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不认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121字

    陆九凰手里摩挲着那块青色玉佩,玉佩入手温润,澄澈通透,看上去就觉得质地不凡、价值连城。

    这自称是陆家主儿子的少年虽说气度不凡,但穿着却是粗布麻衣,虽然拾掇得干净整洁却让能让人看出其困窘的家境。这玉佩十有八九确是他人所赠之物。

    瞧他过得这般穷困拮据,便可知道他的母亲并非陆家主养在外面的外室,多半是和陆家主萍水相逢、春风一度的关系。不过她倒也沉得住气,孤身将孩子抚养到这般年纪才找上门来,自己还不曾露面,究竟所求为何?

    “你娘呢?”陆九凰沉声问道。

    那少年眼眸中飞快地划过一丝悲恸,“母亲于年初病逝了。”

    陆九凰把玩着那块玉佩的手指微顿,旋即又将玉佩还到少年手里。

    少年接过后仔细地将玉佩贴身藏好。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的眉眼、轮廓像极了陆家主,单凭这点便是不容抵赖的证据,至于这少年的生母和他带来的信物,不过是景上添花而已。

    “黎昕,陆黎昕。”听上去倒是光明磊落,还有些书卷气。

    如今陆家主无后,偌大的陆府后院只三个女儿,他那几房姨娘没一个是肚皮争气的,再加上陆家主近几年来也确实是冷落了她们,所以府里至今都没有庶子庶女。

    如若陆黎昕当真是陆家主流落在外的亲生骨肉,那他可就是陆家主这一支的独苗,不论嫡庶陆家主都会好好对待、培养他。

    只不过挑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陆九凰考虑了片刻,遂吩咐春梅先收拾个院子让陆黎昕住下来,其余的等陆家主回来再做定夺。

    她还没交代完就听到陆家主的声音从门外怒冲冲地传了进来,“何人敢到我陆府招摇撞骗?我绝不可能有什么流落在外的儿子!”言辞凿凿十分笃定。

    陆九凰唤了声父亲,起身将上首的位置让给他。陆家主人也是听到消息才匆忙赶了回来,额头鬓角间沁着一层薄汗,脸色泛着潮红。

    春梅赶忙给他沏了杯茶,陆家主还嚷着要小厮将这骗子打出府去,却在目光触及陆黎昕的脸庞时愣怔住了。

    原因无他,只二人长得好像是同一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陆家主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呢喃着说:“这……这不可能啊。”声音极轻,陆九凰站在他身边才勉强能分辨出来,眸光闪了闪,又很快垂下眼帘遮住了波澜。

    陆黎昕在陆家主脚边跪下,双手将那青色玉佩呈给他,不卑不亢地说道:“家母乃澜城曹氏,闺名绾晴,她临终前让黎昕带着这块玉佩来京城投奔陆大人。”

    “绾晴,绾晴……”陆家主反复在唇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神色有些茫然。

    “父亲。”陆九凰一连唤了他许多声才让他回过神来,“还是先让他在府里安置下来再说吧。”

    “不行。”陆家主想也不想地否决,陆黎昕脸上划过一丝受伤的神色,低垂着头好似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兽。

    或许是血缘天性,又或许是被他那张脸给迷惑了,陆家主有些于心不忍,清了清嗓子对陆九凰说:“这事儿你来管,为父还有些公事要处理。”

    说完就再也不看跪在地上的陆黎昕,急忙往外走了出去,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他似的,步伐都带着几分慌张。

    陆九凰将陆黎昕扶了起来,笑着说:“还是我亲自带你过去吧,你也瞧瞧那院子里还缺些什么,我也好派人去置办。”

    陆黎昕有些怯怯的,“黎昕能喊您一声姐姐么?”虽然竭力想要掩藏心里的忐忑面上却还是让人瞧出几分端倪,这才是他般年纪的少年该有的城府。

    “陆府上下就只有三个女儿,我排行老三,你可以唤我一声三姐姐。”陆九凰边给他带路边和他说着话,“大姐姐已经出嫁了不住在府中,二姐姐住在掩月院中,因为身子骨儿弱所以平素在府里不常走动。”

    “三姐姐。”陆黎昕就脆生生地喊了她一声。

    陆九凰唇角噙着笑,不动声色地打探着,“方才听你说你娘是澜城人氏,那你从澜城到京城这一路上怕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虽有些波折但还是顺顺利利地抵达了京城,吃过的那些苦头也就算不得什么。”陆黎昕犹豫了片刻才说:“这回黎昕能平安抵达京城,还真是多亏了邻里的王叔,是他一路护送我来的。”

    “那他身在何处?”

