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获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45字

    此时的陆婉月,少了过去的羸弱,脸色也好,神色健康,陆九凰死死地捏住手心,这陆婉月肯定已经吃了她的玲珑丹,否则就她那点要死的气息,能有这样的脸色。

    “七皇叔怎么了?”清竹到底是云淮远的人,第一件事就是发现云淮远受伤了,陆九凰说了句:“上车。”

    随即她搂着云淮远先钻进车里,她掀开帘子,对清竹说道:“你外面驾马,返回京城,而她,推进来。”

    清竹点头,用力地将陆婉月狠狠地推了进来,陆九凰不给陆婉月动弹的几乎,立即封了她的穴道,让她定住,只留一双眼睛在那里转动,随即陆九凰撕开云淮远的红袍,露出他健硕的后背,那刀伤正中肋骨处,并没有伤到心脏,陆九凰立即从袖子中找到了止血的药洒了上去,不到两秒钟便见效了,那一直嗞嗞往外冒的血止住了。

    陆婉月轻笑:“妹妹的医术也是见长了啊,不过幸好七皇叔伤得不是很重呢,这要是往心脏的位置刺一刀,那我岂不是就没了夫君了。”

    “你夫君?”陆九凰冷笑:“你凭哪点说淮远是你的夫君?拜堂了吗?成亲了吗?”

    被陆九凰一针见血地刺了过来,陆婉月脸色一白,刚刚在喜堂上,她算是扔了脸面了,遮着块红布,本想着高堂一拜,也便没有陆九凰什么事了,谁知云淮远跟陆九凰竟然熟悉到只辩身形便知一二。

    “我与七皇叔,终是有缘的。”陆婉月轻轻渺渺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可陆九凰并不感兴趣,她扶起云淮远的身子,将他的头靠在她的大腿上,她则盯着云淮远那伤处发呆,这斗笠杀手显然是来杀她的,但是却又对云淮远动了手,但这动手呢,却还留着点余地,比如这把剑。

    她伸手拿起那把从斗笠杀手手里夺来的剑,剑是好剑,她摸着剑身,陡然从剑身的侧边看到了一行小字,车里黑暗,看不太清楚,她把剑收了收,不动声色地放在身后,她抬头看向陆婉月:“姐姐可知带走我的人是谁?”

    陆婉月收回在云淮远身上的视线,轻笑:“妹妹这话问得有意思,我怎么会知道带走你的人是谁?”

    “哦是吗,那我昏迷前你丫鬟给使的迷香难道不是出自你的手?”陆九凰慢条斯理地说道,其实刚刚她在乱岗区已经看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车夫,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车夫才是陆婉月的人,只不过呢,没把她带到目的的,就被杀手给拦住了,而云淮远也恰好赶来,那么那杀手的身份就非常值得探讨了。

    “我丫鬟?”陆婉月继续装傻。

    “碧荷不是你的丫鬟?呵呵,姐姐你真会装,继续装,我没关系。”陆九凰懒得跟陆婉月再继续废话,她朝车外喊道:“清竹,快点,到了京城后,直接带进陆俯。”

    清竹在外头应了声,随即车子的速度便加快了,朝陆俯飞奔而去,此时的陆俯红灯笼高挂,屋子里的姨娘坐成一团,陆家主脸色严肃,唯独只有陆黎昕一个劲地看着外头,仿佛能看到陆九凰的出现。

    门口的动静让陆家主脸色一僵,他朝仆人喊道:“快,快出去看!是不是你们二小姐回来了。”他故意这么说,旁的人都听得出,他并不担心陆九凰,但其实没有人识破他的心思,他刚刚也是刽子手之一。

    唯独在他身边不远处站着的陆黎昕略抬眼看了他的这位父亲一眼。

    仆人跑出去没多久,又跑了回来,并且跌跌撞撞:“老爷,不好啦,不好啦,七皇叔受伤了,受伤了。”

    陆家主神色一顿,霎时惊慌了起来,他猛地从主位上下来,差点摔在地上,还是陆黎昕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父亲,担心点。”

    陆家主狠狠地甩开了陆黎昕,冲向院门,就见陆婉月一身大红色被一黑衣人推了进来,而她的身后,赫然就是那被掳走的陆九凰,她毫发无损,手里扶着已经昏迷的云淮远,陆九凰没有时间去看陆家主的脸色,她冲傻愣着的春梅大喊:“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帮忙。”

    春梅这才反应过来,抖着手上前,扶住云淮远的另外一边,减轻陆九凰的压力,陆九凰轻抬眼,只扫了陆家主一眼说道:“父亲,我夫君受伤了,带回他府中会引起混乱,只能先带回我院子里。”

