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风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102字

    盼雪并不是淹死的,而是被人活活闷死后才扔到湖里去的。

    春梅站在陆九凰身后颤巍巍地扯了扯她的衣袖,声音都有些发抖,“小姐……快别看了,怪瘆人的。”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陆九凰睃了她一眼,又环顾了一圈那些竖尖着耳朵想要偷听的丫鬟小厮,冷笑着吩咐春梅:“派人去通知她的爹娘来将人领回去,死在我陆府里可真是晦气。”

    “九凰表姐这么能说出这般薄凉的话?”人群中忽然插进来一道声音,循声望过去发现来人正是听到消息后匆匆赶过来的季灵书。

    这会儿盼雪的尸身已经拿一块白布盖了起来,不过四周围的泥土都淌着水有些浸湿。季灵书本来已经走近了的,却又后退了两步不想打湿自己的绣鞋,她有些愤怒地瞪着陆九凰,“九凰表姐难道都不想查清楚她投湖自尽的缘由吗?”

    “不过是个丫鬟而已。”陆九凰嗤笑一声,“签了死契的奴才命都是主子的,就算被打杀了又如何?如今她投湖自戕弄脏了陆府的湖水,我不追究她家人的罪责已经是开恩了。书表妹还想怎样,难道是要我厚葬了她不成?”

    “表姐视人命如草芥,就不怕今日之事传了出去之后为人所不齿吗?”

    陆九凰微眯起眼,“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将这件事声张出去?”周围的丫鬟小厮纷纷低下头去不敢看向气势逼人的陆九凰。

    季灵书涨红了脸眉眼间却依然倔强,“表姐今日难不成是铁了心地想要仗势欺人?”

    “只有刁奴和恶狗才会仗势欺人。”目光凝在她的脸庞上,顷刻陆九凰又莞尔一笑,“不过听书表妹的语气,倒好像认为是我害死了盼雪似的。”

    季灵书微微一怔,又目光灼灼地看着陆九凰不肯退步,“难道不是吗?”若不是她对掩月表姐的份例斤斤计较,掩月表姐又怎么会拿不出替盼雪弟弟治病的银钱,还得削减自己的用药才能匀出些钱来。盼雪也就不会因此觉得愧对婉月表姐而选择投湖自尽了。

    她却忘了盼雪不过是个丫鬟而已,陆九凰乃至整个陆府并不欠她什么。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陆九凰凉凉地开口说道:“凡事还是给自己留有几分余地的好。先前书表妹怒冲冲地找我兴师问罪,到头来却只是一场误会吧。”

    “第一次你顶撞我,我可以当你是年轻气盛不与你计较。可若是再有第二次,我就会觉得书表妹是有心针对我……”话不曾说完,但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

    季灵书咬着下唇,眼眸中闪过一丝恼怒。

    “都散了做自己的事去。”春梅将围在周围的小厮丫鬟都遣走了,陆九凰留下两个小厮吩咐他们将盼雪用草席裹起来送到掩月院去。盼雪毕竟与陆婉月主仆一场,临走前也该再看她一眼才是。

    陆九凰面沉如水,眼中无悲亦无喜。季灵书恨恨地跺了跺脚,就跟在那两个小厮身后朝掩月院走了过去。

    陆婉月都没敢揭开盖在盼雪身上的白布,只惨白着脸悲伤过度地流下了几行清泪,“盼雪怎么会这么傻呢?”季灵书扶住她,只觉得她浑身轻得没有几两重,好似都能被风吹走一般,心里免不了又是微微泛疼,“婉月表姐你也别太难过了。”

    “盼雪跟在我身边已有九载。”陆婉月眼眸空荡荡的视线不知道落在何处,喃喃呓语着,“她还说日后要给我当陪嫁丫鬟,一辈子都跟在我身边的。”

    季灵书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恨声说道:“是陆九凰逼死了盼雪。”

    “表小姐,不要乱说话。”碧荷的声音略有些尖锐,吓得季灵书心弦一颤。碧荷使了个眼色后屏退了左右,这才对她柔声说道:“表小姐千万要小心隔墙有耳。如今三小姐掌着家,保不齐咱身边的人之中就有她的眼线呢。”

    “难道这陆府当真由她一手遮天了不成?”季灵书眸光微沉。

    陆婉月拭去眼泪强笑道:“书表妹就当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也切莫声张出去,万不能败坏了九凰妹妹的名声。”

    “那盼雪岂不是白死了?”季灵书十分不甘心。

    陆婉月垂下眼帘,面色还是白如宣纸,摇摇欲坠的好似随时随刻都会倒下去一样。季灵书瞧着她还挂在眼睫上的晶莹泪珠,暗暗握紧双拳向她保证道:“表姐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盼雪一个公道的。”

