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落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98字

    陆九凰呷了口茶准备看戏,谁知道陆辞画矛头一转又对准了她,掩着唇娇滴滴地笑道:“不过黄小姐也不必气馁,九凰妹妹先前不也是被退过婚的人儿嘛,可如今不仅摇身一变成了郡主,更是和七王爷结下了姻缘,这因缘际会可是多少人羡慕都得不到的呢。”

    还没等陆九凰开口,上首的闲昭郡主就先沉不住地清了清嗓子,看向陆辞画的眼神有些不悦和警告。

    陆辞画唇边的笑意僵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正要想个办法将这个话头岔过去,但黄媛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冷笑道:“可不是么。如若不是陆大小姐横插一脚,陆三小姐早就成了二皇子的正妃,又岂会有机会和七王爷定亲?”

    陆辞画知道闲昭郡主爱慕七王爷却求而不得,三言俩语就轻易挑起了她对陆家两位小姐的憎恨。

    陆辞画噎住,只觉得闲昭郡主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愈发冰冷刺骨了起来。

    “辞画姐姐和二皇子是两情相悦。”陆九凰手里把玩着茶杯,笑容浅淡,笑意也未达眼底,“就世间唯‘情’这一字最为珍贵。我想黄小姐的前未婚夫只怕是对他将要迎娶的何三小姐情根深种了呢。”

    这前半句看上去是在为陆辞画解围,但后半句就是在明目张胆地打黄媛的脸了。

    黄媛被揭了伤疤,只觉得心头还未愈合的伤痕又被撕裂了开来,泛着令人无法忍耐的疼痛,她气急败坏地说道:“难道七王爷亦是对陆三小姐情根深种么?”

    陆九凰淡定地掀开眼帘,瞧着她的目光饱含嘲弄,声音也有几分戏谑:“这话你得去问淮远。”

    “住口!”闲昭郡主终于忍不住呵斥了一声,厢房中四下传来的窃窃私语声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是被陆九凰的那一声淮远给刺激了,她双颊泛起潮红,一双水润润的眉目中盛满了愤怒,恶狠狠地瞪着陆九凰。

    陆九凰一脸平静地与她对视。

    半晌后闲昭郡主敛起眼底的怒意,又深深地看了陆九凰,这才挪开眼环顾着四周围,勉强一笑道:“我看大家都差不多到齐了,那就开始用膳吧。等用过膳之后咱们再一起拜织女赏花灯。”

    大家纷纷出声附和,黄媛仍是一脸不甘,阴翳的目光在陆辞画和陆九凰身上逡巡着。

    自从她退婚了之后,那些往日里与她交好的小姐妹们就隐约有了要疏远她的意思,在宴会上都不愿意和她同桌而席。方才黄媛被陆家两姐妹轮流奚落时她们也没站在黄媛这一边,全都在看她的热闹。

    宴会上她们坐在邻桌上有说有笑的,完全将黄媛排斥在外。黄媛就拉下脸来眼神有些阴郁。

    来赴宴的虽都是女眷,但宴会怎能无美酒助兴?于是这群兴致勃勃的少女又要了两坛清酿,彼此对酌了几杯。

    陆九凰觉得这清酿淡得跟水似的,尝起来没什么滋味,所以只浅啜了两口就没再喝了。

    倒是上首的闲昭郡主一杯接着一杯的酒灌下肚,不多时脸上就飞来了两团酡红,眼神也有些迷离了起来。

    酒过三巡,陆九凰走到窗台上倚着栏杆吹晚风。

    这会儿江面的船舶上挂着的花灯全都点亮了,璀璨的灯火随着船只的轻微晃荡而摇曳生姿,倒映在水波荡漾的江面上,变幻成千万条弯弯曲曲的、轻摇曼舞的彩绸。

    江边已经聚集起三三俩俩结伴同游的少女,她们点燃了一盏盏精致的莲花灯,将其放在水面上,然后对着被水波逐渐送远的花灯暗暗祈祷。

    因为周围还有些同样是出来游玩的男子,所以大多数女子都戴着帷帽遮住脸庞,只露出一双双翦水秋瞳,在灯火的映衬下仿佛是脉脉含情、欲语还休。

    晚风温柔地撩起陆九凰脸颊旁的碎发和她的裙角,身后的喧嚣嘈杂仿佛都已经退到了极远的地方,这难得的静谧时光令人恍若身处仙境。

    但这静谧只维持了一小会儿,数着身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陆九凰心中叹气。

    她正要转过身去却忽然感觉到背上传来一股大力,力气大的似乎是想要将她推下去一般。那栏杆颤巍巍地摇晃了两下,吓得周围的小姐们发出几声刺耳的尖叫声,让陆九凰的心脏也跟着颤抖了两下。

    陆九凰稳住身形转头看过去,只见黄媛脸上的那一抹狠戾之色还没来得及完全收回去,对上陆九凰的目光她有些心虚地抚了抚鬓角,虚情假意地说道:“方才是我脚底打滑这才不小心撞到了惊华郡主,让郡主您受惊了吧。”

