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宴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92字

    醉琼楼就坐落在江畔。

    入夜后江上的船只也会挂起花灯,流光溢彩的花灯和波光粼粼的水面交相辉映,极目远望天水连成一片,那景观当真是美不胜收。每年七夕佳节还会有许多待字闺中的少女将自己的一片锦心附在花灯内放入江中,让那一盏盏精致玲珑的花灯载着她们的寄托随着碧波在江面上飘荡摇曳。

    若是能被有缘人打捞起来,或许还能成就一段妙不可言的姻缘。

    马车里春梅这一路上都在眉飞色舞地跟陆九凰讲着才子佳人的话本,陆九凰却掀起窗帘的一角朝外看了几眼。她的脑海里不知怎的就浮现出原主在前几年七夕的晚上偷偷从陆府溜出来跑到江边放花灯的光景。

    那花灯上附着的无非都是些爱慕云万里的情话,那可怜的姑娘连祈求上苍让自己可以如愿嫁给心上人的勇气都没有。

    没人知道原主在被皇帝赐婚给云万里的那段时日里到底有多雀跃欣喜,也没人知道她在魂魄离开躯壳的那一瞬间内心深处到底承载了多少绝望与痛苦。

    这世上压根就没有人在乎她的死活。她那点小小的希冀和光亮都被花灯带进了浓重的夜色深处,再无出路。

    陆九凰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又看了看一张嘴片刻都闲不下来的春梅,心底那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惆怅倏地就被驱散了,对着春梅抿唇笑一笑。

    吓得春梅立刻就闭紧了嘴巴,半晌后才颤抖着声音问她:“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今天不知为何瞧着你特别顺眼。”陆九凰懒洋洋地回道。

    春梅有些懵然地看着她,过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朝陆九凰挪了过去,讨好地替她捏着肩膀。陆九凰闭上眼睛靠着车厢,身体随着马车的摇晃微微摆动,“接着说,那杜三娘后来怎么样了?”

    马车里就又响起了女子清脆如铃铛般的声音,哒哒的马蹄声和车轴转动声似是在附和着。

    陆九凰刚到醉琼楼就有个店小二带着她往楼上里走,将她引到了一间厢房内。厢房中既无闲昭郡主也无其他千金小姐,只有云淮远靠着窗阑安静地瞧着窗外的风景。

    陆九凰走过去和他肩并着肩站定,见窗户下面不过是最寻常不过的街道而已,就有些好奇地问道:“王爷这是在看什么呢?”

    云淮远转过头来眼底噙着笑,“方才瞧见陆府的马车从这儿过去了,凰儿还掀开窗帘往外瞧了一眼。”

    “这也能瞧见?王爷的眼力可真好。”陆九凰强作镇定地说,她微微侧着头露出插在发髻上的青色玉佩,那点缀于其上的一抹红色与她泛红的耳垂交相辉映,这便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云淮远眸色转深,薄唇微微上翘勾出几分邪肆的俊美,“只瞧见凰儿的一只手。”

    陆九凰又讪讪地将搭在窗台上的玉手收了回去藏在衣袖中,半晌后才从腰间解下一枚荷包递给云淮远。那荷包上只绣了株亭亭玉立的荷花显得格外素雅清致,阵脚均匀细密一看就不是出自陆九凰之手。

    解开一看,里面居然塞着厚厚的一沓银票。云淮远挑起眉,“这是?”

    “回礼啊。”陆九凰理所当然地说。

    云淮远握着荷包的手一僵,许久后才将荷包收在了怀里,但眉眼确实淡淡的,眼底的笑意也退了下去。陆九凰后知后觉到厢房内的沉寂,抬眸瞄了眼身边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人,察觉他有些不高兴了,她心里有些忐忑,“你不喜欢我送你的回礼吗?”

    云淮远“嗯”的应了一声。

    陆九凰委屈地撇了撇嘴,“这可是我能拿得出手的最贵重的东西了。”她这般爱钱如命的性格都舍得把自己的小金库拿出来送给他了,云淮远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如今身体都已经好了,送你那些药丸也没什么用处。”陆九凰眼神乱飘地嘟囔着,余光瞧见挂在云淮远腰间的荷包愈发觉得气闷,“送你的荷包那么丑你还一直戴着,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脸上挂不住呢。”

    云淮远似乎有些明白过来她在想什么,凤眸上挑蓦地露出几许风流的笑意来,“凰儿的心意可还真是别树一帜。”

    陆九凰气结,“不喜欢就还给我!”

    “谁说我不喜欢?”他忽然凑近了在陆九凰耳畔低声说道,唇齿开阖间带出来的暖风吹进耳朵里,酥酥麻麻的令人心颤。

    陆九凰推开他气哼哼地说道:“先前是谁说的要恪守礼数,婚期之前不再见面了的?这才多长时间就开始人约黄昏后了?”

