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少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64字

    碧荷匆忙回到掩月院。彼时小季氏身边的丫鬟杏儿儿正跪在陆婉月脚边呜呜地哭诉着:“二小姐可千万要替三姨娘做主啊,好端端的人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陆婉月揉了揉发胀的额角,眉间染着几分郁气。碧荷转身关上房门,上前去将人拉扯起来,压低了声音训斥她:“这个时候你还跑过来添乱!”

    杏儿哭红了双眼,抽噎着说:“三姨娘是绝对不会给季四小姐下毒的。”小季氏虽不喜季灵书,但却也不可能有那害人的胆子。

    “这话你跟小姐说有什么用?”

    “如今大理寺已经结了案,不日就会贴出公文昭告于众。”碧荷按捺住心里的烦躁劝道:“三姨娘人都已经没了,再纠结是谁下的毒也无济于事。你且先回去安心等着,小姐心善,自是会将三姨娘院子里的人都安顿好的。”

    “可是……”

    一道婉转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兀地插进来打断了杏儿,陆婉月眉眼温婉地看着她,“杏儿以为是谁下毒害死了书表妹?”

    视线交织的瞬间杏儿仓皇避开,垂下头手里绞着帕子不敢做声。

    “小姐。”碧荷朝陆婉月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陆婉月却好似没有看到一般,信步走到杏儿身前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书表妹是我害死的。”陆婉月笑道,脸颊上浮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身体僵住,杏儿瞪圆了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出,陆婉月唇边的笑愈发浅淡,令人不寒而栗,“杏儿明白我为何要告诉你这些么?”

    杏儿愣怔许久后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眼眸里噙着惊惧。仿佛一只被人围猎的小鹿。

    陆婉月在她脸颊上轻柔地拍了两下,朱唇开阖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却吓得杏儿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因为在我眼中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呀。”陆婉月朝碧荷使了个眼色。碧荷面上流露出一丝不忍又飞快地隐了下去,出去唤了两个身强体壮的粗实婆子进来。

    “小姐、小姐饶命啊!”杏儿吓破了胆,拽着陆婉月的衣裙下摆哀声求饶。

    陆婉月转过身走回榻边,那衣摆就如同一尾滑不溜秋的鱼从杏儿手里溜了出去,清清泠泠的声音直将人打落到万丈深渊里去,“既然不能为你的主子讨回公道,那就去黄泉路上和她作伴吧。”

    杏儿被那两个婆子堵住嘴拖了出去,半晌后那两个婆子就来复命说事情已经办妥了。

    碧荷打发了她们,这才替陆婉月将杯盏中凉掉的茶水倒掉重新斟了一杯热茶。陆婉月用茶盖拨了拨茶叶,未施粉黛的脸庞藏在袅袅热气之后让人瞧不清神色,“府里有些人开始不听话了呢。”

    “应该没人敢将三姨娘与小姐私下的往来透露出去吧。”碧荷察言观色,眉眼间都是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

    陆婉月长长的眼睫扇动了几下,“三姨娘院子的人都不能留了。”

    碧荷心弦微颤,犹豫了几息才应承了下来。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将那晚淡柳来过的事情告诉陆婉月。

    “这回又让陆九凰逃过了一劫,看来三妹妹还没到气数将尽的时候。”陆婉月幽幽地叹了口气,“只可惜三姨娘还没能派上用场就死了,白费了我这些年来的苦心经营。”

    “小姐要另外再扶持一位姨娘么?”

    陆婉月揉了揉眉心,“没时间了,再说其他姨娘也与小季氏不同,她们还对父亲有着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唇边漾起一抹冷笑,眼中尽是讽然。

    陆家主少时风流,因而府里时常会添上几张新面孔,不过自从他娶了方曲儿之后却是收敛了许多,对各房姨娘都冷淡了下来。

    方曲儿死后,陆家主没再续弦,各房姨娘鼓足了劲儿地讨好他,就想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能给陆家主做填房,即使是不能上族谱也好过当个低微的姨娘。

    可陆家主却清心寡欲的如同出家人一般。

    别人都道陆家主对方曲儿情深意重,可倘若真是如此,他又为何不肯善待方曲儿的孩子,将陆九凰养成了胆怯懦弱的性子,甚至纵容府里的下人欺负到陆九凰的头上。

    都怪陆九凰命格太硬,这才克死了娘亲。

    陆婉月攥紧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手心的软肉里去,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呵,陆九凰不能死……那我便让她生不如死!”

