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开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90字

    楚明辉回到大理寺之后立刻将高逸招了过来,翻出他先前呈上来的供词当着面就给撕了,手指点着他数落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惊华郡主严刑逼供?还敢用这种供词来欺上瞒下,本官看你是不想要头顶上的这顶乌纱帽了!”

    “学生也只是听从二皇子的吩咐。”高逸一掀衣袍跪了下来,后背挺得笔直,目光亦是澄澈坦然。他知道大理寺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楚明辉,先前这老家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想得罪二皇子,如今进了一趟宫之后反而硬气了起来,显然是得了皇帝的准信儿,心中有谱了。

    “让那几人重新写份供词呈上来。”楚明辉清了清嗓子捋着胡须说道:“陆三小姐是皇上亲自册封的郡主,不可能会做出这等下毒害人的事来,定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高逸你尽早将案子调查清楚还惊华郡主一个公道,咳咳,也好快些将那两尊大神请走。”楚明辉压低了声音言语暧昧。

    眸中闪过一丝嘲讽,高逸为难地问:“可二皇子那里又该如何交代呢?”

    楚明辉面色一凛,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咱们也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对二皇子有什么可交代的。”

    “学生明白了。”高逸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眼底却是藏着嫉恨。

    楚明辉深谙打一棍子再给颗甜枣的道理,走到高逸跟前将他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高逸啊,你可是我最得意的门生,日后成就不可限量。我的意思也只是让你先在大理寺历练一段时日,毕竟厚积才能薄发是不是?”

    高逸垂下眼帘,应了声是。

    楚明辉就满意地又捋了一把胡须。

    高逸从大理寺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上挂着的一轮圆月散发出朦胧柔和的清辉,那光却是冷冷清清的暖不了人心。他冷笑了一声,骑着马径直去了二皇子府。

    云万里今日刚派人将陆辞画接了回来,这会儿在她的院子里用完膳之后就留了下来准备在这里歇息。陆辞画在陆府静养了小半个月,身上的肉又养了回来,瞧上去也是红光满面、光彩照人。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一段时日后云万里再见到陆辞画也就没有那么厌恶了,和她说话时也和颜悦色了起来。

    陆辞画又变成了当初那个看上去温婉善良的陆家大小姐,言谈举止中仿佛有着画上仕女的端庄优雅,身上既还保留着少女的灵动羞涩,又糅杂着初为人妇后的妩媚风情,眼中的潋滟波光令人晃了心神,哪怕是瞧惯了她模样的淡柳都有些看呆了。

    这会儿陆辞画解开发髻坐在铜镜前打理垂至腰际的青丝,手里握着一小缕用木梳梳着,有些心不在焉。她那只被烫过的手上留下了许多斑驳的伤疤,在试过各种祛疤药膏均是毫无成效后,就一直戴着银丝手套,哪怕睡觉都不会脱下来。

    淡柳自从被拆穿了之后就一直有些害怕陆辞画,就只站在她身侧垂着头不出声。

    好半晌陆辞画放下木梳将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对着铜镜里映出来的人影轻笑了一声,“之前藏在我衣裳里的麝香也是你做的吧。”

    “奴婢……奴婢该死。”淡柳跪在她腿边,想伸手去拽她的裙裾求情,却又怏怏地收了回来。

    陆辞画踹了她一脚,哼道:“我那二妹妹平日里不吭不响的竟也是个厉害角色,连你都能收买。”

    淡柳被那一脚踹在心窝上,胸口钝钝的疼,却是不敢出声只安分地跪好。

    “只要除掉了陆九凰,她日后就能在陆府里一手遮天。哼,想得美。”陆辞画的手无意识地在腹部摩挲了起来,自从流产以后她总是下意识地想去触摸自己的肚子,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个再也无法出世的孩子在她肚子里时的滋味。

    “我的日子还长着呢。”她喃喃自语着,“无论是陆婉月还是陆九凰,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呵呵。”那阴森的语气仿佛是有着无尽怨气的厉鬼,令人不寒而栗。

    说话间云万里推门走了进来,陆辞画霎时敛了周身的阴沉换了张脸,笑盈盈迎了上去,柔弱无骨地贴在男人强壮的身躯上,身上那隐约幽秘的香气直往云万里鼻子里钻。

    云万里眸色转深,揽着陆辞画不盈一握的纤腰在她耳畔吹气,“画儿今天特别的好看。”

    陆辞画朝淡柳使了个眼色,淡柳就识趣地退了出去。两人相拥着坐在床榻上,云万里一边对着她上下其手一边问:“方才你们主仆二人都在说些什么?关着房门不让人进来。”

