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出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55字

    陆家主终于松口说再过两日就去替陆黎昕上族谱,他颓然的模样仿佛又苍老了十岁。

    陆九凰站起身来朝他福福身子告了退。

    刚迈出屋子,陆九凰就看到天边的那一轮圆月如同巨大的银盘,皎洁无暇的月光为她披上一层流动着的轻纱。

    陆黎昕守在院子门口等她。陆九凰去牵他的手,他有些忸怩却没有躲开,任由陆九凰带着令人贪恋的温度的纤手牵住了自己。

    姐弟俩一道去燃灯。府中十多天前就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由竹条扎成的灯笼,糊着色纸绘上各种字样。

    陆九凰将灯笼内的蜡烛点燃之后在将灯笼用绳系在竹竿上,陆黎昕就举着竹竿刚灯笼高树在瓦檐上。

    闪烁摇晃的烛光比月光要亮上许多,此刻与天际的婵娟遥相辉映,却有几分助兴之意。

    俩人就在露台上赏月,还分吃了些月饼。春梅一早就吩咐小厨房准备了许多月饼,用作祭奉月神时的贡品,其余的也分给了各个院子。

    陆黎昕只浅浅尝了几口,觉得有些甜腻就没有再吃了,眼下遥望着天上的银盘有些出神。

    陆九凰倒是一连吃了好几块,她向来喜欢这些甜甜的小点心。

    “我娘也爱吃甜点。”陆黎昕低沉的声音被凉风送到陆九凰耳畔,他的眉眼间有几分藏不住的低落。

    陆九凰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每逢佳节倍思亲嘛。连陆九凰这种对从前没什么留恋的人,此刻都有一种名为思念的情绪在心头翻腾。

    陆黎昕扭过头来对她笑了笑,蓦地从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出来递给陆九凰。

    陆九凰眸中流露出几分诧异,并没有伸手去接。

    陆黎昕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陆九凰,“嫁妆。”

    陆九凰噗嗤笑出了声,“哪用得着你替我出嫁妆?”她瞥见最上面的那张银票面额是一百两,如此一沓银票少说也有几千两。

    陆九凰的心往下沉了沉,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异色。

    她迟迟不伸手去接,陆黎昕的手悬在半空中,看着陆九凰的目光有些执拗。

    半晌后陆九凰叹了口气,将那一沓银票接过来揣进了怀里。夜风撩起她脸颊旁的几缕碎发,清淡如水的月色衬着她如玉石般精雕细琢的面庞分外柔和。

    陆黎昕的神色有些慌乱,他没有办法向陆九凰解释清楚这沓银票的来路,也没有办法对她全然坦诚、毫无欺瞒。

    有些过往与秘密,就应该深埋在心底,不见天日。

    陆九凰又在他的脑袋上揉了一把,少年墨色的长发质感很好,摸在手里细细软软的很舒服。

    “时候不早了,先回去休息罢。”陆九凰对他莞尔一笑,笑容比那高挂在瓦檐上的灯笼还要明亮温暖。

    陆黎昕一颗飘摇不定的心忽的就平定了下来。

    等陆黎昕走后,陆九凰才敛了笑意问春梅:“之前当真是半点异样都没能调查出来?”

    春梅摇了摇头回道:“去澜城的人几乎将那一整条街的街坊邻居都打听了个遍,口径都是一致的不似作伪啊。”

    “看来那风月楼还真是非比寻常呢。”陆九凰眸色深沉。

    “那小姐的意思是……”春梅有些迟疑。

    陆九凰揉了揉发胀的额角,“先静观其变吧,眼下风月楼的动机未明,黎昕对我也并无恶意。”

    “可一旦黎昕少爷入了族谱,那这事儿可就是板上钉钉不可改变的了。”

    “时日尚早,他羽翼未丰,想要折断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陆九凰眸中掠过一抹狠戾,披洒在她肩头如一层流光浅纱的银辉似乎也黯淡了几分——果然这个朝代里连个未及束发之年的少年都不可小觑呢。

    “奴婢明白了。”

    回到栖梧院收拾了一番后陆九凰正要歇下,云淮远却从半敞着的窗户口里跳了进来。

    屋内的铃铛发出叮咚的清脆声响。

    “凰儿的屋内怎的还布置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云淮远语气中带着几分醺然醉意,手中扯着连接铃铛的红绳又摇晃了几下。

    陆九凰此时只穿着单薄的里衣,如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直垂到腰际。云淮远进来时带起一阵微风,掠起她的发丝迷了她的眼。

    她拨弄了几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没好气地说道:“可不就是为了防范如你这般半夜翻墙头的登徒子吗?”