    碧荷只觉得手心里沁凉沁凉的。

    *

    大理寺很快在京城中各处的告示榜上张贴出陆府毒杀案的檄文,目的是替陆九凰洗刷冤屈。

    毕竟那一日大理寺上府拿人,许多百姓都瞧见了,私底下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是皇帝新册封的惊华郡主杀了人,还说什么如此歹毒心肠之人压根就配不上谪仙般的七王爷,人人都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如今官府的檄文都贴出来了,还有许多人觉得那小季氏就是可怜的替罪羊,陆九凰当真是心狠手辣,竟然让这府里的姨娘来替自己顶包。

    她就不想想小季氏亦是出自季府,怎么可能会谋害自己的亲侄女呢?

    陆九凰在京中无可避免的声名狼藉了起来。

    二皇子府中。

    陆辞画捻了块精致的梅花糕送到嘴里,有些喜不自胜地对淡柳说:“这次记你一功。既除掉了陆婉月的棋子又弄臭了陆九凰的名声,瞧着她们两败俱伤,我这心里可真是痛快呢。”

    淡柳眉睫微垂,“恭喜小姐。”

    “备份礼给陆九凰送过去,免得让旁人说我不顾念姐妹亲情。”

    陆辞画又吃了几块梅花糕,直到觉得有些腻了才停下来,盯着碟子里剩下来的糕点出了会儿神,蓦地露出阴侧恻的笑容,“让小厨房也做些糕点给李暮烟送过去,一定要做得精致漂亮,不能有半点瑕疵,明白吗?”

    “……是。”

    淡柳退了下去,陆辞画躺在美人榻上有些愉快地哼起了小曲,那只戴着银丝手套的手搭在大腿上轻轻地合着拍子。

    陆辞画回二皇子府之后,云万里一直都歇在她的院子里没去过别处。她问过府里的下人,说是李暮烟被安置在一处僻静的院子中,只有两三个丫鬟在身边伺候着。

    李府也不曾将她的贴身丫鬟送过来,似是要任由李暮烟在二皇子府里自生自灭一般,对她全然不管不顾。

    陆辞画心头还堵着股郁气难以纾解,只有让李暮烟如此痛苦地活在这人世间,她才会觉得畅快。

    李暮烟被毁了容之后性情大变,整个人都木木讷讷的,往日的一双秋水明眸中死气沉沉的再无半分光彩。

    李暮烟正值碧玉年华,毁容之于她的打击要远比失去贞洁还要惨烈了百倍。纵然之前被楚学文夺走了清白,她还是能够引诱云万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一旦没了美丽的皮囊,她就再也没有资格去争得云万里的宠爱了。

    偏偏她还苟活着,像是一株被风雨蹂躏过后繁花落尽的树,看上去还活着,可埋在泥土里的根却已经腐烂死去了。

    她不敢照镜子,甚至洗脸的时候都不敢看向盆中自己的倒影。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伸手摸一摸脸颊上结了痂的伤疤,连眼泪都不敢落下来。

    听丫鬟说这糕点是陆辞画特地吩咐人送过来的,李暮烟盯着那精雕细琢的小巧糕点,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丑陋和可悲,霎时气得浑身颤抖,直接就将那瓷碟打翻在地上,那圆润可爱的糕点骨碌碌滚到她脚地被她踩得稀烂,厉声吼道:“滚!给我滚出去!”

    屋里的两个丫鬟就低眉顺眼地退了出去,还顺带关上了房门。都被拦在了门槛之外,困住了一室的冷清和阴森。

    李暮烟蹲下来捡了块锋利的碎瓷片攥在不停发抖的手中,瞧见指尖被划出一道口子后流出来的殷红色,眼底划过一抹决绝。

    半晌后她悄悄地将瓷片贴身藏好,这才唤了个丫鬟进来吩咐她将地上的一片狼藉给收拾了,有让她到李府去请李朝阳过来一趟。

    这丫鬟得了吩咐后却径直去了陆辞画的院子请示她。

    陆辞画嗤道:“她是你的主子,她吩咐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来禀告我干嘛。”

    丫鬟笑得谄媚,“您才是二皇子府的女主人,奴婢绝不敢对您有半点隐瞒。”

    “行了,别拍马屁了。”陆辞画扔了个银锞子在她脚边,“你要将李暮烟伺候好了,可千万别让她死了。”

    “她想见李朝阳就让她见,我就不信她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二皇子府上的下人将礼物送过来时,陆九凰正有些焦头烂额的。她瞧着眼前这个无论是眉目还是轮廓都和陆家主有七八成相似的孩子,烦躁地揉着额角问道:“你说陆大人是你的亲生父亲,可有什么凭证?”

    那小孩年岁不大但萦绕在周身的淡然气度却让人生不出轻视之心来,他从怀里掏出一块青色玉佩递给陆九凰,“这是父亲赠与母亲的信物。”

    连信物都有,看起来不像是在说慌。陆九凰蹙起眉头打量着他,他也大大方方的十分坦荡。

    可陆家主分明就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