    “不过是些闺房话罢了。”陆辞画娇喘着,媚眼如丝地诱惑着云万里,“万里想听的话妾身也可以说给你听。”

    “愿闻其详。”那温热的气息洒在陆辞画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让她的一颗心蠢蠢欲动了起来,正要开口时却又忽然想起云万里先前将她所作的关于闺房之乐的诗念给了李暮烟听,登时就觉得有一盆凉水从头泼下,凉彻心扉。

    一想到李暮烟也是这般与云万里巫山云雨、共登极乐的光景,陆辞画就恶心得想吐。她抿了抿唇,勾住云万里的脖颈抱紧了他,口中发出的吟哦声愈发魅惑诱人。

    衣衫半褪时门外忽然传来云万里贴身侍卫的声音,通报说大理寺正高逸高大人求见。

    云万里动作一僵,在陆辞画身上趴了好一会儿眼中的情欲才消退了下去,气息也平复了下来。陆辞画抱紧他不让他走,他却毫不留情地扯开她的手臂,起身整理好了衣衫,这才俯身在陆辞画的脸颊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调笑道:“大概是陆九凰的死期定了。乖,本王晚点再来疼你。”

    陆辞画下意识地想拽住他的衣角,却没能抓住,眼睁睁地看着云万里转身离开了,半晌后她捞起床头的枕头泄愤般的砸在地上。

    守在门外的淡柳听到动静后敲了敲门后走进来,将那枕头捡起来小心翼翼地送了回去,蓦地被攥住手腕,“陆婉月是怎么下毒害死季灵书的?”陆辞画的眼眸发亮,好似一匹饿极了的狼。

    淡柳摇头,“奴婢不清楚,奴婢也甚少有机会能接触到二小姐。”

    陆辞画手上用力,淡柳吃痛却也不敢叫出声来,只目光哀戚地看着她,“府上大多数的丫鬟小厮其实都是二小姐的眼线,二小姐一向出手大方,对待我们这些奴才也是温柔和善的。”比之刻薄尖锐的大小姐和软弱无能的三小姐,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二小姐反而收拢了大部分的人心。

    “怪不得每个月要支那么多医药费看病呢。”陆辞画眸光微冷,“每次都病得那么重如今却还是活蹦乱跳的,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二小姐的身体确实不好。”

    陆辞画皮笑肉不笑地觑了她一眼,淡柳自觉失言,不敢再开口。

    “得想个法子替陆九凰开脱才是啊。”轻幽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仿佛只是错觉一般。

    云万里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又返了回来,眉眼间皆是难掩的怒意,一进门就将桌子上的茶具扫落在地,飞溅起来的碎瓷片令人心惊胆战。

    “殿下怎的这般生气?”见识过云万里的喜怒无常,陆辞画有些如履薄冰。

    “父皇为什么要向着陆九凰那个贱人!陆九凰又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一向冷淡的七皇叔五迷三道的非她不娶?”云万里喘着粗气,胸口激烈地起伏着。

    陆辞画变了脸色,她现在虽然不想让陆九凰死,却也不想让她太好过了,“陆九凰的嫌疑已经摆脱了吗?”

    “本来高逸连人证都已经找好了。可父皇的意思却是要保住陆九凰,七皇叔都已经陪着她一道住在监狱里了。”云万里越想越气,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陆辞画惊得心中一凛。

    云万里转过脸看了过来,有些疑惑,“画儿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难道你不想让陆九凰死吗?”

    陆辞画强笑道:“妾身自然比谁都更想让她死,毕竟我腹中的孩子是因为她才没了的。”眼眶里微微有些湿润,她吸了吸鼻子上前去握住云万里的手,“可如今既然是皇上要保住她,殿下无论如何也不能顶撞了皇上呀。”

    云万里敛眸不语,陆辞画就继续说道:“皇上既然让殿下来督查此案,那殿下就更应该顺着皇上的意将案子办得漂漂亮亮的挑不出错来。”

    “至于陆九凰,来日方长呢。若是殿下有朝一日黄袍加身,还愁没机会收拾她一个女子么?”

    伸手捏住她的脸庞仔细端详了片刻,云万里忽然露出一个笑容,“画儿似乎开窍了许多。”

    陆辞画鸦羽般的眼睫扑闪了几下,脸上流露出几分羞涩,“之前是妾身太不懂事了。”

    云万里晃了晃神,“那画儿此事该怎么办?”

    “为今之计也只能找个替罪羊出来了。画儿心中倒是有个人选。”

    “说来听听。”

    屋内烛火摇晃,两道依偎在一起的人影投在窗花上,竟也有几分淡淡的温馨与甜蜜。却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