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打架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203字

    “不知高老夫人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陆九凰笑吟吟地轻移莲步向前走去。她穿着一袭素锦长裙,外面罩着翠绿色的轻纱,随着她的步伐起落那轻纱飞舞着愈发衬得她身段曼妙摇曳生姿,周身都萦绕着好似是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令人挪不开眼。

    高老夫人愣怔了片刻后才起身迎了上去,也是笑得合不拢嘴:“早就听说惊华郡主生得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陆九凰微垂着眼帘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娇羞,柔声说道:“老夫人过奖了。”她从余光里瞥见了高逸,唇角略微上翘着问:“不知夫人今日登门造访所为何事?”

    “这……”高老夫人支吾着,面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

    陆九凰拿帕子掩着嘴娇笑道:“九凰瞧着高公子与我二姐姐年纪登对又是男才女貌,老夫人此次登门莫不是想要促成一桩喜事?”

    “不是不是,我们家逸儿已经订了亲!”高老夫人急忙否认,这京城里谁人不知道陆家的二小姐打小就是个药罐子,生得弱不禁风的连院门都出不去,就这样的身子骨儿要如何开枝散叶延绵子嗣?

    “是九凰冒昧了,老夫人莫怪。”陆九凰语气有些失望。

    高老夫人也就不再扭捏,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先前郡主蒙冤入狱,逸儿身为朝廷命官不得不秉公办事,对郡主多有得罪之处实属无可奈何。这不,老身今日就是拉着他来向郡主赔礼的。”

    “老夫人言重了,高公子在监牢中对九凰可是颇为照顾呢。”陆九凰淡淡地瞥了高逸一眼,却见高逸绷直了身体似是竭力克制着滔天的怒意和杀气。

    她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没有显露丝毫,语气关切说道:“高公子的事九凰也听说了,不过九凰相信高公子绝对不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

    高老夫人听她这么一说登时就喜上眉梢,觉得对所求之事平添了几分把握,却又很快敛了喜意露出苦涩的笑来,“逸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品行最为端正不过,怎么可能会对那唱小曲儿的女子生出歹意来呢?”

    “可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总不会是他们合着伙儿诬陷高公子吧?”

    高老夫人有些心急地替高逸申辩道:“可那么多人除了那卖唱的父女二人,其余都是武安侯府的下人,这些人说的话不可全信呐。”

    “当时宁小侯爷也在场吧……”陆九凰又朝她泼了桶凉水,气氛就有些冷凝了下来。

    一直默不作声地高逸终于开了口:“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谎言无论如何都成不了真的。清者自清,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他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死死盯着陆九凰,仿佛想要看出她的心虚。

    陆九凰却觉得他这人可真是冠冕堂皇,如果当真公道自在人心的话,他又何必来陆府走这一趟呢。心里这么想着陆九凰面上却还是浅笑道:“高公子是大理寺正,对于这些事见得多了,自己亦是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可虽说清者自清,却也三人成虎呀。”

    如今整个京城的人还都在传是她毒死了季灵书嫁祸给的季姨娘呢,这种事如何说得清?

    高老夫人终于按耐不住,道明了来意,“老身今日登门拜访,就是想求郡主替逸儿在七王爷跟前美言几句。七王爷德高望重,只要他替逸儿说几句话,自然就能替逸儿洗刷冤屈。”

    老夫人想得还挺美的,陆九凰眼珠子转了转,有些为难地说:“九凰虽然与七王爷订了亲,但在王爷跟前还是说不上话的。”不理会高老夫人变了的脸色,陆九凰接着说道:“九凰以为此事的关键还在那唱小曲儿的女子身上。”

    “高大人最擅长刑讯,不如好好地审她一番,看她还敢不敢胡乱攀咬。”

    高逸的一张脸本就青青紫紫的跟大染缸似的,这会儿也瞧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声音也没有什么起伏,却还是让陆九凰听出了一丝忍气吞声的意味,“我如今已被停了职,不日连革职的公文也要下来了。”

    高老夫人抹了抹潮湿的眼角有些抽噎,“这可如何是好啊?”

