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赔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60字

    入夜后月色朦胧且暗淡,一道黑色的人影飞快地蹿进陆黎昕的戏沧院中,又很快与那深沉无边的黑暗融为一体。

    房门吱呀着叫了一声,顺着门缝溜进来一阵冰凉的秋风。陆黎昕吹了吹火折子,他那张还未长开的俊脸在腾然亮起的忽明忽暗的火苗映衬下微微发亮,可眸中的光却泛着寒意。

    那黑影悄然无声的好似幽灵一般,在陆黎昕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火折子上的火苗微微摇晃了两下后就熄灭了,房间内重又归于沉寂。半晌后,陆黎昕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似有几分与他年纪不相符的老成,“你不是回澜城了么?”

    跪在地上的人低垂着脑袋沉声应道:“主人让属下留下来助公子一臂之力。”

    陆黎昕在黑暗中弯起唇角勾勒出三分薄凉的意味,手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火折子,“区区一个陆家哪值得楼主如此大费周章?”

    “楼主行事向来谨慎周全。”他的语气毕恭毕敬,隐约还有几分尊崇。

    “我知道了。”陆黎昕轻飘飘的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情绪,眸中却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亮,“既然你来帮我,那我也就不必束手束脚的了。”

    “属下一切听由公子差遣。”

    屋外又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冷雨,月亮悄然躲进了云层敛起最后一抹光辉。

    *

    眼看着中秋将至,书院未等到下旬就放学生们回去休沐了。

    黄茂将陆黎昕挤走了之后心情一直不错,下学后就邀请了那几个和他一道谋事的同窗去城郊的风月茶肆吃茶。

    这风月茶肆亦属于风月楼底下的营生,不同于一般只是供人暂时落脚休憩的简陋茶肆,风月楼一向是走奢华路线,一座茶肆修建得比寻常客栈还要精细大气,所以这些在城郊念书的学子平常无事时都爱往风月茶肆跑。

    黄茂被三五个同窗簇拥着走进茶肆,直接就问店小二点了几坛上好的花雕,又和同窗好友说:“今日本少爷请客,大家不醉不归!”这风月茶肆也贩酒,但来客大多都只是小酌几杯,并不会如寻常聚会那般开怀畅饮。

    几个少年都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一口烈酒入肚后辛辣的滋味冲得人脸颊都是红彤彤的,心中顿时升起万丈豪情,纷纷举杯应道:“不醉不归!”

    吵吵嚷嚷的惹得周围的客人投去不满的目光,认出这行人身份的客人更是摇头叹息,觉得这群京中纨绔实在是顽劣不堪。

    “这次能将陆家那低贱的外室子赶出书院,大家都功不可没。”黄茂一条腿踩在椅子上,颇为豪迈地向众人敬了杯酒,刚脱稚气的眉眼间有几分洋洋自得,“黄茂在这里敬诸位一杯。”

    生得贼眉鼠眼的金府嫡子金顺对他奉承一笑,“我们也瞧那姓陆的不顺眼许久了,小小年纪不知收敛,成日里就知道在先生面前出风头,委实可气。”金家是商贾大户,做的是丝绸生意,家业也是遍布云国各地。但上流勋贵家的公子哥大抵都瞧不上商籍,平时都是将他们排斥在外的。

    这次金顺能够攀上黄茂,正是因为诬赖陆黎昕偷窃的主意便是他提出的。黄茂从前与他也不甚交好,这次却也将人邀请了过来喝酒。金顺的这一步棋显然是走对了,他越发卖力的想要讨黄茂欢心。

    “就是,区区一个外室子,也想成为人中龙凤?”其余人也应和着。

    黄茂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话语,心中愈发觉得畅快,又大口灌了杯烈酒,辛辣的滋味在唇齿和胸膛间炸裂开来,他忍不住开怀大笑了起来。

    “卑鄙小人。”一道清朗的声音蓦然插了进来,声音不大却压过了那一片嘈杂之音。黄茂扭过头,目光阴鸷地看向说话之人,唇角还挂着一抹冷笑,“哟,这不是右丞相府上的七少爷么,怎的今日也有如此雅兴来这茶肆喝茶呢?”

    景天瑞抚了抚手中的折扇,目光中泛着冷意,“这茶肆本是清雅之地,奈何却被些宵小之徒扰了清净。”

    “砰”的一声,黄茂将他手里捏着的酒杯砸在景天瑞脚边,冷着脸喝道:“你说谁是宵小之徒?”

