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认罪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95字

    陆九凰半倚在云淮远怀里,虚弱得抬不起手,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好似在虚张声势。

    高逸不理会她话语中的讥讽,只微垂着头问云淮远:“王爷手下的那位小厮如今身在何处?”

    “死了。”云淮远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还伸手要去摸陆九凰的额头,惹得陆九凰抬眸看了他一眼。云淮远的手心无意拂过她蝶翼般长而翘的睫毛,心头盈然升起一道酥麻的感觉,霎时间连面庞的棱角都柔和了几分。

    闲昭郡主盯着他二人亲密无间的姿态,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那王爷可知送来的饭菜中被人下了毒?”高逸眼底也有些阴翳,他虽然已经选择了站到二皇子的阵营里去,但也不想得罪在京城中草木知威的七王爷。

    云万里想要陆九凰死,可云淮远又对他这还没有过门的王妃十分在意。夹在两人之间的高逸想要左右逢源、皆大欢喜简直是难如登天。

    更何况高逸对陆九凰用过了刑,难免她不会因此而怀恨在心,若是日后给云淮远吹吹枕旁风,他还焉能有好日子过?

    眸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狠戾,高逸说:“今日陆府的几个下人都已经招认了,喜儿更是承认亲眼看到陆三小姐的贴身侍女春梅将一个瓷瓶交到小翠手中。”

    “听高大人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说可以结案了吗?”闲昭郡主悄然攥紧手中的绣帕,竭力让自己没有流露出喜色,但唇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翘。

    “饭菜里的毒是本王指使人做的。”云淮远噙着冷笑看向高逸,蓦然开口说:“本王意图谋害惊华郡主,依照云国律法也该收押监牢听候发落。”

    闲昭郡主惊叫道:“淮远哥哥!”

    云淮远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王子犯法庶民同罪,这话可是芳华你亲口说出来的。”

    芳华是闲昭郡主的闺名,从前她年岁尚小时云淮远就是这般唤她。等她长大后全然不顾女儿家的矜持追在云淮远身后时,他的眼神却越发冷淡,也再没有唤过她一声芳华了。

    她闲昭郡主鼻子一酸,眼眶中迅速蓄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她咬着下唇哽咽道:“陆九凰到底哪点比我好,淮远哥哥就这般心悦于她?”

    高逸皱着眉隐晦地打量了闲昭郡主一番,见她果然如传言中那般言行放浪,张扬泼辣,心下有几分不喜,片刻后敛了心神对着云淮远拱手行礼道:“王爷莫要为难下官。”

    “高大人公事公办,岂有为难一说?”云淮远云淡风轻,“正好隔壁的牢房也空着,择日不如撞日,本王直接住进去就行了。”

    守在外面的侍卫和狱卒都是诚惶诚恐的,弄不明白七王爷这是唱的哪一出。

    陆九凰偷偷勾了勾他的手指,眼眸的弧度好似一弯月牙,“王爷这是把监狱当客栈呢。”她作怪的手还没来得及撤回来就被云淮远揪住了。

    他手心的温度一直顺着手臂流淌到陆九凰的心头,又飞快地蔓延至脸庞,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她的脸色绯红了起来。

    空气莫名的燥热。陆九凰开始反省自己之前的无理取闹,白白和云淮远冷战了那么久。

    眼看着云淮远让狱卒打开隔壁牢房的门走进去径直盘腿坐了下来,闲昭郡主终于忍不住冲进去想要把他拉出来,“淮远哥哥,这哪里是人能呆的地方呀。”

    “时候不早了,闲昭该回府了。”云淮远不为所动。

    闲昭郡主急红了眼,声音颤抖着有些尖锐,“淮远哥哥不就是想让我替陆九凰作证么,我答应还不成么!陆九凰没有给季灵书下毒!”她又看向高逸,目光如同困兽,“你听到没有,本郡主可以替陆九凰作证。”

    高逸嘲讽地觑了她一眼,“闲昭郡主口说无凭的怎么替陆三小姐作证?”如今人证物证皆在,陆九凰毒杀季灵书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闲昭郡主疾步走过去扬起手一巴掌拍在高逸的面颊上,打得高逸歪过头去,无人瞧见的眼眸深处霎时翻涌起怨毒之色。

    “本郡主说她没有下毒,她就没有下毒!”闲昭郡主盛气凌人,“还是说你宁愿相信那个贱婢却不肯相信本郡主?”

    高逸随意地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迹,轻笑道:“微臣结案凭的是人证和物证。郡主要做人证也可以,写一份供词即可,但陆三小姐毒害季四小姐一事证据确凿,郡主想要替她昭雪怕是有些难度。”

    “你……”闲昭郡主气结,扬起手又想打人,被高逸捉住手腕架在半空中,气得闲昭郡主骂道:“你放肆!”