    “今日叨扰郡主了。”高逸站起身来对陆九凰行了一礼,然后搀扶着高老太太就要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高逸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她:“你以酷刑逼迫之,居住凭重利诱惑之,说到底不还是一样的手段么?原来郡主也与我这种人没什么区别。”

    高老夫人听得云里雾里,陆九凰却是嫣然一笑,“九凰确实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高公子自己种下因才会结出这样的果,因果轮回报应不爽。而九凰问心无愧。”

    高逸沉思了片刻,忽的仰天大笑了几声,有些状若疯癫地离开了陆府。

    “他这是怎么了?”春梅有些瞠目结舌。

    陆九凰以手为扇扇了会儿凉风,还是觉得自己快要热化了,“大概是要羞愧而死了吧。”说着也不再纠结这些事,拉着春梅去小厨房做了碗冰镇的水果沙拉,吃得一本满足。

    后来的事儿陆九凰没怎么关注,但也听说了小侯爷终于改了口说也许自己是喝高了才会误会高逸,至于那卖唱的父女俩得到一大笔赏银之后就在京城中销声匿迹了。

    高逸这大理寺正的官位可算是保住了,但官途却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坦荡顺畅了,而且因为此事他也与云万里离了心。

    陆九凰本是斩草除根的性格,但云淮远告诉她高逸此人以后或许还能派上用场,她也就偃旗息鼓了。

    相比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李暮烟的死就好像是一颗投进湖底的石子,只漾起一圈圈的涟漪后很快就又归于了平静。李家也不曾为李暮烟办一场像样的丧事,她的尸骨也不能埋进李家的祖坟中,就随便埋在祖坟不远处的荒地里,孤零零的连块墓碑都没有。

    李朝阳在朝中被二皇子一派的官员排挤,很快就被揪住了错处被官将了一级,平日里见到高逸两人都是冷着脸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算是彻底地反目成仇了。

    陆辞画因为李暮烟的事被云万里冷落了一段时日,二皇子府里甚至又添了几位年轻貌美的侍妾,莺莺燕燕的十分热闹。陆辞画很快就从李暮烟的死中缓了过来,又卯足了劲儿跟那些狐媚子争宠斗法去了。

    一晃眼儿日子就悄无声息地迈进了七月,陆九凰假借准备嫁妆之名一直躲在栖梧院里不出去,养得白白胖胖的看上去十分鲜嫩可口。

    因为成亲前男女双方依照礼数是不能见面的,本来陆九凰也不在意这些的,她和云淮远比这更为不守礼数的事儿都做过了,还在乎这点礼数不成?可云淮远就跟吃错了药似的,居然真的不准备在成亲之前再和陆九凰见面了,平常传递消息什么的全靠夏竹。

    陆九凰心里那叫一个气。她本来是想着让云淮远指导她如何正确地修炼九凤转的。因为最近修炼内力一直都不顺畅,云淮远说她隐约有几分走火入魔的迹象,所以她也不敢再自己摸索着练下去了。

    如今云淮远不肯来,内功修炼计划暂告一段落,陆九凰只能卯足了劲儿的研究玲珑丹,一个月内当真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终于让她研究出了个七七八八。

    这天傍晚,陆黎昕休沐回家,径直来栖梧院给陆九凰请安。那雅轩书院在京城外面的山上,环境十分清幽雅致,学生们也都宿在书院的学宿里,每一旬放一天假回去休息。

    虽然陆黎昕才来陆府一个月久,但对于陆九凰还是十分亲近的。这还让春梅得意了许久,觉得黎昕少爷果然是个聪明的,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他好的那个。二小姐送他的那些书全是百搭,哪比得上自家小姐平日里事无巨细的贴心照顾呢?

    不过今日陆黎昕脸上竟然挂了彩,眼圈乌黑的被揍得不清。

    “怎么了这是?”陆九凰面色微冷,让春梅去拿活血化瘀的药过来。

    陆黎昕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她,小声地说:“和别人打了一架。”

    陆九凰问:“为什么打架?”

    陆黎昕低着头没吭声,春梅给他抹药膏,他疼得龇牙咧嘴的却还是乖乖地站着让春梅上药。“你不说的话我可让父亲去书院问山长了。”

    “别……”陆黎昕眼底划过一丝慌乱,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道:“他们骂我是野种,我、我气不过才动的手。”

    陆九凰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吓得陆黎昕激灵灵地抖了两下,陆九凰有些心疼地问:“那你有没有打回去?”

    “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露出憨憨的笑容。

    陆九凰揉了揉他的脑袋,又和他说了些说才让他回了戏沧院。

    人一走,春梅就提醒陆九凰,“小姐该给黎昕少爷找个伴读才是,这样若是与人起了冲突好歹也有个帮手不是?”

    “伴读能带到书院去?”陆九凰惊诧地问。

    “这伴读就跟小厮差不多,当然能带过去了。”

    陆九凰揉了揉额角说:“那你去挑个老实的给黎昕送过去,最好壮实一点。”

    春梅噗嗤笑出了声,陆九凰睃了她一眼,她就立刻噤了声。

    半晌后陆九凰又说:“你去打听打听黎昕在书院里为什么和别人动手。”打从第一眼起,陆九凰就知道他并非沉不住气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被人骂了句野种就和人大打出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