    云淮远忍不住笑着贴过来将人搂进了怀里。

    陆九凰轻嗅着他身上传来的酒气,淡淡的并不令人觉得难闻,两人静静地相拥了片刻,时光仿佛悄然停滞了一般。

    良久后云淮远才轻叹了一声,“时间过得可真慢。”陆九凰却觉得光阴如白驹过隙,第一次见到云淮远时的惊艳似乎还停留在心尖,有些事情就好像是发生在昨日。

    云淮远还是抱住她不撒手,陆九凰终于忍无可忍地将人推开,“你是不是有婚前焦虑症?”

    “什么?”云淮远没听清。

    说清楚了你也不明白,陆九凰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有些生硬地扯开话题,“王爷这满身酒气的跑来我这儿有何指教?”

    云淮远轻咳一声有些赧然,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不过是因为醉意上头才一时兴起就甩开暗卫跑来找陆九凰,好在眼下头脑清醒很快就编好了理由,“你我婚期将近,那位大概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

    “哦。”陆九凰拖长了声音,“那王爷可是来与九凰商量对策的?”

    云淮远忽略掉她话语中的挪揄之意,一脸慎重地说道:“他久居上位,多年来暗中培养的势力不容小觑。即使是我对上他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对你委实有些放心不下。”

    这似乎与平日里一直都是胸怀沟壑、胜券在握的七王爷很不一样。

    陆九凰只能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回应道:“我会小心的。而且九凰也相信以王爷的本事,定然可以护我周全。”

    或许是云淮远的眼眸太过深情,令她情不自禁地沉沦,陆九凰竟鬼使神差地踮起脚来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的落下了一个吻,然后几乎是踩着裙角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云淮远愣怔了一会儿,才舔了舔猩红的薄唇,一双丹凤眼灼灼地看着陆九凰,几乎要将她融化。

    饶是陆九凰芯子里本就不是纯情少女,此刻也有些脸红心跳了起来。

    她慌忙转过身去不让云淮远看到自己脸颊上蓦然漾起的红晕,只听得身后云淮远低沉的浅笑声。

    *

    时光遵循着它既定的脚步不紧不慢地来到了陆九凰出阁的这一日。

    因为之前有过陆辞画出阁的经验,陆府上下虽忙作一团却也不显得过分慌乱。

    栖梧院里,全福人正指挥着丫鬟们给陆九凰梳洗穿衣,其中以春梅当先忙得团团乱转,很有片刻都停不下脚的感觉。

    夏竹不习惯做这些伺候人的精细活儿,春梅嫌她帮倒忙就将她赶到一边去了,她在一旁瞧着春梅似乎是比即将出嫁的陆九凰还要紧张几分。

    这厢正忙乱的时候,门口忽的传来通报声说是陆婉月过来了。

    没一会儿人就进了屋子,瞧着屋里人来来往往的热闹样子,陆婉月竟有种无处落脚的感觉。

    她的目光落在已经穿戴妥当的陆九凰身上,见她身着一袭逶迤拖地的绣凤嫁衣,火红得炙热。长长的头发盘起,却又剩下一丝头发增添妩媚。头戴凤冠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陆婉月莲步轻移走到陆九凰身旁,由衷地赞道:“九凰妹妹今日可真是光彩照人呢。”

    陆九凰抿了唇笑,这才从铜镜里注意到陆婉月今日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不同于平日里清汤挂面,浓妆艳抹之下竟也有了几分逼人的明艳之色。

    “姐姐不去前厅替九凰招呼客人,来我这里做什么?”她说话时头上的凤冠随着动作轻轻摇晃了几下,有些晃眼。

    “如今吉时未到,我就想着再来看妹妹一眼。”陆婉月伸手抚了抚陆九凰散落在鬓间的碎发。她的纤纤十指上也涂着鲜红色的蔻丹,擦过陆九凰脸庞的指尖确是冰冰凉的,“妹妹今后就不住在府上了,你我二人能相见的机会只怕是不多了。”

    陆九凰捉住她的手,笑意未及眼底,“姐姐日后还是可以和九凰常走动的。”

    陆婉月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落寞。她招了招手,碧荷就托着个盘子走了过来,那盘子里赫然叠着一条用金丝线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喜帕。

    “之前的添妆礼我也没给妹妹送什么好东西,如今只能拿这条我亲自绣制的喜帕来为妹妹锦上添花了,还望妹妹不要嫌弃。”

    陆九凰却是没有什么玩得好的小姐妹,又没有舅家,所以出嫁前并不曾收到多少添妆礼,也只有林清竹有心替她准备了不少东西,让她不至于显得太过寒碜。

    季家的七小姐季灵梦倒是也给她送了份添妆礼,除此之外就是陆辞画与陆婉月送的了,不过都是俩套让人挑不出错处的头面而已。

    如今陆婉月竟然亲手替她绣了条喜帕,虽说有些逾礼之嫌,却也的确是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