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情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9本章字数:3164字

    “若是在百草堂杀了他的话,林公子大概会惹上些麻烦吧。”陆九凰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朝阳,眸中有冷光在闪烁。

    方才李朝阳朝她动手时的架势林清竹也瞧见了,若不是陆九凰躲得快只怕此刻已经是生生受了李朝阳一掌。一想到陆九凰会受伤,林清竹忍不住动了杀心,眼帘半敛淡声说道:“在下会处理干净的。”

    躺在地上的李朝阳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我开玩笑的。”陆九凰噗嗤笑出声,又拿脚轻轻踢了两下李朝阳,“毕竟李公子如今也是朝廷命官呢。”

    李朝阳眼瞳间一片殷红,因为麻药的缘故连舌苔都有些麻痹了,费尽力气却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我要杀了……你。”

    “看来李公子是连另外一只手也不想要了呢。”陆九凰抬脚踩在他那条完好手臂的肘关节处微微用力碾了几下。

    李朝阳却也感觉不到疼,可这般任人宰割的屈辱感却是挥之不去的。

    “未免后顾之忧,还是杀了他罢。”林清竹很不喜欢他看着陆九凰的目光。

    陆九凰咋舌,“林公子怎的比我还心狠手辣?”

    林清竹看向她的目光微动,半晌后错开视线没有再做声,听到陆九凰那轻如羽翼的声音从心头划过,“林公子可是悬壶济世的医者,这双手可不该沾上杀戮呢。”不知是在说林清竹还是在说她自己。

    李朝阳啐道:“一对狗……狗男女。”

    陆九凰还没说话,春梅就瞪圆了眼睛怒声喝道:“当心我撕烂你的嘴。”眉眼间已经颇有几分气魄,果然还是应该让她多出来见见世面,在陆府后院中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

    思忖了片刻,陆九凰蹲下来将一粒乌黑的药丸塞进李朝阳口中,在她某处穴道点了一下,他就乖乖地将药丸咽了进去。陆九凰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你若不与我作对,自然性命无虞。可你要是动了什么歪脑筋,到时候可就是自讨苦吃了。”

    过了半柱香后,陆九凰将这回要用的药材都打包好了李朝阳才缓了过来,不过身体各个关节还是僵硬的使不上劲儿,只目光阴鸷地盯着陆九凰。

    “这麻药倒是可以用来镇痛。”林清竹若有所思。

    陆九凰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如若是做外科手术的时候这种麻药的确有大用处。”

    “外科手术?”

    “嗯,就是给人缝合伤口或者开肠破肚来修复内脏的损伤。”

    林清竹面色微变,“若是将人开肠破肚,那人还能活得下来吗?”

    “自然……”陆九凰本来是要毫无犹豫地给予肯定答案的,话到嘴边却还是锋头一转,“有机会试试就知道了呗。”

    听到这话的李朝阳冷哼道:“草菅人命。”

    陆九凰斜睨了他一眼,唇角微微上扬露出有些邪肆的笑。“我可是不介意在李公子身上试上一试的。”

    “你……”李朝阳目光微闪,拖着那条软绵绵的手臂恨声问道:“你方才喂我吃的是什么?”

    “当然是穿肠毒药了。李公子不想英年早逝的话最好还是安分些,莫要惹我生气。”

    “呵。林公子你与这毒妇沆瀣一气欺害于我,难道就不怕砸了你们百草堂悬壶济世的招牌么?”

    林清竹也是个玉树兰芝的翩翩儿郎,虽然如今为情所困清减了几分,但通身还是萦绕着温文尔雅的医者气质。他也只露出浅淡一笑,“在下医术不精治疗不了李公子的断臂,却也未曾参与到你与陆三小姐的私人恩怨中去。李公子无凭无据的可不要随意抹黑我百草堂的百年名声。”

    “我这条手臂当真不能治?”

    “方才我都和你说过了,治是能治,但定然会留下些后遗症。这条手臂绝不可能再如从前那般灵活强健了。”

    李朝阳目光沉沉,“还请林公子替我医治。”他如今已然出仕,若是这条手臂就此落下残疾,那他的大好前程也就走到尽头了。

    陆九凰坐在一旁悠悠呷了口茶,轻笑道:“李公子为何不来再求求九凰呢?或许九凰心情也好就替你医治好了呢。”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李朝阳绝不可能再向你下跪第二次。”当初为了妹妹向陆九凰下跪时的屈辱一刀刀深刻在李朝阳的心头,永远都无法抹去。再加上今日所受的折磨与威胁,李朝阳早晚有一日要手刃了她。