    陆九凰露出不在意的笑,“没什么事,幸亏这栏杆结实,不过你们嬉闹时还是注意些的好。”

    就有个少女笑吟吟地应道:“我们只是想过来吹吹晚风醒醒酒,方才贪饮了几杯,这会儿头脑有些昏沉呢。”

    陆九凰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她也大大方方地看着陆九凰的眼睛,一双明眸善睐的眼睛嵌在圆乎乎的脸庞上,格外的讨喜。

    朝她笑了笑,陆九凰错身越过她们往厢房里走。她坐在席位上托着香腮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屋内千娇百媚的小姐夫人们,过了一会儿才发觉坐在上首的闲昭郡主不见了。

    许是看出来她面上的疑惑,有个侍女向陆九凰解释道:“郡主不胜酒力有些喝醉了,如今先去其他厢房醒醒酒,过会儿就来主持宴会。”

    陆九凰察觉出几分古怪的意味来,闲昭郡主身为宴会的主人不仅喝得酩酊大醉,竟然还丢下一众宾客自己跑到其他厢房里休息去了,实在蹊跷。但她还是神色如常地点了点头,那侍女便在无人瞧见处悄然地松了口气。

    陆辞画也还留在席位上喝着闷酒,并没有什么人因为她是云万里的侧妃来讨好巴结她。

    李暮烟的事儿虽然被云万里压了下去,李家除了李朝阳跑到二皇子府去闹了一番之外也没有什么动静,李密更是因为李朝阳的莽撞向云万里好生赔了通罪。李家虽然折损了一个女儿,但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二皇子这一方的阵营内。

    但京中的勋贵哪一个不是消息灵通的主儿?陆辞画善妒狠毒的名声不消半日就在各府的内宅后院中流传了开来。

    再加上之前陆九凰毒害季灵书的事情,惹得人人都道陆府的女儿缺乏管教,全都是心狠手辣的性子。谁家若是娶了陆家的女子,日后定然会闹得家宅不宁。

    她这会儿也有些醺然,瞪着陆九凰语气嘲讽:“妹妹这还是第一次参加七夕晚宴吧,我记得你从前可都是一个人躲在那破院子里黯然神伤的呢。”

    陆九凰嗤道:“是啊,从前姐姐总是会在七夕这一日邀请三五个好友来府上聚会呢。九凰好像记得李大小姐每年都会来的吧。”

    陆辞画蓦然变了脸色,好半晌后才猛然仰起头来灌了一口酒,呛得直咳嗽了起来。陆九凰瞧着她狼狈的模样,得意地勾起了唇。

    捅刀子这种事棋高一着简直一目了然。

    片刻后陆辞画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凑在陆九凰耳畔低声说道:“妹妹难道就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毒死了季灵书么?”

    陆九凰笑意愈深,“不是我又不是姐姐,那还能是谁?”

    “……妹妹倒是看得通透。”陆辞画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只怨我没有早日看清楚陆婉月的真面目,这么多年都被她给蒙在鼓里。”

    “姐姐如今看清了也为时未晚。”

    陆辞画忽的捉住陆九凰的手,隔着手套也感受不到她手心的温度,陆九凰盯着她的眼瞳,听她沉声说道:“不如我们联手一起对付陆婉月。”

    陆九凰挣开她的手,慢条斯理地拢了拢袖口说:“大家姐妹一场,何必要斗得个你死我活呢。”

    “她让我失去腹中骨肉,又害得你蒙冤入狱,这口气你咽得下得下去我却不行!”陆辞画拔高了声音,让周围的人有些好奇地望了过来。

    陆九凰悠然呷了口茶,“九凰眼看着就要出嫁了,不想再旁生枝节。”

    陆辞画见她始终摆出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愤然站起身来甩袖离去。

    等了一会儿闲昭郡主还没回来,厢房外的楼台上却又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声,那声音尖锐的刺得人耳膜隐隐生疼。

    方才跟陆九凰说话的圆脸少女提着群裾一脸惊慌地冲了进来,磕磕绊绊地说道:“黄小姐和楚楚两个人一齐掉到江里去了!”带着哭腔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慌乱到了极点。

    即便是稳重些的太太也豁然变了脸色,厉声吩咐道:“还不快派人下去把人救上来!”

    一行人慌慌张张地往楼下走去,陆九凰吩咐先前的那个侍女去将闲昭郡主找过来,眼下无论出了什么事都得由她来主持大局。

    她又去楼台上瞧了一眼,发现是因为栏杆断掉了才会使得二人坠落水中,那栏杆断裂的地方有很明显的被割开的痕迹。

    等陆九凰她们赶到江边的时候,黄媛和那被唤作楚楚的少女都已经被人救了上来,但却也和那下水相救的人有了肌肤之亲,这会儿两人都是湿漉漉的春光乍泄,脸色却跟纸片一般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