    景天瑞垂眸呷了口清茶,并不理会他,黄茂却不依不饶地冲上前去拽着他的衣襟将人提了起来,他身边的那一群公子哥也围了上去,声势浩大的颇有些吓人。

    景天瑞比生来就高高壮壮的黄茂要矮了大半个头,这会儿被他提起来双脚都快要离地了,脸色很快就涨红了有些喘不过气,他费力地扯起一抹嘲讽的笑,“君子动口小人动手,谁是宵小一目了然。”

    “你……”黄茂扬起拳头,虽然有些醺然却也不敢朝景天瑞一拳招呼过去,“别以为你是右相之子就以为我不敢揍你!”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哼哼两声,“你那庶出的哥哥还想求娶我姐姐,我呸,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景天瑞眸中闪过几分怒意,挣扎着扯开了黄茂的手,有些气息不顺地咳嗽了两声,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却有些逼人的气势,“我四哥好心救了黄小姐,也是为了保全黄小姐的名节才去上门提亲的。京中谁人不知黄小姐是被人退了亲的,我四哥愿意娶她就已经是她天大的福分了,你们黄家别欺人太甚!”

    黄茂和黄媛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平日里十分要好。如今听着景天瑞如此诋毁黄媛,他就再也忍不住一拳挥在景天瑞的面庞上。景天瑞也不是一个人来喝茶的,于是两方人马凑热闹的凑热闹,拉架的拉架,茶肆里瞬间就乱作一团。

    好半天后茶肆的伙计才将这两伙人拉开,艳丽多情的老板娘瞧着这一片狼藉面色有些不虞,“诸位可是要在我风月楼的地盘闹事?”

    景天瑞抹了一把鼻子底下淌出来的血,拱手行了个礼道:“晚辈会赔偿茶肆的一切损失。”

    老板娘掩着唇浅笑道:“只怕小公子的零花钱可赔不起我这儿的损失呢。”茶肆里的桌椅摆设都是上等的梨花木,更别提那数百两一套的精致茶具了。

    景天瑞面上有些为难,和他一起的人凑在他耳畔说可以替他凑一凑。

    这边还没商量个对策出来,黄茂确实酒劲儿上头,一挥手颇为豪迈地说道:“要赔多少钱都算在本公子的头上。”他有些站立不稳地指着景天瑞,大着舌头出言不逊,“小子,以后见到你爷爷我就自己滚远一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景天瑞怒极反笑,却也不强出头,只甩着袖子沉声说:“我们走。”

    瞧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黄茂就像是只斗胜的公鸡,头颅高昂着很是得意。

    他身边的几位小公子却有些忐忑——这景天瑞是右丞相府的嫡子,而黄茂的爹不过是户部侍郎而已,如若景天瑞回去跟右相告上一状,他们这些人可全都没有好果子吃。几人酒醒之后背脊都些发凉,相互使了个眼色便纷纷跟黄茂告了辞。

    黄茂还拉着人不肯他们走,摇摇晃晃的都有些站不稳了,“不是说好的不醉不休么,都别走,接着喝!喝!”

    众人避他如洪水猛兽,转眼间就走得七七八八,最后只留下金顺阿谀奉承地扶着黄茂。他出身商户,自然没有其他公子哥的眼界,只觉得黄茂连右丞相府的公子都不放在眼里,定然是有所依仗,因而愈发想要抱紧黄家的大腿。

    他哄着黄茂正要走,却被茶肆的伙计给拦了下来,老板娘娇娇一笑简直勾魂摄魄,“钱都没赔呢就想走?”

    黄茂猛的一把推开金顺,跌跌撞撞地要去抓老板娘的手。他今年才十四岁却刚刚开了荤,院子里还养着两个娇美的通房丫鬟。如今见着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居然起了色心,眼神色眯眯的嘴上也有些口花花的,“这是谁家的小娘子,竟生得这般好看?”

    老板娘眸光一凛,抬起脚就踹在他的心窝上将人给踹了出去,黄茂躺在地上动弹了两下昏死了过去。

    金顺喝道:“大胆,敢冒犯黄家的小公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就算是黄大人都不敢得罪我风月楼。”老板娘嗤嗤一笑,转身拿起柜台上的算盘噼里啪啦算起了账,“五千六百四十两银子,我将零头抹了,只需要你们赔五千六百两,如何?”

    “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么?”金顺大吃一惊,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是经手过府里的一些生意的,有些铺子一年都未必能赚到这么多钱,“就这些破烂桌椅和几个茶壶茶杯要价五千六百两,你干脆去抢好了。”

    “那你们就是不肯赔了?”老板娘扬起唇角露出几分阴冷,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金顺有些害怕了,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他在府里的一干兄弟姐妹中并不是十分得宠的,若是开口问他爹要这么多银子,他爹未必会肯给的。金顺又瞥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黄茂,有些慌张无措。

    “你们没钱,黄府总有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