    “还真是块硬骨头,不过九凰希望李公子毒发之时也能如此强硬呢。”看到了李朝阳眸中稍纵即逝的滔天恨意,陆九凰莞尔一笑,云淡风轻好似一只将老鼠玩弄于鼓掌的猫。

    她起身跟林清竹告辞,在门口和药店的伙计交代了几句,这才带着春梅悠然地出了百草堂,两人又在集市上逛了一会儿才打道回府。

    替李朝阳医治完手臂之后,林清竹狠狠地敲了他一笔竹杠。等他走后又唤来伙计问话。

    “陆三小姐说日后就让春梅姑娘来店里取药,每旬的红利也一并交给她就好。”伙计不敢隐瞒,一股脑儿的将陆九凰吩咐他的话全都告诉了林清竹。

    林清竹有些怅然若失,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被人生生剜去了一块——陆三小姐察觉了他的心思,这是在躲着他呢。

    “少爷。”伙计伸手在林清竹面前挥了挥,“少爷今后还来坐堂吗?您不来的日子里好多病人都像小的打听您呢。”

    林清竹垂下眼帘,“不来了。”自从得了陆九凰的那几张丹方,林家的医商生意愈发蒸蒸日上,而林家主这两年来身体越发不好了,上次陆九凰替他医治了一番后虽然有了起色但也不能再过于劳累。所以如今林家的生意大多都压在林清竹头上。林家主也有要让他完全接手林家大权的意思。

    林家如今富可敌国,在云国民间乃至朝堂之上都有极高地位,可林家毕竟是商户,高处不胜寒。周旋于朝堂帝王之间,到底是有些如履薄冰。而林家药堂遍布云国各地,甚至和临国都有生意往来,生意做大了之后自然有专属的消息渠道和暗中势力,这一切都是要交到林清竹手里去的。

    虽然林清竹这些时日并不曾接触到陆九凰,但也听到些关于她的传闻,大多都是不好的。今日又亲眼瞧见李朝阳同她势如水火,心里愈发为陆九凰的处境担忧了起来。

    他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渴望权势。只有拥有了权势,他才能成为陆九凰的坚实后盾,护她一世周全。

    *

    “大小姐一早就派了人去永昌侯府下帖子,邀闲昭郡主明日来府上做客。”陆九凰一回府就有丫鬟禀告她。

    陆九凰一怔,旋即挽起唇角勾出嘲讽,“大姐姐还真是煞费苦心地要给我添堵呢。她最近怎么样了?”

    “情绪比之前稳定得多。”如今陆府的下人在陆九凰面前都是提心吊胆的不敢造次,“听说大小姐还闹着老爷要让二皇子府的人把她给接回去,被老爷给挡了回去。然后她就派人去给闲昭郡主下了帖子。”

    “盼雪的爹娘来将她领回去了吗?”

    “还不曾。”

    陆九凰心中霎时了然。

    春梅给了那丫鬟些打赏后就将人打发走了,瞧着陆九凰平静的脸色有些吞吞吐吐,“明日闲昭郡主来府上,小姐要去接待吗?”

    “闲昭郡主是二皇子侧妃的客人又不是陆府的客人,毋需管她。”陆九凰敛眸沉思了片刻,忽的开口问道:“你觉得淡柳此人如何?”

    春梅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提起淡柳,却还是认真地思考了片刻才道:“淡柳跟在大小姐身边已有十余年,一直对大小姐忠心耿耿。不过许是跟在大小姐身边时间久了,亦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性子,但却并不是十分的机灵。小姐是想将她收为己用吗?”

    陆九凰的手指在红木桌面上敲了敲,神色莫测,“只怕是已经晚了一步。”

    “小姐的意思是……”春梅脑海中有个想法一闪而过,可仔细想的时候却怎么也抓不住那道念头。

    “陆辞画流产的事疑点颇多,我一直认为是她身边亲近之人下的手。”

    春梅诧异地捂住嘴巴拦住喉间的惊呼声。

    陆九凰瞥了她一眼,轻笑一声:“果然还是二姐姐棋高一着。”

    “又关二小姐什么事?”春梅都被她弄得有些糊涂了,顷刻又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地圆睁着眼睛,“难道是二小姐害得……”

    “难道你到今日还觉得陆婉月是个好人不成?”陆九凰嗤笑一声,“盼雪的死不过是个开端而已。”

    闲昭郡主就是这第二步棋了。

    说起闲昭郡主,其实她在京城中的名声是和陆九凰差不多响亮的。陆九凰对二皇子云万里爱而不得,别人却道她是痴心妄想,麻雀妄想飞上枝头变作凤凰。而这闲昭郡主也是自幼就对七王爷云淮远死缠烂打,但在旁人眼中他二人却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

    这闲昭郡主作为永昌侯的嫡孙女,十分受宠,皇帝也对她颇为疼爱,因而就养成了她娇蛮任性的脾气,在京中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先前就有些对云淮远流露出爱意的女子被她整得很是凄惨。

    她前段时日去江南小住,回来的时候皇帝已经给云淮远和陆九凰赐了婚。

    以闲昭郡主的脾气,不闹得天翻地覆才奇怪了呢。

    如今陆辞画还主动将人请进了府,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