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苏醒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45字

    果然不该对陆婉月太过放松,陆九凰从狭小的位置中勉强坐起,靠在后面坚硬的木板上,她是昏迷,身子有些无力,但不代表不能动弹,她迅速地适应了黑暗中的环境,随即呼吸了一口气,动了动自己的手脚,试图挣扎,身体里的气息很弱,她稍微一探便知,现在这个时候她即使想做点什么或者给自己松绑,都太难了。

    只能调整气息以及呼吸,由于眼睛适应了黑暗,所以大概能猜测到这是一个箱子,红盖宝箱,估计就是被捆绑了之后,身子整个人塞进来了,狭小得极其难受,只要稍微再休息一下,她能挣脱掉这团绳子。

    那头,云淮远命人将陆婉月带上马车,陆婉月心里一惊,难道云淮远知道了些什么?她颤颤地看着云淮远那张冷硬的脸,陆家主在身后也追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问云淮远:“七皇叔,既然九凰不肯嫁,这,我也就只剩下这唯一的女儿了,希望你……”

    话未完,就被云淮远给打断了,他盯着那已经被压上马车的陆婉月,居高临下地看着腰都弯成一坨的陆家主:“九凰不肯嫁?她若是不肯嫁,当初下旨她便会闹得天翻地覆了,何须等到今日才来反悔?只怕……此时九凰危多于安。”

    陆家主一愣,他看着已经上了车的陆婉月,脸色不显,心思深沉,若是陆九凰因此而命丧黄泉,何不谈是一件好事?想到此,他更是换了心思,急忙指挥着周围自己带来的仆人:“来人啊,快去找三小姐,找不到提命来见我。”

    看似极其焦急的脸上暗藏着令人胆颤的杀意,云淮远一身红绸衣,不显山水,扫了陆家主一眼,便拉住了小厮扯来的高头骏马,翻身上马车,高堂内,府里的仆人早乱成了一团,那些宾客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云淮远将准新娘带上了马车,一路狂奔而去,明明好好的一桩婚事,硬是在关键时候成了如此的境地。

    京城里,立即风言风语传开。

    而此时云淮远已经驾车出了城,他利用自己通透的鼻子,循着陆九凰的那丝味道追寻而去,方才在喜堂上,他率先发现的并不是陆婉月的站姿,而是陆婉月身上那药味,跟九凰炼药的药味是不一样的。

    云淮远只望,自己到时,陆九凰是安全的,然而刚出了城门,便有十几个黑衣男子从天而降,仿佛早就潜伏于此,云淮远狠狠地一拉马栓,将马给停住,甚至他视线还没打开,那十几个黑衣男子便提刀飞奔而来,立即,刀光剑影,云淮远飞身而起,抽出腰间的软刀,与来人迎面而上。

    他所带的侍卫不多,但精湛好手,一敌三,纵然如此,渐渐还是感到有些吃力,而就在这时,这说不清的黑衣男子还未杀尽,又从另外一头冲出了十几米依然是蒙面的黑衣男子,云淮运脸色顿时一凛,只怕今晚不是他死,便是九皇归天,他咬牙,迎上那刚冲上来的黑衣男子,然而这群黑衣男子并非之前那般死士,云淮远挥刀,稍微一口气便能抹了三个人的脖子,他飞身回到马车上,拉紧绳索,冲下头还在拼死的侍卫门喊道:“守好,不得先死。”

    那带头的侍卫满身是血,冲云淮远点头,便又冲进了人群里,元淮远狠狠地抽打着马车,马儿惊吓,飞奔而去,在马车里的陆婉月被压制着脖子,她一个颠簸,那把剑就入了她的脖子三分,鲜红的血从她脖子上溢了出来。

    那压着她的人是云淮远放在九凰身边的清竹,清竹冷笑:“二小姐可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陆婉月心知清竹话里的意思,她闭上眼睛,装作没听到,清竹见状,剑身朝她的脖子再一压,温热鲜红的血又深了一些。

    “如果找不到三小姐,二小姐就一起陪葬吧。”

    伴着这话,外头的马儿跑得已经几近崩溃了,云淮远还不停地抽刺着马儿的身子,他可运用轻功,但飞得太快会失去了那抹味道,至少现在他可以肯定,九凰也是在马车里,他循着味道追去,只要快点,便能赶上。

    而刚才的那两拨人,功力相差太远,恐怕是两方人马,那一方弱点的,他兴许可以猜测得出是谁,但另外一方,却令他眯起了眼。

    那头,马车开始颠簸了,陆九凰本坐得好好的,但整个人开始从那头跌到这头,脸紧贴着木板,撞得她的唇角发疼,她扭着身子试图想坐好,但依然被再次撞了开来,宛如一个木偶似的,在这狭小的箱子里撞来撞去,本身就毫无力气了,这么一撞,连呼吸都快停止了,这到底是要去哪里。

