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中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0本章字数:3053字

    风月茶肆可真是半点都没给黄府留颜面,将黄茂剥得全身只剩下一条亵裤,五花大绑着找上黄府讨债来了。

    黄家主瞧着浑身上下几乎是赤条条的儿子气得险些没晕过去,脑仁一阵阵抽疼。但他又碍于黄府的脸面不能发作,不得不好声好气地将人迎进了府,这才大门一关将那些看热闹的老百姓都拦在了外面。

    黄媛和黄夫人听到消息也赶忙跑到前厅来,黄夫人瞧见黄茂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胸口还有一道泛着青紫的脚印,顿时呼天抢地的扑上去抱着他哭了起来。

    黄媛也冷下脸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我黄府撒野。”

    风月茶肆的伙计不慌不忙地对着他们拱手行了个礼,脸上还挂着得体的笑,“黄小公子在我风月茶肆中寻衅滋事,砸毁了茶肆中的桌椅摆设,还说赔多少钱都算在他的头上。可他全身的行头加在一起往多了算也才将将六百两,所以老板娘派小的来贵府取这余下的五千两银子。”

    “你说多少?”黄家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这分明就是漫天要价!”黄媛却已经气得跳脚了,“还敢伤了我的弟弟,我定要去报官将这什么破茶肆查封。你们这些刁民也全都等着被砍头吧!”她越说越生气,又开口支使着府里的下人要将此人拿下扭去报官。

    “媛儿,别胡闹。”黄家主用力拍了拍桌子,面色阴沉得好似乌云密布、暴雨将至的天际,他咬着牙吩咐身边的管家:“去公中的账上支五千两银子给这位小哥儿。”

    “还是黄大人明事理儿。”伙计的语气毫无敬重之意,甚至还有些打趣。

    “爹!”黄媛不可置信地看着黄家主,黄家主却是对她摆了摆手,揉着额角露出几分疲惫之色。他这几日一直在为黄媛的亲事犯愁,谁承想小儿子又惹出这般事端来。

    风月楼那可是皇室都礼让三分的存在,区区一个黄家又怎敢与之作对,因此这五千两银子还真是非出不可。

    “这位想来因为是黄大小姐吧。”伙计却不知道见好就收,看向黄媛的目光有些评头论足,“听闻黄大小姐刁钻任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呐。”

    “放肆!”饶是黄家主心里明白不可得罪风月楼,但此时此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下人来贬低自己的女儿,“谁敢乱嚼舌根子编排我黄启正的女儿!”黄媛面上也露出几分受辱的神情,眼底还藏着深沉的怨毒之色。

    那伙计耸了耸肩倒是毫不隐瞒地说道:“今日小公子与右相府的七公子起了冲突,先是小公子说那相府的庶出四公子想要求娶黄大小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七公子才说是黄大小姐刁蛮无礼压根就配不上四公子。”

    “当时茶肆的客人可不少,这话大家可全都听见了呢。”伙计的眸中盛着笑意和讽刺,“不过这或许只是小孩子争吵时的玩笑话,当不得真吧。”

    黄家主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被黄夫人搂在怀中犹是昏迷不醒的黄茂骂道:“逆子,逆子!”这话平日里关起门私底下说说也就算了,他怎么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传了出去日后黄媛还怎么嫁个好人家?

    黄媛也觉得手足发凉。

    管家很快取了银票过来,那伙计清点了一番后将银票揣在怀里,笑嘻嘻地跟黄家主告了辞。黄家主呆坐了片刻后才让管家准备了一份厚礼,火急火燎地去右丞相府赔礼道歉了,只留下一屋子的妇孺哭哭啼啼的徒惹人心烦。

    景天瑞带着一脸青紫回府后,在茶肆里发生的事情自然就没能瞒得过右丞相和景夫人。景夫人一边心疼地替小儿子上药,一边数落右丞相道:“那黄媛本就是个被人退了婚的,肯定不是个好的。偏老爷还一个劲儿地撺掇飞尘去黄府提亲,如今倒好,人家压根就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

    景飞尘的生母原是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景夫人怀第一胎时便做主将她塞给右丞相成了姨娘。主仆二人一直都十分融洽,后来丫鬟生下景飞尘后景夫人心中有些不舒坦,这才慢慢地疏远了她。但丫鬟也是个无福的,在景飞尘年纪尚幼时就一病不起撒手人寰了。

    之后景飞尘就养在景夫人身边,日子一长也就有感情了。景夫人是真心拿景飞尘当亲生儿子看待的,对于他的亲事也很是上心。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黄媛,但右丞相觉得黄府的嫡女也足以与飞尘相配,再加上飞尘也没流露不愿意,她这才勉为其难地允许飞尘去黄府提亲。

    但黄府却一直推三阻四的,现在连个黄口小儿都敢说出那般难听的话来,景夫人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景天瑞疼得直吸气,脸颊肿得老高,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我才不要黄小姐当我的四嫂。那黄茂还诬赖他的同窗偷窃,害得那人被赶出了书院,这般龌蹉行径指不定是谁教的呢!”