    “他如今就在同福客栈落脚,我们来时已经将盘缠花得差不多了,黎昕担心他……”

    陆九凰拍了拍他的肩,少年还未长成,身形十分单薄,“别担心,我会派人给他送些银钱过去以作报答。”陆黎昕有些羞赧地低下头。

    “你和你娘就两个人住?身边没有两三个书童丫鬟伺候么?”

    “家中日子过得清苦,全靠我娘做些女红绣品补贴家用,实在没有余钱去请下人。”

    “原来你娘是个绣娘啊。”安置他的院子就在拐角处,陆九凰止住话头道了句:“澜城的绣品可是远近闻名的。”

    陆黎昕长长的眼睫轻颤了几下,没有开口接话。

    陆九凰将他领进那个二进的小院子中。这院子许久没有住人显得有些破败,没什么人气。春梅提前拨了几个丫鬟小厮过来扫洒庭除,这会儿见到陆九凰纷纷停下手头的活计给她行礼。陆九凰将陆黎昕介绍给他们,“这位是陆少爷,你们可得好生伺候着不许有半分怠慢。”

    几个下人都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又转身各自忙活去了,但时不时有目光落在陆黎昕身上,似是在打量。

    陆黎昕跟在陆九凰身后到院子各个角落都晃悠了一圈,神色淡淡的有些宠辱不惊,看不太出来是清苦人家的孩子。

    “这间是书房,因为一直没人住,所以也没放几本书进来。”春梅介绍说:“但是文房四宝都是齐的。”

    “黎昕这年纪应该已经上了几年的私塾了吧。”陆九凰翻了翻压在书桌上有些泛黄的宣纸,又瞅了眼有些开叉的毛笔,皱着眉吩咐道:“把这些东西都换掉,去库房领新的过来。”

    陆黎昕忙道:“三姐姐毋需麻烦,黎昕瞧着这些纸笔都挺好的,还能用。”

    “黎昕五岁上的私塾,如今已经习完千字文和论语了。”

    陆九凰也不太清楚这个朝代青少年学习的水平,原主算是个半文盲,从小到大都没读完一本书,等及笄后才开始翻看女诫这类书,陆九凰穿过来之后看得多是晦涩难懂的医书,初时也被那佶屈聱牙的文言文弄得头昏脑涨。这会儿只得违心地称赞了一句,“黎昕可真厉害。”

    陆黎昕的眼眸亮起了小火苗,但那小火苗又很快黯淡了下去,垂头丧气地说:“母亲一直都希望我能考取功名,光耀门楣。”

    陆九凰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过些时日我让人去书院打点一番,你这功课可不能落下。”

    “多谢三姐姐。”陆黎昕这才欢欢喜喜地应了下来。

    又与和他随意闲聊了几句,陆九凰这才告了辞。回去的路上春梅问道:“小姐当真觉得陆黎昕是老爷的亲生儿子?”

    陆九凰斜眼看她,“你觉着不像?”

    “单看长相他的确与老爷有七八成相像。”春梅小心揣度着她的心思,“而且老爷的态度也有些古怪。”似乎是笃信陆黎昕不可能是他的亲生骨肉,但却又有几分抑制不住的期待,还有些隐隐的害怕。

    陆九凰唇角勾起挽出朵冰花,“你说府里地姨娘这么多年都生不出蛋来,偏他娘亲这般好命?”

    “小姐的意思是……”春梅掩住唇,一双大眼睛瞪得浑圆,滴溜溜地打着转。

    “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的意思。”

    “若是父亲认他,他便是我陆府唯一的少爷。如若不然,他就什么都不是。”

    春梅有些疑惑,“那小姐为何要让他唤您三姐姐?听在那些下人耳里只会以为您就是那个意思呢。”

    “转眼这都六月了。”陆九凰答非所问,听着树上的鸣蝉低声说道:“日子过得可真快。”

    “是啊,小姐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要出嫁了呢。”春梅附和着,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拍了拍手说道:“奴婢明白了。”

    陆九凰嘲笑地看着她,“明白什么了?”

    春梅嘿嘿笑了两声,“奴婢亲自给那王叔送些谢礼过去,顺便打探打探那曹氏的消息。”

    “只怕是探不出什么来的。”陆九凰抬眸看了会儿万里无云、一碧如洗的天空,半晌后才提着裙裾朝她的栖梧院走了回去。

    上次大理寺的官差搜查物证,将她的药室翻得乱七八糟,好多药材都被糟蹋得不能用了。前两日大理寺卿楚大人派人送了赔礼过来,除了根人参值钱点之外都是一般般的药材,那被当做物证的断肠草至今还没还回来。

    陆九凰将手里的小瓷瓶抛上抛下的把玩了一会儿,才把春梅喊过来凑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

    春梅拍着胸膛应下来了。

    陆九凰微眯起眼睛掩住那一抹凶光。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她要是不报复一二的话可还真是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