    竟然如此颠簸。

    过了一会,车子好像停顿了一下,接着再次起跑,她只呼吸了两分钟便又提气,不能再这样了,她必须自救,否则若是被拉到更远的地方,到达那人的头地,人多势众,她就是想逃跑也逃不掉了。

    俨然,她想起她身上还带着毒散,此毒药是她刚研究出来的,暂时还没用过,毒散用在人的身体上无味无息,但要是用在别的东西上,立即就腐烂了,她吃力地伸向自己的袖子,由于两手捆绑在一起,伸进了袖子非常困难,她吃力地弯着身子,让袖子口离自己的手心更近,慢慢地手进了袖子后,她心里一喜,却还是很是警惕地顺着袖子口往里,很快就摸到了自己想要的毒散。

    她一把将毒散扯了出来,随即她又推了下那里头,却陡然一惊,里面除了毒散,空空如也!

    她的玲珑丹呢?明明跟毒散放在一起的,就在一个香囊里,她不可置信地再摸了两把,依然只摸到了袖子,她只剩下这么一颗玲珑丹了,陆九凰吃力地抖了抖袖子,依然没有摸到她的玲珑丹,这是否说明。

    玲珑丹被拿走了,而这个人,想必就是陆婉月了,陆九凰脸色一片阴沉,这个陆婉月什么不好偷,偷她的玲珑丹,这几乎触及到她的底线了。

    车子外头又颠了颠,陆九凰身子靠在箱子的墙壁上,倾耳听着外头的动静,还是只有车轮子轱辘而过的声音。

    她才刚来这个世界不久,对于地理环境还是比较陌生的,就连怎么判断东西南北都是用的老办法。

    此时她浑然不知她是在哪里。

    而就在这时,车子突然吁了一声,车外头呼吸轻肖,接着陆九凰便听到有新的马儿的叫声出现了,这让陆九凰加快了手里的速度,她对着捆绑自己的手的那绳子撒了两滴毒散,瞬间,毒散挥发,绳子迅速溶成了团,她没有时间再想什么了,立即避开了那毒散,手臂撑着头顶上的盖子,运了点内功,将盖子掀开。

    立即,黑暗的光线退散,她看清了载着她的车子,是一辆很简陋的马车,她翻身从箱子里出来,这箱子是红木箱,看样子专门关压珠宝的,外头的打斗声越来越烈甚至几次碰到了她所在的马车,马车摇晃了一下。

    陆九凰当机立断,伸手就去掀开帘子,却从外面猛地伸进了一只手,她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就揽着她的腰把她扯了出去,看到那大红色的袖子,陆九凰反应过来,刚抬眼看向云淮远,身后一戴着斗笠的男人冲了过来,那把泛着血光的剑就这么直直地刺入了云淮远的后背。

    陆九凰浑身一抖,云淮远噗地吐了一口血出来,身子往陆九凰身上倒去,他低声道:“凰儿,我来迟了。”

    “啊!!”陆九凰迅速抱着云淮远的头,把他在马车的座位上,随即侧身躲过了那黑衣人再来的一刀,这是死士,他的刀剑入眼的地方均是拿人性命的,陆九凰飞奔而起,从怀里掏出毒散,在那人的剑头来到跟前的时候,她用力地将毒散洒了出去,正中那人的头部,那人迟疑了一下,侧身躲了下,但还是被洒到了不少,他鼻子灵敏,正想着闻出什么味道,却突然胸口一阵翻滚,一股腥红的血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云淮远的身上,已经到了陆九凰胸口的剑狠狠地砍入了她脚下的马车板。

    人也随之倒下来了,那斗笠还缠在脸上,周围的杀手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他们一扭头,看到带头人都死了,纷纷一跃三尺,上了半空,飞奔而去,整个场面立即安静了下来,陆九凰呼吸了一口气,她蹲下身子,将云淮远扶了起来,拉到车上,她顺势又将那中了她毒散的斗笠男人也扯了上来,挂在马背上。

    此时她才有时间去看周围的环境,那一入眼的牌碑上写着:乱岗区。

    这个地方,她不认识,得回去好好了解一番才是,随即她又发现,在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就在这时,马车的帘子掀开,清竹大喊:“三小姐!”

    陆九凰看到清竹压着一大红色棉袍的人过来。

    她冷笑:“别来无恙,二姐。”

    陆婉月媚眼流转,轻笑:“三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