    高逸沉下脸来,“微臣身为朝廷命官,虽然官位不高但也不是郡主可以随意打骂的。”

    “好了。”云淮远的声音插进来,吩咐王府的侍卫将十分不情愿的闲昭郡主送回了永昌侯府,这才似笑非笑地对高逸说:“高大人当真是刚正不屈。”

    高逸心弦一颤,不敢再多言,“下官这就去禀告大理寺卿楚大人。”七王爷入狱这么大的事怎么都得上达帝听,但高逸如今还没有入宫面圣的资格,只能走上峰这条路。他还得想个法子将自己干干净净地摘出去。

    王府的侍卫将牢房好好拾掇了一番后,如若不看栅栏,还以为是身处客栈的厢房中呢。

    陆九凰用过膳后稍微回复了些气力,瞧着隔壁焕然一新的牢房重重地叹了口气后小声嘀咕道:“果然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根本毫无平等可言。”

    “凰儿说什么?”云淮远隔得有些远,一时也没能听清楚。

    “我是说王府的食饭很不错。”

    云淮远轻笑一声,“等以后凰儿嫁过来了,府里的厨子任你差遣。”

    陆九凰呛得咳嗽了起来,云淮远就吩咐侍卫回去将茶叶和茶具拿来。

    “你是打算在此常住么?”陆九凰悄悄翻了个白眼。

    “总不能委屈了凰儿。”他从栅栏里伸过手在陆九凰的脸上温柔地摩挲了两下。

    陆九凰羞恼地拍开他的手,当真是被云淮远的厚脸皮给打败了。

    大理寺卿楚明辉匆忙递了牌子进宫,近乎是连滚带爬地跪到皇帝跟前,花白的胡须一翘一翘的哭诉道:“老臣请陛下恕罪。”

    等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皇帝交代清楚后,就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直视圣颜。果然皇帝震怒,“胡闹,怎么能把淮远关在监狱了呢,赶紧把人放出来!”

    “臣冤枉呀。是七王爷呆在监狱里不肯出来,说什么王子犯法与民同罪,非要臣治他的罪!就是借给臣十个胆子,臣也绝对不敢冒犯七王爷啊。”

    皇上微眯起眼睛,眸光如同湖面上闪烁着的粼粼波光,“淮远亲口承认是他下的毒?”

    “是呀。说来也是巧,王爷先前给惊华郡主送的膳食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这一次让那两个不守规矩的狱卒碰上了,谁知道竟然就闹出了人命。”

    “幸而出事的不是惊华郡主,否则、否则臣也是难辞其咎啊。”楚明辉心底难免还是记恨上了高逸,这件案子本来就是由高逸全权负责的,如今竟然将七王爷牵扯了进来。

    “惊华郡主的案子调查清楚了吗?”

    “高逸说陆府的下人都已经招认了,如今人证物证齐全按理说是已经可以结案了,但惊华郡主一直都不肯认罪,所以……”楚明辉有些犹豫。

    “朕瞧着惊华郡主不像是会作出那等歹毒之事的人。”

    楚明辉就附和着说:“闲昭郡主也说要替惊华郡主作证呢,臣也认为惊华郡主无辜。”

    “就让如此就别再将人关在监牢里了。”皇帝笑容有些高深莫测,“她一个女儿家呆在那种地方的确不太好。”

    “是,臣这就去办。”楚明辉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连声应承道。

    等他退出去之后,屏风后忽然闪出一道黑色的人影,单膝跪在皇帝面前。

    “你不是说那毒要不了人命的吗?”皇帝眸色微沉。

    那黑衣人沉声说道:“卑职每次所下的剂量确实不会致命。那两个狱卒是因为饮酒才会诱发了毒性,不出三刻就毒发身亡了。”这世上也许真有因果报应一说,他二人平日里在监狱中作威作福手上沾了不少人的性命,今日就因贪婪放纵而丢了性命。

    皇帝沉吟了许久,又问:“淮远为何要承认是他下的毒,难道他已经察觉到了陆九凰的身份?”

    “以卑职之见,七王爷虽然并未知悉陆九凰的身份却也已然起了疑心。如今云国各地都有人在打探方曲儿的消息。”

    “看来是朕打草惊蛇了。”皇帝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他的鬓角悄然爬上了几缕灰白,“陆九凰不能死,却也不能让她顺顺利利地嫁给淮远。一旦淮远知悉了她的身份,难免不会生出异心来。毕竟那可是……”话没说完,黑衣人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皇帝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又吩咐道:“让陆府的暗桩先停手吧,她这回做得有些过了。”

    “是。”黑衣人点头应下,这才隐了身形,顷刻间就消失得无隐无踪,就留皇帝一人坐在偌大的御书房内寂寥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