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低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99字

    春梅从戏沧院回来的时候有些不高兴,又正好瞧见夏竹从小厨房里出来,腮帮子鼓鼓的手上还捏着根鸡腿,登时就叉着腰跟个茶壶似的堵在她面前,瞪圆了眼睛训她:“你饿死鬼投胎啊,整天就知道吃吃吃!”

    “小姐都没说我吃得多,春梅姐你就别闲操心了。”夏竹嚼巴几下把嘴里的吃食咽了下去,噎得嗓子疼。

    春梅扬起手来作势要打她,她提起脚尖一个纵身就飞到屋顶上去了,站在上面朝春梅吐着舌头扮鬼脸。

    “你这野丫头,赶紧给我下来!”春梅仰着头虚张声势。

    夏竹就把鸡腿叼在嘴里,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不远处的房顶上,把春梅给气得前仰后合。路过的小丫鬟掩着嘴偷笑,“春梅姐,你就快别跟夏竹斗气啦。”

    春梅哼了两声才问她:“小姐起身了么?”

    小丫鬟点了点头回道:“小姐这会儿在药室呢。”

    春梅出去前陆九凰刚睡下不久,到现在差不多睡了半个时辰。陆九凰贪凉,还没到三伏天,屋子的角落里就已经放了几盆冰块,这会儿推门进去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丝丝凉意。

    “小姐今年这么早就用上了冰块,只怕府里存下来的冰块要不够用了呢。”春梅现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絮絮叨叨的,跟个管家婆似的。

    陆九凰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大姐姐已经嫁人了,二姐姐往年也从不曾要过冰,阖府上下的冰块七成都归我,岂有不够用的道理。”半晌后她又问:“东西送过去了吗?”

    提到这茬,春梅就气不打一处来,“奴婢去的时候碰巧撞到掩月院的碧荷,她居然也是去给黎昕少爷送书的,还说那些书每一册都是二小姐亲自为他挑选的。小姐您是没瞧见她那副将二小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嘴脸,真真是气死人了。”

    陆九凰拿起朱笔在摊开的纸张上画了个叉,拿镇纸将那厚厚的一沓纸压住,这才有些奇怪地瞥了春梅一眼,“这有什么可气的?”

    春梅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干脆有些不讲理地嘟囔道:“反正奴婢就是气不过。”

    “看来我得给你开贴清热去火的药。”陆九凰又抽了张干净的宣纸铺成在面前,提起狼毫笔开始笔走龙蛇了起来。她这些时日里关于玲珑丹的配方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至少炼成的药丸虽然没有玲珑丹那般可以令白骨生肌的神奇功效,却也不再是穿肠毒药了。

    “既然二姐姐送了书过去,咱们也就不必破费了。”她挽起唇角露出几分真心实意的开心,“怎么说都省下了一大笔银子呢。”这个朝代的书本当真是贵得要命,陆九凰可算是明白寒门学子是有多么不容易了。

    陆黎昕读书的事儿已经定了下来,日后就在雅轩书院求学。这雅轩书院不是云国最好的、却是学生最多的书院,上至名门之后下至寒门学子,只要资质不是太过愚钝,皆可以在书院中求学。

    陆家主亲自带着陆黎昕去雅轩书院拜见了山长,听说山长对陆黎昕十分满意,认为他资质聪颖又勤学好问,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这话让连日里都一直阴沉着脸的陆家主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回来的路上破天荒地跟陆黎昕说了几句话,大意就是为父小的时候也是这般聪慧过人的,你既然继承了为父的天分以后更要勤学刻苦,早日成才这类的话。

    陆黎昕虽然面上还克制着一派平静,但一双小鹿般湿润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映着星光。

    “黎昕去书院读书的束脩可得从公中账上出啊。”陆九凰叮嘱道。

    春梅十分无力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将这件事给揭了过去后就开始八卦这两日京城中发生的大事件。头一件便是大理寺正高逸在仙满楼调戏良家少女,被永昌侯府的小侯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这事儿发生时正值夜色将沉之际,城中的百姓大多数都已经归家去了,按理说怎么都不可能闹到如今这般人尽皆知的地步。可背后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推波助澜着将高逸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而这些百姓多数都是人云亦云的。先前随着大流夸高逸高风亮节、正直不屈,出了这件事后又纷纷转了风向痛骂他道貌岸然、欺男霸女,个顶个的嫉恶如仇,恨不能当时也在场将那狗官痛扁一顿似的。

    “现在京中人人都说宁小侯爷是为民除害,将门虎子就是厉害呢。”春梅笑吟吟地说:“小侯爷还说下次有这等好玩的事儿还要叫上他,他保证替小姐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陆九凰听她絮絮叨叨的也写不下去药方了,索性扔了笔专心致志地听她嚼舌,这时接过话头说道:“这回能让小侯爷出马坑了那高逸全靠七王爷在其中牵线搭桥。我与小侯爷确实没什么深交,再说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还是不要再麻烦人家的好。”

    春梅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不解地问:“小姐为何要与七王爷这般见外呢?”

