人给捞上来?”

    这才有几个胆子大的小厮下水去将盼雪给弄了上来。

    在水里泡了一晚上的人都已经有些发了,盼雪原先那清秀的五官已经狰狞得有些不堪入目了,许多丫鬟都惊呼着别过头,倒是陆九凰蹲下去仔细检查了一番尸体,唇角悄然挽起一朵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