    这颇有些幽怨的话语又让云淮远愉快地大笑了起来,离得极近的陆九凰都能感受到他的胸膛在嗡嗡的震动,又气又恼地说道:“王爷若是没什么事了的话九凰就先去参加宴会了,这会儿已经快要到约定的时辰了。”

    窗外的天色悄然间黯淡了下来,远处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好似天边的星光,有人家已经点亮了花灯。

    云淮远也不留她,只露出邪肆的笑容,“今晚还有一出好戏要上演,凰儿可千万不要错过。”

    陆九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九凰可得先将王爷您的那位芳华妹妹应付过去才有那闲情逸致去看戏呢。”说完就提着裙角往外走去。

    云淮远的笑声又从她身后传了过来,陆九凰啪的一声将门重重地关上了。

    闲昭郡主定下的厢房就在三楼。厢房内修有一处楼台就悬在江面上,站在上面凭栏眺望便可将这江上的风光尽收眼底。

    陆九凰进去时受邀来参加宴会的小姐们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

    闲昭郡主端坐在上首,身着一袭朱红色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鬓发如雾,别着一根血色的翡翠簪子,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流转,一颦一笑都带着天生的雍容华贵,还有点小女儿家的娇气。

    来赴宴的小姐们都很清楚闲昭郡主争强好胜的性子,因而都识趣地打扮得素淡雅致,现在一屋子的美人儿竟无一人能比得上闲昭郡主的颜色。

    陆九凰夏日里的衣裙也都是清浅的颜色,今日穿着一身澹澹色烟纱裙,发髻里斜插着那只白玉兰青玉簪子,少了几分娇媚多了些许清新,也是令人眼前一亮,但和闲昭郡主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黯淡了。

    在众人神色各异的目光中陆九凰气定神闲地走到闲昭郡主跟前,在她右手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这一屋子的女子中就她和闲昭郡主的品阶最高,坐在这个位置也是理所当然的。

    闲昭郡主浅笑着和她打招呼,陆九凰面上也堆起笑和她寒暄了几句。说完话后便敛了笑意,冷着脸坐在席位上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陆辞画就坐在她的正对面,此刻面色有些不虞地瞪着陆九凰。她因为李暮烟的事儿一直被云万里禁足的二皇子府内,云万里更是被府上的那些狐媚子迷得五迷三道的,好些日子都不曾到她的院子里歇息过了。

    她正一门心思地想要重新夺回云万里的宠爱时,却收到了闲昭郡主的请帖,邀请她参加七夕宴会。云万里知道后就主动解了她的禁足,还给她准备了一套新的头面让她在宴会上好好表现表现。

    云万里虽然和闲昭郡主的交情不错,但他毕竟身为男子需要避嫌,但他又想着通过闲昭郡主这层关系来拉拢永昌侯府,所以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让陆辞画去结交闲昭郡主,打好与永昌侯府的关系。

    被委以重任的陆辞画又是激动又是忐忑,早早地就到了醉琼楼,但却一直没能和闲昭郡主说上话。

    她虽然是云万里的侧妃,但才嫁过去不久就闹出许多事端来,所以其他的小姐太太们也都不屑搭理她。陆辞画就被干晾在那里,眼底满满地都是屈辱。

    如今将陆九凰能这般云淡风轻地和闲昭郡主说上话,陆辞画心底的嫉恨之意就开始翻涌了起来,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说道:“九凰妹妹怎么见到我都不打声招呼呢。莫不是被封了惊华郡主之后就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吧?”

    陆九凰抬眸朝着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面色有些惊诧,半晌才回过神来笑着赔罪道:“恕九凰眼拙,一时间都没有认出姐姐来。”陆辞画穿着一身略有些老气的衣裙,脸色的妆容又比较素淡,没遮住眉眼间的郁色和疲惫,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

    “辞画姐姐自从嫁给二皇子之后气色就好像一直不太好呢。”又一道略显甜腻的女声插了进来,正是一向和陆辞画不对付的黄媛,她竟也在受邀之列。

    陆辞画眼底划过一丝不满,转着头看向她嗤笑道:“这不是才被退了亲的黄小姐么?黄小姐瞧上去倒是气色不错的样子。”

    黄媛早年间就订下了一门亲事,上个月却不知为何被退了亲。虽然男方估计她的颜面说是黄媛主动要求退的亲,可男方退完亲之后又火速向另一位小姐提了亲,实在是打脸打得响亮。

    黄媛沉下脸来阴恻地看着陆辞画。

    这宴会还没正式开始,气氛就已经剑拔弩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