    陆九凰眸光微沉,春梅连忙岔开话题,“现在大理寺要革了高逸的职,听说高大人求到二皇子府上,二皇子没应承下来,所以闹得不太好看。”

    “二皇子此人惯会明哲保身,他现在不掺和进去,等到这事儿传到皇帝耳朵里去,他或许还能置身事外地替高逸说几句话。”这话说出来陆九凰自己都有些不信,如今的高逸十有八九是已经成了云万里的弃子,他又怎么可能为了一颗弃子去趟浑水呢。

    春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荡漾着满眼的笑意说:“二皇子最近也是有些焦头烂额的呢。”

    陆辞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让府里的下人将李暮烟的尸身送回了李府。缘由经过一字未提,就这么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裹在草席中,让李府上下作何猜想。

    这不怒发冲冠的李朝阳二话不说就闯进了二皇子府要为李暮烟讨个公道。

    云万里前脚刚送走高大人还正头疼着呢,后脚李朝阳就又撞了上来。他还不知道李暮烟已经香消玉殒的事儿,只听府里的下人禀告说今日后院里有些不平静,云万里只以为是陆辞画又闹了起来,所以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这会儿听到李朝阳质问他,云万里也是十分诧异,只递了个眼神就立刻就有个侍卫凑在他耳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笼统地说了一遍。

    等侍卫说道陆辞画让人将李暮烟送回李府时,云万里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蠢货。

    李朝阳双眼通红的梗着脖子说道:“请殿下替我妹妹做主,陆氏心如蛇蝎,毁了暮烟的容貌还不够,如今更是谋害了暮烟的性命。此等毒妇绝不能留。”

    云万里强忍着心头的怒意安抚他,“这事儿也不全然是侧妃的错,毕竟是李氏意图谋害侧妃在先……”

    “殿下!”李朝阳愤怒地出声打断他,就像是一头濒临失控的野兽一般,随时都会暴起伤人。

    云万里也开始面色不虞了起来,转头跟他算起了另外一笔账,“李公子,前日是你和高公子一道去仙满楼吃的酒罢。为何高公子出事的时候你却不见了踪影?”

    “殿下,臣在与您商讨关于臣妹的事。”李朝阳瞪着眼,眼眸上布满了血丝,

    “那不过是本王的家事罢了。”云万里觑了他一眼,语气冰冷:“高公子的事,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本王一个交代!

    李朝阳攥紧了拳。

    春梅跟说书似的讲得绘声绘色好像她亲眼瞧见了似的,陆九凰嗤道:“我还以为陆辞画学聪明了呢,结果却还总是在利害关头闹出幺蛾子来。”

    “就是呀,这大大咧咧地将李小姐的尸体送回去可不是在打李府的脸么?”

    两人正说着话呢,门外有个丫鬟传话:“高老夫人和高公子来府上求见小姐。”

    陆九凰朝春梅使了个眼色,春梅就扬声说道:“让他们先在前厅用茶,小姐一会儿就过去。”

    慵懒地伸了个拦腰,陆九凰回房去换身衣衫,春梅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突发奇想地说:“您说把二小姐许配给高公子怎么样?”

    陆九凰险些被口水给呛到了,有些佩服地看了眼春梅——在现代的时候可不就是流传着一句话说如果你和一个人有仇,就把被宠坏了的女儿嫁给他。

    不过……

    “他俩要是真成了一对儿,那平日里不得凑在一起盘算着如何对付我呀。”

    春梅立刻就将前一句话呸掉,“那可千万不能将二小姐许给他。”

    陆九凰化完妆后站起来拿手指在她的额头上戳了戳,笑骂道:“你可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走吧。”

    这会儿前厅里高老夫人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地叮嘱着高逸,“一会儿见到惊华郡主,你可得好好地低头认个错,让她在七王爷面前替你美言几句,知道么?”

    高逸满脸的青紫之色还没消退,俊俏的脸肿了一大圈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眼窝也挨了几拳肿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却还是流露出几分凶光,心里十分的不甘。

    他竟会被陆九凰这等女流之辈逼到如此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