    “表妹。”陆婉月含泪看着她。

    陆九凰换了套男装准备出门,也给春梅备了套小厮服让她和自己一道出去。

    春梅这是第一次女扮男装,走起路来还是身姿摇曳的十分女气。陆九凰调教了半天,最后无比头疼地放弃了。春梅也被折腾得有苦说不出,只央求陆九凰带夏竹出去别带她了。

    陆九凰却不想带夏竹,她还是觉得夏竹是云淮远的人。从前云淮远就一直派人在暗中监视着她,自从陆九凰知道他的身份后,又订了亲,他便明目张胆地将夏竹送了过来。

    虽然夏竹的卖身契就在陆九凰手里,她可以被使唤,可以被信任,但却唯独不能依赖。

    就像不能依赖云淮远一样。

    她这次带春梅出去也只是想让她去百草堂提前熟悉一下,日后好替她跑腿。陆九凰和百草堂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百草堂为陆九凰提供药材,陆九凰又陆续给了百草堂几张药方,照例只分得其中的一成利,不过数月就已经有了不菲的收益。照这速度到她出嫁前定然能攒出一笔丰厚的嫁妆来。

    今天林清竹竟然在坐堂,陆九凰自从那日之后就再也没在百草堂里见过林清竹,问起小厮,小厮也只说是林府有些事情,他往后不会来坐堂了,没想到今日居然又来了。

    小厮径直将陆九凰带到林清竹的诊室内。那前来求医的人居然是李朝阳,春梅瞥见他时下意识地就往陆九凰身后躲了躲,显然是那次被拍飞时的痛楚还让她印象深刻。

    李朝阳第一眼并没有认出女扮男装的陆九凰。

    他的手臂被陆九凰折断时只觉得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但李朝阳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虽是文官,但也自幼习武,更是被李密丢进军营里摸爬滚打了几年,这些皮外筋骨伤他都已经习惯了。

    可这一次却不同。李朝阳去看了许多大夫,其中亦有精于跌打正骨一脉的名医,却都无法将他的断臂接回去,眼看着这条手臂就要废了,李朝阳心里也开始慌乱了起来。都说林家身为医道世家,每一任的家主及其少主医术都极为高明,尤其是如今的少家主林清竹少年天才,早已是名声在外。

    所以李朝阳就找到了百草堂来,指名道姓得要林清竹为他医治。

    因而林清竹今日才会出现在百草堂内坐堂,陆九凰又凑巧来药堂取药,小厮只以为他二人是事先约好的,所以才找往常一样将陆九凰带到了林清竹跟前。

    自陆九凰进来之后,林清竹就有些心神不宁的,替李朝阳正骨的时候捏错了地方,惹得李朝阳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都受不住疼得叫出声来。

    林清竹眸光微沉,略微收敛心神,却又有些疑惑,“你这手臂究竟是如何折断的?那人的手段极为诡秘邪异,寻常正骨之术根本毫无作用。”

    “其余大夫也这么说。”李朝阳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那林公子也是束手无策吗?”

    林清竹想了想才说:“也并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只需将你手臂上的骨头都敲断了再重新接起来。不过过程会痛得令人无法忍受,而且也会留下些后遗之症,日后这条手臂怕是使不上劲儿了。”

    “使不上劲儿那和废了有什么区别?”李朝阳有些狂躁了起来,眼底也泛起一片猩红色,好似要噬人。

    “李公子的妹妹近来好些了吗?”陆九凰开口问道。

    李朝阳就转头看了过来,认出陆九凰的那一瞬间眼眸中的杀气几乎要凝实了,“是你!”

    陆九凰瞧着他那条软绵绵耷拉在身侧的手背,笑容微有些嘲讽,“九凰说要卸李公子一条手臂,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听和你说笑吗?”

    李朝阳欺身上来又想要对陆九凰动手,陆九凰身形疾退躲开了李朝阳的攻势,同时之间甩出一根淬了麻药的银针刺入李朝阳颈间。

    这麻药可是陆九凰特别改良过的,效果那叫一个立竿见影,李朝阳只觉得脖颈上被蛰了一下,然后身体瞬间就麻痹了起来。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林清竹神色急切地凑上来问陆九凰:“陆三小姐你没事吧。”

    陆九凰笑了笑,“林公子可算是不躲着我了。”

    林清竹的目光便又闪躲着不敢看她,“最近实在是府里有事要忙,所以没有时间来坐堂,并不是……并不是躲着你。”他忍不住想靠近陆九凰,想将她的眉眼都刻画在心上。可真正接近到她的时候,心里又忍不住惶恐、害怕了起来。

    这世间有何药可解相思呢。

    “小姐,这人可怎么办哪。”春梅摇晃着陆九凰的手臂,打破了二人之间无言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