    “你夫君?要不要脸啊,这明明拜堂的人是陆二小姐啊。”几个姨娘中其中一个跑了出来,指着陆九凰尖酸刻薄,陆九凰冷眼看了那姨娘一眼,冷笑:“好,那便等九皇叔醒来,再好好算这笔帐。”

    陆家主听到算账两个字,惊得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他立即吩咐院子里的人打扫好卫生,小心伺候着,并且低眉顺眼地来到陆九凰的身边,陆家主第一次低声下气地对陆九凰:“凰儿啊,你医术了得,好好照顾七皇叔,这家里的月度你掌握在手里,好生拿去用,不够,不够爹这里有。”

    这奇怪的态度,令陆九凰多看了他一眼,陆家主几乎没用过这种语气对她,她看着被抬进她院子的云淮远,眯了眯眼,陆家主这是真为云淮远担忧还是另有目的?陆九凰看了眼屋子里其他心怀鬼胎的人,不做声,直接回了院子。

    春梅指挥着小厮们,却不知道该把云淮远放在那里,想了想,便扭身准备把云淮远带回偏房,陆九凰推门进来,说道:“干什么?把人放床上就好了。”

    春梅啊了一声,看了看那铺满陆九凰味道的床低声道:“小姐,这,这你跟七皇叔还未,还未成亲呢,这可怎么好?”

    “我说放就放,你怎么这么多话。”陆九凰亲自上前,掳住云淮远的手臂,将人拉到床上躺着。

    春梅低着头嘀咕道:“这不太合规矩啊。”

    “规矩是人定的,在这院子我说了算对吧?”陆九凰将人打发出去,只留一个春梅,她需要借春梅的嘴,知道些她刚刚错过的事情,果不其然,小厮一打发出去,春梅就开始手舞足蹈地开始说起喜堂上的事情。

    “你不知道,刚刚七皇叔速度比我还快,一下子就认出那红盖头下的人不是你,立即就扯开了二小姐的红盖头,然后二小姐还说你不想嫁了,她来代替,七皇叔那速度可快了,立即喊人将二小姐给扯上马车,于是……事情基本就是这样了,然后你们就回来了,七皇叔也受伤了。”

    “这其中,我那爹有没有什么表现?”陆九凰想起陆家主刚刚的那个态度。春梅迟疑了一下,想了一下说道:“好像好像没什么表现,啊对了有,当时老爷很紧张了喊了人说出去找你,还很大声,在场的人都可以听到,回到府里以后,姨娘还说了,老爷这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家里的家丁能抵什么用,救了也是白救,当时我差点跟姨娘拼了。”

    陆九凰顺着云淮远的衣服,低垂着眼帘,家丁?她走了一路,可没发现有什么家丁过来解救她。

    如果这些家丁不是来解救她,那么就是来杀她的,陆九凰冷冷一笑,陆家主不苯嘛,学会借刀杀人了,倒是没想到他会趁这个机会来要她的命,如果是这样,她必须得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她陆九凰死不了。

    至于那个斗笠杀手,她已经命清竹把人带到后山,好生照看,等云淮远醒了,就一定知道,这斗笠杀手到底是从何而来。

    “对了,春梅,乱岗区是何地方?”她想起刚刚在那里所看到的那块牌碑,只怪她对这个时代的地理不熟悉,但听名字就不像是好地方。

    春梅猛地倒吸一口气,问道:“小姐,你说的是乱岗区吗?”陆九凰点点头说道:“你慢慢说。”

    “天啊,那可是很多恶鬼的地方,据说乱岗区是专门用来扔那些没有牌碑的尸体,没有墓穴的,贫困的人想死就只能去那里死,恶臭传出千里,最恐怖的是那里有野人,一旦进去了,就出不来了,被那些野人给生剥煮了都有。”

    听到这话,陆九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倒真的没想到陆婉月真是要如此置他于死地,这古代的女人真是一个都不得安生,她冷笑,慢慢地抚顺着云淮远的衣服,谁咬她一口她必须咬回来,如果云淮远赶慢了一点,她不是被杀手杀了,就一定会进入那乱岗区,恐怕到时连毒散都没用了。

    “小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难道,难道你去过乱岗区了?”春梅惊恐地问道,陆九凰轻笑说道:“别担心,这世界上暂时还没有可以伤到你小姐的,好了,你出去吧,我给淮远看看伤口。”

    春梅点头,只能退了出去,看着陆九凰的手去揭开云淮远的衣服了,春梅立即红着脸关上门,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一个男人的身体也可以随便碰,还面不改色,春梅拍拍自己红透的脸,匆匆地离开。