    景夫人横了右丞相一眼,右丞相咳嗽了两声,又捋了把胡子说道:“那我找个时机同黄大人谈一谈,这桩亲事便不算数了。但飞尘的心意还得夫人您亲自去问一问,若是飞尘喜欢人家姑娘,咱们也不好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啊。”

    景夫人啐道:“飞尘是我一手带大的,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这个当娘的岂能不知道。”

    景天瑞也在一旁嚷嚷,“四哥才不喜欢黄小姐呢。”

    右丞相刮了刮他的鼻子,对着小儿子总是有些宠溺,“就你这个小机灵鬼什么都知道。”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时候,门房来禀告说黄大人求见。右丞相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冷然,面上却还是乐呵呵的对景夫人说道:“为夫去去就回。”

    “你可得把话跟黄大人说清楚了,他们家的女儿咱们可要不起。”景夫人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他。

    “夫人放心。”

    后来右丞相和黄大人在书房里说了一会儿话,最后黄大人离开的时候面色十分难看。右丞相也没收下他带来的那些礼物,只说是两个小孩子斗气而已,不单单是黄茂的过错,让黄大人不必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陆九凰也很快就从春梅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心里却觉得有些蹊跷。她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对付黄茂,黄茂就先被人狠狠地坑了一把,而且连带着黄媛的婚事也被搅黄了。

    “黎昕的娘原先是不是风月楼的淸倌儿?”陆九凰依稀觉得风月茶肆有些耳熟,有些不确定地问春梅。

    春梅一拍脑袋,“听小姐这么一说,奴婢这才想起来,那曹氏原先的确是风月楼里的淸倌儿,不过认识老爷之前就已经自赎出去了。”这些自然都是云淮远的人探查到的,但这些事陆九凰也不瞒着春梅,凡事都尽量让她参与进来,春梅也的确是个机灵的,许多事情上都能帮到陆九凰。

    “她后来与风月楼还有来往么?”陆九凰若有所思。

    “应该没有。曹氏生下黎昕少爷以后日子过得很是艰辛,若是与风月楼还有来往的话也就不至于会如此落魄。”

    陆九凰却觉得单凭曹氏这样一个小家碧玉出身的落魄小姐,未必能养成黎昕这般不卑不亢的气质。她眼睫微垂,轻声说道:“再派人去澜城好好调查一番,我还是觉得那风月楼有些蹊跷。”

    春梅应了下来,又问陆九凰:“眼看着就要到中秋节了,小姐可准备操办一番?”

    陆九凰微微一愣,片刻后有些烦躁地揉了揉额角,“真是片刻都消停不了。”

    春梅掩着唇偷笑,“且不说小姐出嫁之前这一堆的事儿就已经够麻烦的了,等小姐成了王妃以后,要操办的事儿可就更多了。偌大的王府比起陆府来事情肯定是只多不少呢。”

    “往年中秋都是怎么过的?”陆九凰仔细回想了一会儿,在原主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多少关于往年中秋节的片段。

    春梅微微一怔,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每年都是和老爷一起吃顿家宴而已。去年小姐身体不舒服也就没参加,和奴婢两个人在栖梧院过的。”那时候小姐还很懦弱,中秋节的晚上躲在房间里哭了一宿,春梅也没管她,自己用完膳之后就溜出去找府里的其他下人燃灯去了。

    整个陆府都热闹非凡的,栖梧院却好似被人遗忘了一般,悄然被黑暗给吞噬了。

    陆九凰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些不愉快的画面都晃了出去,不在意地笑了笑:“今年可是我在陆府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了,看来还真得好好操办才是。”

    “可不是。今年黎昕少爷也在,难得的阖家团聚呢。”春梅瞧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陆九凰只浅笑着没有说话,春梅摸不清她的心思一时间也是缄默不语,房间里霎时就安静了下来,直到夏竹拿着云淮远的信咋咋呼呼地冲了进来,房间里才又鲜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